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我是仲家少奶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3本章字数:2083字

    沈默念将与何以晴谈话的地点放在了一家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闹中取静,是A市年轻人都喜欢来的地方。

    门口种着一棵花树,上面开满了白色的小花,枝桠上缠绕着些彩色的小灯,此刻正值华灯初上,远处近处的灯火正三三两两的慢慢亮起来。

    树旁有一只长凳,是将树干部分对切自然形成的长凳。咖啡馆的门廊上,窗棂上全是缠绕牵引着整个门窗的绿植。

    进入咖啡馆,就仿佛突然与世隔绝,因为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柔美,柔美的音乐,柔美的光线,甚至连装饰用的壁纸,也是那么柔美。桌椅是卡座加原木的简单组合。拐角的书架上一本本泛黄的旧书籍显示出这个咖啡馆久远的历史。

    对着吧台的地方有一大面墙壁用来做了留言板,上面大大小小,不同色彩不同形状的贴纸层层叠叠覆盖在一起,透出浓浓的文艺情怀。

    何以晴赶到的时候,沈默念已经到了。

    她选择了离大门很近的靠窗的位置,一抬头正好能看到外面的花树,不远处的车水马龙,还有华灯初上的夜色。

    “在这里。”沈默念冲着走进来的何以晴招手道。

    “这个地方还真不好找。”何以晴为了打破尴尬,随口说道。

    “何以晴,这个地方,我和泽佲上高中的时候经常来。”

    她搅了搅手中的咖啡。

    “你喝什么?”

    “都行。”何以晴坐下来,理了理头发道。

    “服务员,一杯卡布奇诺。”

    沈默念自作主张帮何以晴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两个人一时陷入了沉默,何以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能让沈默念不觉得自己是她的威胁。

    “上次报警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沈默念嘬了一口咖啡道。

    何以晴突然听到这句话有些惊讶,她本就没有完全指望沈默念会救她。但是现在看来,当时让她走的决定是对的,事情还是因何以晴而起,无论两个人有多少过节,也不是将沈默念牵涉其中的理由。

    “您的卡布奇诺,请慢用。”服务生放下了咖啡。

    “谢谢。”何以晴一边拿起了糖包,一边说。

    “知道我喝咖啡的时候为什么要加这么多糖吗?”何以晴一边撕开糖包,一边盯着沈默念的眼睛问道。

    “个人习惯不同而已,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沈默念用一种懒得思考的口吻答道。

    “因为生活太苦了,有太多口蜜腹剑的人了。”何以晴垂下眼帘,淡淡的道。

    “你该不会说我吧。何以晴,你也太拿自己当事儿了。”沈默念有些气恼。

    “若不是泽佲哥哥,我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交集。”沈默念喝了口咖啡,身体向后仰着,靠在了椅子上。

    “若不是仲泽佲,我们还有见面的必要吗?”何以晴盯着窗外的花树道。

    “说吧,你今天约我来,到底想说什么?”

    何以晴终于忍不住先问道。

    “听说你昨晚在医院待了一夜?”沈默念的眼神明明是已经完全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却还是要听何以晴亲口说出才肯相信这是真的。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何必多此一问。”何以晴看着沈默念。

    “就算我在医院待了一夜,那又如何。”何以晴不卑不亢,她可不想再向上次一样被冤枉还无从解释。

    “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凭什么跟他待一整个晚上,我才是泽佲哥哥的正牌女友。”

    沈默念底气不足的说道。

    “就凭那天晚上仲泽佲肯出500万赎回我,就凭那天晚上他冲进火海救我,我难道不应该去医院里照顾他吗?”何以晴语气咄咄,既然“情敌”都找上门了,也不能一味示弱。

    “你这样子算什么,报恩吗?”沈默念不依不饶。

    “报恩也好,感激也罢,甚至你也可以说我们旧情难忘。不过,你别忘了,这一切可都拜你所赐。”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窗外花树上的彩灯闪闪烁烁,咖啡馆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何以晴,你不要太得意了。”沈默念突然站了起来。

    “嘘。”何以晴做出不要出声的动作。

    “沈默念又坐下了。她深深吸了口气说。

    “总之,你记住,我才是仲氏集团认可的少奶奶。而你,什么都不是。”

    说罢,沈默念拎着自己的包就准备走。

    她刚刚走到何以晴的身边的时候。

    “等到什么时候仲泽佲娶你的时候,我一定亲自来观礼。”

    沈默念停下了脚步,看着何以晴说。

    “作为仲氏少奶奶的前任人选。”沈默念故意将“前任”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还请以晴姐到时候一定赏光。”

    说完这句话沈默念就这么走了。

    夜色渐深,何以晴慢悠悠地喝完了咖啡,这才离开了咖啡馆。

    既然沈默念一定要认为她是个威胁,她也没办法。

    可是如果回忆真的那么有力量,为什么沈默念还是会来找何以晴呢。

    郁氏集团公关部办公室。

    初秋清晨的A市正在慢慢变冷,秋天的味道也越来越浓厚,郁氏集团的公关部设在16楼。何以晴在窗口刚好能看见郁氏集团外面那条长满银杏树的街道。

    又是一天晌午,吃过午饭的员工们兴高采烈地攀谈着,为着即将到来的周末,兴奋不已。每个人都在讨论自己明天的安排。只有何以晴呆呆地望着窗外不远处的“银杏街”发呆。

    自从有了何以漠,她又何尝有过自己的生活。

    “何以晴,你的包裹。”浑厚的嗓音响起。

    “哇哦,何以晴,你太幸福了。”何以晴还没转过头,羡慕声就已经此起彼伏了。

    只见一大束的玫瑰花被送快递的小哥举在头顶,都看不见小哥的脸了。

    何以晴快步走到门口,在离门口最近的办公桌前签收了玫瑰花。

    “还有个包裹。”

    “天哪,何以晴,又送花又送礼物的,也太幸福了吧。”樊静跑过来闻着玫瑰花道。

    “好了啦,你就别起哄了。”何以晴说着,将花和礼物摆在办公桌上。

    “快点拆开看看,礼物是什么?”樊静拉了把椅子坐过来。

    “你喜欢送你好了。”何以晴拿起盒子递过去。

    “这话说的,人家可是好心好意送你的。”

    樊静一脸的调侃与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