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都是我害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10字

    “开车。”烟鬼男说道。

    开车的绑匪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右上臂上还有一条刀疤。

    “别把人弄死了,听说这女人来头不小,事情搞大了不好收场。”

    “我看是肚子搞大了不好收场吧。”烟鬼男眼珠子滴溜溜地从上到下打量着昏迷的何以晴,嘴巴里吐出一圈儿烟圈,哈哈笑地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以晴终于醒过来了。

    头顶的灯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四周都是装货的大木箱子,还有成堆的麻袋。

    “我这是在哪儿啊。”何以晴头疼的厉害。她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巨大的货箱一角上。

    就听见两个人说:“这妞儿正点啊。”

    “瞧这脸蛋。”说罢烟鬼男嬉皮笑脸摸了摸何以晴的脸蛋,手正准备往下游走。却听到一声大喝。

    “住手。”

    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说话间,他便走到了何以晴面前。

    “救命…救命”何以晴睁开了闭着的眼睛。

    来人居然是杨维,那个曾经在酒吧里给她下药的学生。

    何以晴开始害怕,这个禽兽。

    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碰见他。

    杨维自从在酒吧里迷倒何以晴后便被仲泽佲的人赶出了A市,大学没毕业的他找不到正经的工作终日游手好闲。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凭借自己的胆大心细以及俊朗的外形居然被B市一个走私商人看中。

    那个走私商人姓关。有一个智力不太正常的女儿,那女子只见了杨维一面便喜欢上了他。

    关老板爱女心切,见杨维相貌堂堂,又是个好苗子,好好调教定能接自己的班。

    就这样,杨维从一个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关老板的乘龙快婿。

    他有钱有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A市找何以晴。他付出那么大代价,一定要好好出口恶气。

    于是趁着出差便利回到了A市。

    经过几天的跟踪发现仲泽佲与何以晴的关系不一般。

    恰逢一批货出了问题,需要按照约定赔偿买家损失。于是杨维心生一计。便有了宴会上的绑架。

    何以晴离开后,仲泽佲一直心神不定。

    六年了,他以为很多事情都不会再影响自己,可是为什么,何以晴的每一个表情都能牵动他的心,她的一笑一颦,每一滴眼泪,都那么让人心生怜爱。

    想到这里,他独自出了酒店,他想马上见到何以晴,知道他一切都好,否则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何以晴居然不在家?

    “她会去哪里呢?”

    “不至于丢下儿子就去找郁玮梁了吧?”

    仲泽佲忽然心里有种莫名的紧张。

    三号仓库。

    杨维一只脚踩在她面前的小货箱上,一面用手摸着何以晴的脸蛋说

    “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说着用力在脸上一拧,何以晴的脸上立马红了一块。

    “脸红了更加诱人了,呦,还真是我见犹怜,要不是本公子急需用钱,真舍不得放你走”

    何以晴恨恨的看着杨维,如果眼睛能杀人,杨维此刻都死一万回了。

    “你说,仲泽佲会不会来救你呢?”杨维突然冷笑起来

    此刻的何以晴心急如焚,沈默念呢,她不是应该报警了吗?警察快来了吧。何以漠怎么样了?回家了吗?

    仲泽佲找不到何以晴,却在楼梯的拐角处,他发现了何以晴掉落的一只耳坠。耳坠非常精致,上面有一颗小小的钻石。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他亲自为何以晴戴上的首饰,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好,以晴一定是出事了。”脸上神色尽是担忧。

    仲泽佲刚准备出门,就撞上了前来送信的保镖。

    “少爷,刚刚有人送来了这个。”

    是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他急忙打开信封,一张白纸掉了下来,一张A4纸,展开后,上面就写着两行字。

    “何以晴在我手上,请速准备五百万现金,交钱地址另行通知,不许报警,否则撕票!”

    仲泽佲一下子把纸张撕得粉碎。

    “小郑,去找财务,速取五百万现金。”

    “可是,这么晚了,银行已经下班了。”

    “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否则明天起,就不用来上班了。”

    “是,我这就去办。”

    秘书郑朗摸了摸脑门儿上的汗便急匆匆地赶去取钱了。

    他转过身跟另外几个人说。

    “查一下,这个地方周围都有什么?”

    “是,不过,要不要报警……”旁边人试探地问。

    “不许报警。”仲泽佲此刻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敢动我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拳头随着话音一起砸在桌子上,顷刻间,鲜血直流。

    等了很久,电话终于响了。

    “仲少爷,钱准备好了吗?”杨维阴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钱准备好了,我要确认人质的安全”仲泽佲握着话筒的手心微微出汗。

    “人很安全,你把钱放在西郊最大的烂尾楼西拐角,自会有人取。”

    仲佲带着钱赶到了烂尾楼,却并没有见到人。

    仲泽佲坚持一定见到人再给钱。

    想不到的是,杨维居然要亲自出马去拿这笔钱。

    这是一处废弃的烂尾楼,到处是废墟瓦砾,到处是垃圾,整个楼里有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何以晴呢?”

    “就在那边仓库里。”杨维手一指。

    “你居然还敢出现?”

    “仲少爷别来无恙啊?”

    仲泽佲强压怒火。

    为了何以晴,暂且放过你这个人渣。

    “我怎么知道人是不是还好好的。”

    杨维翻出手机,给仲泽佲看了照片,放心,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可以顺利离开,你的女人,现在好好的。

    仲泽佲刚刚把装钱的黑色皮箱扔给杨维。

    就发现杨维所说的关押何以晴的三号仓库冒起了浓烟。

    “你个王八蛋”仲泽佲一拳打在杨维鼻子上。

    杨维擦了擦嘴角的血。

    “火不是我放的。”杨维急急辩解道。

    仲泽佲顾不上跟他废话,立马冲了出去,开着车便奔向了仓库。

    火已经烧起来了,火光映红了初秋的天空,红彤彤一片,仲泽佲脱了外套,便头也不回冲进了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