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一碗冬菇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3本章字数:1891字

    何以晴在樊静艳羡的眼睛注视下抽开了绑着盒子的丝带,打开盒子,满满的巧克力装了一盒子,各种形状都有。

    “巧克力啊。”樊静有些失望,我还以为是什么稀奇宝贝呢,转着自己的椅子就回自己办公桌了。

    “我请大家吃巧克力吧。”何以晴站起来说。

    “当做饭后甜点了。”

    “我要这个。”“我喜欢这个。”过来的大都是女同事。

    “谢谢啊。”一边说一边拿着巧克力,盒子很快空了。

    “喂,没了啊。”樊静懊恼的嚷嚷,“才不到一分钟,也太快了吧。”

    何以晴伸开了手掌心,“你看,这是什么,这是我留给你的,赶紧吃吧。”

    樊静接过巧克力,哭丧的脸这才恢复了笑模样。

    “嗡…嗡…”手机传来两声短促的震动声。

    屏幕上闪进一条短信。

    “喜欢吗?以晴。”

    居然是郁玮梁。

    郁玮梁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招数。

    “你说的是花呢,还是巧克力啊。“何以晴调皮地问道。

    “如果是我呢。”郁玮梁很快又回复了一条。

    何以晴吐了吐舌头,后悔自己那样问郁玮梁了。这下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让你缺心眼,让你缺心眼,何以晴用手拍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把自己手剁下来才好。

    何以晴向四周看了看,好在没有人主意她在做什么,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工作。

    下班后,何以晴去接何以漠,却被告知何以漠已经回家了。

    这个小家伙,总是这么懂事,何以晴每每想到何以漠,就感觉自己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正准备回家,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在自己面前停下。

    “上车。”郁玮梁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道。

    郁玮梁不忙的时候晚上都会送何以晴回家,今天开视频会议耽误了时间,结果何以晴居然先走了。

    “去哪儿啊?”何以晴一脸问号。

    “当然是送你回家啦。”

    车子一路飞驰,似乎在跟时间赛跑一样。

    何以晴家里。

    何以漠正坐在书桌前玩游戏,每次何以晴没回家他都安静地玩游戏。

    “咔嚓”何以漠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赶忙藏在了门后面,准备吓吓何以晴。

    “喂。”何以晴刚刚走进门,何以漠就从门后面蹦跶了出来。

    “啊……”何以晴一声尖叫,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紧跟在身后的郁玮梁怀里。

    “何以漠,你给我站住。”何以晴随手拿起拖鞋追着何以漠到处跑。

    “郁叔叔,救我。”何以漠赶忙躲在郁玮梁身后。

    郁玮梁抱起了何以漠。

    “你这个淘气鬼。”说着刮了刮何以漠的鼻子。

    何以晴气喘吁吁的停下来。

    “何以漠,你是不是最近过得太舒坦了。”一边说,一边将换下的高跟鞋放整齐。

    “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做饭。”何以晴说罢,拉开冰箱的门。

    “今天我来吧。”郁玮梁将何以漠放在地上站好,随手关上冰箱门,你们两个有口福的人就等着吃好了。

    语毕,郁玮梁一个帅气的姿势脱下西装外套,卷起衬衫的袖子,系上围裙,你还别说,郁玮梁穿上围裙的样子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厨房里一会儿就充满了烟火气息。

    鲜艳的青红椒在郁玮梁的刀下快速地变成丝状,西兰花上满是晶莹剔透的水珠,翠白的葱花整齐而安静,切片的冬菇透出一股诱人的清新,各种辅料,生姜,蒜,花椒,香菜,芝麻……躺在七八个水晶的小碗里。

    “真看不出来,还蛮有有大厨风范呢。”何以晴一边说着,一边嘴里发出“啧啧啧”的赞叹声。

    “真看不出来,还蛮有大厨风范呢。”何以漠在一边学着何以晴说话。只见他双手插腰,嘴里也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何以晴不禁被逗乐了。“你这小东西。”

    何以晴摸了摸何以漠的头。

    “再调皮小心我抽你。”

    “郁叔叔救命啊。”何以漠说着就往郁玮梁围裙后面躲。

    郁玮梁此刻脸上浮现着温柔的神色,一边热油,一边拉着何以漠,生怕他不小心摔着了。

    “郁叔叔,你这又是冬菇,又是青红椒,又是西兰花,到底是要炒什么菜啊?”何以漠扬起稚嫩的小脸问道。

    “你过来。”何以晴拉过何以漠,“别影响大厨发挥。”

    “今晚,就给你们做一碗不一样的冬菇面”

    郁玮梁笑的很神秘。

    “其实煮面是很简单的,主要是汤料的区别……”

    郁玮梁这么说着,一回头,却看到何以晴饶有兴趣的听着。

    “这个汤料的奥秘嘛。”郁玮梁顿了顿,故意拉长了嗓音说道:“是决不能告诉别人滴。”

    何以晴噗嗤一下乐出了声。

    “切,谁要知道你的汤料秘诀啊。”何以晴白了郁玮梁后背一眼,然后走到沙发边坐下来。

    “我就等着吃好了,我就不信我还吃不出来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清新的香气,说不上来的几种清新香味融合在一起。

    “让我先闻闻,都有什么?”何以晴闭上眼睛道。

    何以漠却接过郁玮梁端给他的一碗面,抢先吃了一口,面刚放进嘴里,便嚷嚷起来。

    “噢…噢…噢…烫,烫,好烫。”

    郁玮梁忙给何以漠端来一杯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说你急什么呢。”

    “冬菇,香菜,西兰花,还有青红椒的香味。”何以晴睁开眼睛,“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是没错。”郁玮梁摇了摇头道。

    “你是不可能掌握到精髓的,毕竟……”郁玮梁帮何以晴搅动了一下碗里的面。

    “毕竟是我的拿手好面,怎能让人轻易学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