• 第十六章嫉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1956字

    何以晴又气又急。一把推开仲泽佲。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是谁?”

    仲泽佲厉声问道。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郁玮梁话还未说完,便被仲泽佲打断。

    “不关你的事。”

    说罢便推开郁玮梁。

    郁玮梁语气非常笃定的说道:“何小姐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当然关我的事。”

    “何以晴,你真了不起,刚刚上班都有班车接送了。你说你怎么这么有魅力呢?”

    “仲泽佲,麻烦你不要再闹了。”

    “作为我的女人,你让别的男人送你回家,你让我别闹了。”

    仲泽佲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刚刚看见这一幕,他的血涌上胸膛,就差一口血喷出来了。

    自己满心以为何以晴会向自己投降,等来的却是这样的场面。

    “仲先生,我们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六年前,那上星期在酒吧,那算什么……”

    “我很感谢你那天救了我。”

    何以晴冷冰冰地道。

    “因为你,我丢了工作,我想,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

    “听说你现在做起了公关。”

    仲泽佲恨恨说道。

    “宁愿做公关也不愿意做我的私人医生。这么下贱的工作你居然也愿意接受,你不知道什么是公关吗?陪吃陪喝赔笑……,是不是,你还可以陪睡啊?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又知道……?

    “这位先生,请不要侮辱我们公司的员工。”郁玮梁话音还没落,就看见何以晴扬起了手。

    可是何以晴举起的巴掌并没有落到仲泽佲脸上,反而被他制住了自己的手臂,丝毫动弹不得。

    “郁先生,你先走吧。”

    “我要看你安全上楼才能走。”

    “你先走吧,求你了。”

    “好吧”郁玮梁看何以晴这样说只好道:你自己注意安全

    一行热泪从何以晴脸上滑落,路灯下,她的身影看起来非常孤单,无声的啜泣持续了将近一分钟。

    仲泽佲却仍然不肯放过她。

    “你流泪是因为羞愧吗?”

    何以晴现在除了哭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见仲泽佲,还跟他有了孩子,可是又不能告诉他,自己承受的一切,要承受背叛他的罪名,要努力的远离他,可是他,却总是在自己的生活里,挥之不去,原以为六年过去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可是上天并不饶过她,生活啊,总是让人这么的无奈。

    “我们谈谈吧。”

    仲泽佲先开口道。

    何以晴木然的点点头。

    银灰色的迈巴赫开得速度飞快,今天仲泽佲自己开车来找她,就是想和何以晴好好谈谈的,却在门口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他额头上青筋暴起,浑身的血液都快要燃烧了,每一个毛孔里都是嫉妒。

    “何以晴,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知不知道……”

    这么心慌意乱的想着,车子开得更快了。

    突然一阵急刹车,车子停了下来,差一点,就撞在了路边的广告牌上。

    何以晴平静了许多,急刹车让她的身子倾斜着躺在了后座上,脸上的泪痕还若隐若现。

    仲泽佲突然离开驾驶位,从后门上了车。

    上车后,直接抱住了惊魂未定的何以晴。

    何以晴还没有坐稳,就碰到仲泽佲吻上来的唇,冰冷的唇,霸道的,蛮横有力的唇,躲闪不及的何以晴双手想要推开她,然而无济于事,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又羞又恼,不知如何是好,仲泽佲一边用手头探索她的舌,一边双手摩挲她的背,她的……。”

    何以晴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几乎忍不住要就范了,这个她爱过也许现在还爱的男人,他身上那熟悉的好闻的气息,他霸道又强有力的大手,粗暴的掠过自己的肌肤……

    “不要……”何以晴呢喃地说了一句。蓦地,突然惊醒一般的,大吼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一边吼,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咬了仲泽佲一口。

    一股湿咸在仲泽佲的嘴巴里弥漫开来。

    “小妖精,居然咬我,仲泽佲更加粗暴地想要抱住何以晴,结果用力过猛,何以晴一个挣扎,她的衬衫扣子被扯下来两颗。

    何以晴突然奋起打开车门,同时踹了仲泽佲的一脚,拉开车门,仓皇逃走。

    仲泽佲下身一吃通,哈着腰在后座上蜷缩半天,何以晴眼里含着泪说“仲泽佲,你这个混蛋,你知道吗?我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你为什么不离我远远的……”

    说着擦着眼泪跑掉了。

    走着走着,何以晴再也忍不住了,她蹲在路边旁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她擦干眼泪,慢慢地走回家了。

    仲泽佲清醒后,在车子里发呆良久,那天晚上,何以晴那么的妖娆,他们还那么的亲密,她第二天的娇羞绝不是装出来的,现在为什么总是距离自己那么远,不断的拒绝自己,即使去做公关,也不要接受做自己的私人医生,六年前,她到底为什么不辞而别,这六年为什么自己就差翻遍了A市,还是没有找到她?

    仲泽佲脑子一连串的疑问,又想起刚才在何以晴楼下的那一幕,那个男人是谁,她的新欢吗?为什么她宁愿接受一份低贱的工作也不接受自己的帮助,越想越头痛,忍不住用头去磕方向盘,引得旁边车子的人探出头来大吼。“你丫有病啊?”

    仲泽佲来到他们那天相遇的酒吧,那家酒吧是他们集团招待顾客常去的地方。

    他满脑子都是何以晴那天倒在自己脚下的情形。

    就这样一边想一边喝酒,一杯一杯,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突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他眼神迷离,醉的不像样子。

    看到来人后,口齿不清又痛苦地说道:

    “何以晴,你……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