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饭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53字

    她刚准备推开门,却看见沈默念正在里面喂仲泽佲吃饭。

    仲泽佲额头上还缠着绑带,一口一口地吃得很香。

    何以晴整个人神色黯淡下来,就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物件被别人抢了一样难受,虽然她早就认命了。

    “仲泽佲不属于我,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请问你找谁?”一名护士问道。

    “噢,走错房间了。”

    何以晴微笑说道,便带着食盒离开了。

    “也许,我早就该从你的生命里退场了。”何以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落寞地回了家。

    初秋的A市虽已有些凉意,午后的阳光还是晃得人眼晕。

    何以晴此时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移动,电脑桌面上是一张打开了的PPT。

    桌子右上角是一张何以晴与何以漠合影的照片,旁边放着一个透明的鱼缸,两条小金鱼欢快地游来游去,里面一大束翠色的绿萝已经爬出了鱼缸外,耷拉在桌面上。

    何以晴左手边还摆着喝了一半的咖啡,杯口还冒着热气。

    “都停下来,我有事要说。”何以晴的部门经理姓汪,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留着板寸的短发。

    此刻他站在门口,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听他说话。

    “今晚上,我们有个大客户饭局,这个原定的小樊啊,因为家里临时有事去不了了。”

    “又找我们。”几个小姑娘小声嘀咕着。

    “这个,谁有空,代替小樊去参加吧。”汪经理挠了挠头。

    众人面面相觑。

    “经理,我还有个表格要做。”“经理,我这份合同明早之前要整理好。”……

    “你有一条新讯息。”何以晴的手机屏幕亮了。

    众人七嘴八舌说完便纷纷埋下头继续工作。

    何以晴手指滑过手机,屏幕上出现几个字。

    “现在在干嘛?”

    何以晴双手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又删掉了,她的两条眉毛都快要拧在一起了。

    汪经理像是找到救星一样快步走到何以晴的办公桌前面。

    “小何啊,今天晚上……”汪经理搓着双手,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汪经理,我跟您去吧。”

    杜氏集团与郁氏集团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但是近几年,杜氏集团似乎同时在和好几家单位合作,其中也包括仲氏集团,所以最近几年谈合约的时候,杜氏集团也是越来越有鸡蛋里挑骨头的意思。偏偏郁氏集团这两年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不得已必须要维护这个大客户。

    下午四点钟,何以晴一行人驱车前往本市最具古典特色的酒楼。

    这家酒楼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一进门是一座假山喷水池形成的玄关,服务员都身着绣着牡丹的旗袍,大厅里回荡着悠扬舒缓的古筝曲。

    饭局安排在208包间,包间取名“牡丹厅”。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杜氏集团的人出现了。

    杜氏集团的人进来后,何以晴与来人都怔住了。

    “是他?”何以晴不禁心慌意乱。

    “怎么会是他?杜子恒?”

    来人穿一身米色的西装,大背头,一张国字脸因为养尊处优看着有些肥腻,面上难掩疲倦之色,上眼睑有些耷拉,高挺的鼻梁下一张嘴正摆出标准的职业微笑,正是杜氏集团的总裁杜子恒。

    此时的何以晴有些懊恼自己一时冲动跑来参加这样的饭局。

    “何以晴?”杜子恒看到何以晴的一刹那,笑容立刻僵在脸上,不过只一秒钟便恢复了平静。

    好在来的人不只是杜子恒一个,何以晴调整了心绪,以免露出破绽。

    当天下午,郁玮梁忙的焦头烂额,几个视频会议开完还有一堆文件要签,忙完就已经快六点了,他去接何以晴下班,却得知何以晴去陪客户了。

    牡丹厅里,大家正边吃边聊,何以晴从见到杜子恒的那一刻起就变得很不自在,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侥幸,这么多人在这里,料想杜子恒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给自己难堪……

    “杜总这几年,事业是风生水起啊?”

    何以晴还在愣神,却听见汪经理端着酒杯面向杜子恒道。

    “以后还要仰仗杜总多多提携啊。”说罢对着何以晴道。

    “小何,来,我们一起敬杜总一杯”

    “杜总”何以晴站起来刚准备拿起酒杯,却见杜子恒伸了手过来。

    “在下杜子恒,很高兴见到你。”他故意把“你”字咬得重了些,握着何以晴的手似乎没有放开的意思。

    “何以晴”何以晴无奈的伸出了手,配合杜子恒演戏道。

    “何小姐真是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杜子恒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手扣何以晴手心,并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何以晴。

    众人并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只当是杜子恒看到美女的一时兴起,开玩笑罢了。

    “谢谢杜总,我敬您一杯。”何以晴借机抽出了手,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何小姐女中豪杰。”众人适时地鼓掌叫好。

    杜子恒只好讪笑着地坐下来。

    眼睛却总是偷偷地在何以晴身上打转。

    饭局还没结束,几杯酒下肚,何以晴凝脂一样的白皙肌肤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娇嫩的嘴唇鲜艳欲滴,眸子似乎覆上一层薄雾。

    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更容易醉,偏偏何以晴今天又遇见了不想见的人。

    何以晴有些头晕,她用手托着腮帮子休息了一会儿,却感觉桌子下似乎有人踢她,去看的时候又没有了。何以晴以为是错觉,便没有理会。

    一行人吃完饭,驱车前往本市最大的夜总会,朝歌夜总会。

    灯红酒绿的男男女女闹成一团,侍应生举着托盘走来走去,尖叫声,口哨声,大笑声,喊话声,直到进入一个偌大的包厢,灯光亮了一些,整个世界也突然安静了。

    服务生调好音乐刚走,杜氏集团几个人开始起哄。

    “杜总来一首,杜总来一首。”一边说一边跟着喊话的节奏鼓掌。

    杜子恒有些微醉,端着酒杯就站了起来。

    “何小姐可以赏脸合唱一曲吗?”

    何以晴求助似地看了一脸汪经理。

    “小何,唱首歌而已,别紧张。”

    何以晴不情愿地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