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3本章字数:1909字

    办公室里的周一时光总是忙碌中带着哀怨,大家除了谈论自己上周末的行程以外,更多的则是吐槽着周末刚刚过去,周五还遥遥无期的这个永恒不变的悲伤故事。

    “何以晴,你周末去哪儿玩了啊。”樊静拉着凳子坐在何以晴身边。

    “就…在家里呗,还能去哪儿。”

    何以晴顿了顿,一脸认真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我家那个调皮捣蛋的家伙,我还能去哪儿。”

    樊静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冲着何以晴哀怨又搞笑道。

    “可怜你大好的青春年华啊。”一边说,一边摊开了双手,耸耸肩。

    “去你的。”何以晴做出要揍樊静的样子,她这才住了嘴。

    快下班的时候,何以晴在茶水间泡咖啡時听到同事在议论,隐约中听到杜子恒三个字,于是便关上了热水水龙头,认真听了起来。

    “喂,你们听说了没有,郁总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了杜氏集团的总裁杜子恒,现在合约没有了。”

    “结果会很严重吗?”另一个一脸的担忧。

    “不知道,总之董事长马上就要来了呢。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郁总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做的?听说那个女人就是我们公司的。但是郁总好像下了封口命令,不许人议论她。”

    “是嘛,要是我,我得幸福死了。”一个小丫头插嘴道,

    光凭着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一脸的花痴样的小姑娘了。

    下班后,何以晴在郁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库意外的遇见了杜子恒,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杜子恒是专门来找她的更为合适。

    “上车吧,何小姐。”杜子恒打开了车门。

    何以晴刚刚在茶水间听到那些话之后心里非常的愧疚,正想着要怎么弥补这件事的严重后果,杜子恒就这样出现了,是老天爷要帮她吗。

    “何小姐,你不想公司所有人都知道我来找你吧。”何以晴一怔。

    “赶紧上车吧。”杜子恒貌似一脸真诚。

    何以晴打开车门,发现车子后排座位上堆满了孩子的玩具,只好坐上了副驾驶。

    “安全带没寄好。”杜子恒看也不看何以晴道。

    何以晴还没来的及说话,杜子恒的手便越过她的身体,伸手去弄安全带的锁扣。厚实有力的胳膊碰到了何以晴高挺的胸脯。

    何以晴正要发作。

    “不好意思,不小心碰到你了。”何以晴松了一口气。

    看杜子恒一脸真诚的样子他也就放心了。

    郁氏集团身处A市的商务区,很多公司都在这附近,包括沈默念所掌管的仲氏集团旗下的化妆品公司也在这附近。

    黑色的宝马车在傍晚的公路上缓慢行驶,正值高峰期有些堵车,杜子恒急的一直按喇叭。

    “你要带我去哪里。”在等待的间隙,何以晴问道。

    “就在这附近,平常也没有这么堵的。”杜子恒一脸的愤怒,他是个非常易怒的人,一点儿小事就能暴跳如雷。

    车子终于缓缓开动了,杜子恒松了松领带,继续往前开动。

    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杜子恒因为太着急,差点儿撞了一对母女。

    当时前面是绿灯,还剩下七秒钟,杜子恒因为太着急,想要闯红灯,就差点撞了上去。杜子恒与何以晴只好下车跟人家道歉,好说歹说又给了钱才把此事了解。

    巧的是,在他们下车处理这件事的时候。

    沈默念恰好下班从此处经过。

    “对不起。”何以晴对着那位母亲说道。

    “我们真的很赶时间,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何以晴接过杜子恒拿出的一千块钱递给那位母亲道。

    “这是我们的歉意,还请您收下。”何以晴握住了那位母亲的手。

    杜子恒却拍了拍何以晴的肩膀,示意她不用这么客气,给了钱也就是了。

    一旁路过的沈默念把车停在了不显眼的位置,她拿出手机拍完了照片,还觉得不过瘾,打算跟踪这两个人,想看看何以晴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

    黑色的宝马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停了下来,丝毫没有察觉背后还有一辆白色的宝马紧随其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沈默念从包里拿出墨镜,在何以晴与杜子恒进去以后,也悄悄地跟了进去,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

    “既然来了,就尝尝这里的牛腩饭吧。”杜子恒热情的介绍道。

    “杜总,你有事就说事好了,我现在也不饿。”

    “那怎么行,跟我杜子恒出来谈事情,岂有让美女饿肚子的道理”杜子恒连连摆手。

    “两份牛腩饭,一壶茉莉花茶,谢谢”杜子恒对着服务生说道。

    “不知道杜总周六在电话里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何以晴试探着问道。

    此刻她只希望不要影响郁氏集团的生意就好,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跟自己有关。

    “不急,何小姐,我可以叫你以晴吗?”杜子恒一双眼睛笑得快眯成一条缝了。

    “我叫何以晴。”何以晴没好气地说道。

    “何以晴小姐,哦,不,何以晴。”杜子恒喝了口水道。

    “这次我主要是想跟你道歉,上次我是真的喝的有点多。”杜子恒讪讪地笑道。

    “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忘了,还请杜总以后不要提起了。”何以晴突然缓和了语气,她突然想到也许还有事情需要杜总的帮忙,不由得放低了姿态,脸上的微笑也浮现出来。

    “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何以晴微笑着说道。

    “对对,没发生过,不提,不提。”杜子恒搓着双手,脸上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恭维的神色。

    “那今天,就当我请何以晴小姐吃饭,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杜子恒难掩眼中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