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送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29字

    何以晴此时正扭动四肢用尽全力地挣脱绳子。脸颊两边散落着有些凌乱的青丝,整个人因为疲惫和害怕略显憔悴。

    “你没事吧。”

    仲泽佲一个箭步飞奔过去给她松了绑,声音里全是担心。

    那些人真浑蛋,敢这么对何以晴。

    他一把抱住了何以晴。

    何以晴有些虚弱,她把脑袋靠在了仲泽佲的肩上,一时竟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他放开她的身体端详着她的脸:“你没事就好。”

    “我带你出去。”

    仲泽佲拉着何以晴在火里艰难前行,仲泽佲一边走,一边用手拨开两边正在燃烧,快要掉落的箱子。

    眼看就要出去了,熊熊火苗中,仓库顶上的一根柱子马上就掉下来了。

    “小心。”他用力推了何以晴一把,何以晴出了火海,仲泽佲却被柱子砸中了后背,他倒下去的时候,目光还紧紧跟着何以晴的背影。

    何以晴因为受了惊吓,身体又极度虚弱无力,刚出门便晕倒在地。

    一刹那,消防队,120,警车,各种声音混在一起,警察在混乱中拷走了杨维。

    仲泽佲肺部受呛,背上也受了重伤,一时竟昏迷不醒。

    两个人一起被抬上了救护车。

    经过一个小时候的输液,何以晴眨巴着眼睫毛,缓缓醒过来。她拖着疲惫的身躯,用最快的速度挪到仲泽佲床前,默默地流泪,心中懊悔不已,她居然怀疑绑架她的人是仲泽佲?她怎么可以这么怀疑他?

    “医生,他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要过了今夜,就无大碍了。”

    何以晴松了一口气。

    “仲泽佲,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我是以晴。”

    然而仲泽佲一动不动地躺着,他的背上,额头上都缠着绷带,此刻听不见,也看不到。

    何以晴寸步不离地守着仲泽佲,她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仲泽佲赶紧醒过来。她要告诉他,她还有很多话想跟仲泽佲说呢。

    夜深了,医院里走动的人也越来越少,窗外一片漆黑,又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

    仲泽佲慢慢睁开了双眼,他动了动手臂,便发现了枕着他手臂睡着的何以晴。

    何以晴睫毛湿漉漉的,明显是哭过。仲泽佲心里充满柔情,他端详着何以晴睡着的样子,长长的睫毛,白如凝脂的肌肤,散落的青丝有些凌乱。

    仲泽佲觉得,这样的时刻真好。

    如果这样就能让何以晴守着自己,他真想一辈子就这样躺着不起来。

    晨光熹微的时候。

    何以晴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仲泽佲掉进了深渊里,她怎么都够不到仲泽佲的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泽佲!”她叫着仲泽佲的名字醒来。

    仲泽佲赶紧闭上了双眼。睫毛的阴影在灯光下有些微微的晃动。

    何以晴用手抚摸着仲泽佲的脸,坐到了离他最近的床边。

    “泽佲,你醒醒,拜托你,快点醒来。”她拉他的手,用手握着仲泽佲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泽佲,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大滴大滴的泪珠滴到仲泽佲的手上,床单上。

    “你怎么那么傻,明知道会有危险还那样冲进去。”她抚摸着仲泽佲额头上的纱布。

    “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快点醒过来啊。”

    “你倒是醒来啊。”她用自己的小手捶仲泽佲的胸部。仲泽佲差点忍不住咳嗽起来。

    “难道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泽佲,你醒醒啊……”

    说着何以晴把头靠在仲泽佲胸脯上轻轻地啜泣起来。

    “以晴……”

    仲泽佲假装刚刚睁开了眼。

    他嘴唇微张,声音很微弱。何以晴便把耳朵凑近了仲泽佲,想要听清他在说什么。谁料仲泽佲却一把抱住了何以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她一口。

    何以晴脸红的挣扎着想要逃走,她没想到自己到现在面对仲泽佲还是会脸红。

    “生病了力气还这样大……放开我,你这个浑蛋。”

    “你让我亲一口我就放开。”仲泽佲似乎忘记了自己受伤了。

    何以晴一用力,他便“哎呦”一声松开了手。

    “你没事吧?”何以晴急急问道。

    “啵。”仲泽佲趁着何以晴查看他额头上的伤,居然又亲了她一口。

    “骗子,你早就醒了对不对?”何以晴红着脸,又羞又恼地跑了出去。

    “喂,何以漠去上学了,你放心吧。”

    仲泽佲话音未落,何以晴就已经跑出了病房。

    仲泽佲很满意的回味着刚才的一切,他的手指触摸着自己的唇,嘴角浮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何以晴跑出门的时候,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沈默念,沈默念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

    “以晴姐,你没事吧?我听说泽佲哥哥住院了,我来看看”

    她居然这么平静。

    何以晴勉强地笑了笑,她累坏了。

    “站住。”

    在他们就要擦身而过的时候,何以晴叫住了她。

    “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为什么要报警。”

    沈默念反问她。

    沈默念转过身来,看着何以晴。

    何以晴脸上都是灰,她从大火里死里逃生后,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呢。

    “以晴姐,你看看你的样子,你应该先回家收拾好自己再来看泽佲哥哥,否则,泽佲哥哥不被你吓跑才怪呢。”

    何以晴突然想到今天是礼拜一,没有时间跟沈默念争论,便匆匆离开了。

    让她感动的是,郁玮梁非但没有怪她,还带了早餐早早去接她与何以漠。

    这天下班后,何以晴去菜场买了只鸡,去幼儿园接了何以漠一起回家。

    “你昨天去哪里了,何以晴?”

    “那个男人是不是喜欢你?”

    “那你喜欢他吗?”

    何以漠又开始了何氏连环追问。

    “小孩子懂什么?以后不要问了”

    “何以晴,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是你身边唯一的男人,我得保护你。”

    何以晴笑了,“保护我?”

    仲泽佲为了保护她都住进了医院,她绝不能让何以漠也因为自己受伤。

    作为感谢,熬点鸡汤给仲泽佲也不过分吧,何况昨天他是为了救自己而受的伤。

    何以晴哼着小曲,盛了些鸡汤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