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两不相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3本章字数:2150字

    仲泽佲看着郁玮梁的车子消失在夜色里。

    “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仲泽佲理了理头发,转过脸严肃道。

    “能不能麻烦你以后不要在我工作的地方哗众取宠。”何以晴挑挑眉毛,神情坚决地说。

    “在医院的这几天,我想的很清楚了。”仲泽佲蜜糖色的肌肤在小区在夜晚的灯光里浮现出认真的光芒。

    “我要重新把你追回来。”仲泽佲的手做了一个比划的姿势,虚晃着划过何以晴的下巴。

    “能不能请你不要再闹了。”何以晴有些哭笑不得。

    “闹?我会让你知道,我没有闹。”仲泽佲用手理了理头发,顿了顿说。

    “不过,如果你肯答应明天晚上做我的女伴,我可以考虑考虑你提出的建议。”仲泽佲一脸玩世不恭地说道。

    “那你保证,以后也不再用上次救我的事情要求我报答你?”

    何以晴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一方面何以晴真的不喜欢仲泽佲一副何以晴是属于他的这种盛气凌人的占有欲,另一方面,仲泽佲毕竟是自己孩子的亲生父亲,虽然出生证明上的日期不是真的,可是有一天何以漠总归是要知道真相,难道真的要瞒何以漠一辈子吗?

    “没问题。”仲泽佲回答的很干脆。

    “不过,我们现在先去吃个晚饭好吗?我肚子饿了。”仲泽佲语气缓和下来。

    何以晴有些无奈。

    “最后一次,很快就好了。”何以晴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还是上次那家西餐厅,何以晴曾经在这里泼了仲泽佲一脸红酒。

    “哈哈……”何以晴想着当时仲泽佲满脸红酒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大厅的一角摆放着一件白色的三角钢琴,钢琴师是个非常有气质的美女。一袭黑色的真丝长裙垂落在凳子前,及腰的秀发既垂坠又有光泽,修长的指尖在黑白键上飞舞着,行云流水般的音乐在指尖流淌,此时响彻大厅的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那首《蓝色的爱》。

    悠扬的曲子听起来似乎能将人带入一种遥远的回忆中去。

    “两位吃些什么呢?”侍应生将菜单摆在了何以晴面前。

    “让这位先生点吧”何以晴将菜单推过去。

    “两份菲力牛排。”仲泽佲合上菜单递给侍应生。

    “这位小姐要七分熟,我要五分熟,对了,这位小姐的不要放洋葱。”仲泽佲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有些得意的看了何以晴一眼。

    “红酒要82年的拉菲,另外再来一份提拉米苏作为饭前的甜点。”

    何以晴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了,仲泽佲还记得何以晴不吃洋葱这件事,了解何以晴吃牛排要几分熟,知道她最喜欢的甜点是提拉米苏。

    一种复杂的情愫在一瞬间占据了何以晴的心,回忆的浪潮再次席卷而来。

    何以晴一口一口地吃着提拉米苏,清甜松软的奶油与慕斯入口即化,每次吃提拉米苏,何以晴都觉得幸福,对,就是幸福。

    记得那时候何以晴马上就要面临毕业分配了,仲泽佲作为仲氏集团的少爷,自然是要回家打理家族生意。

    两个人在毕业的前两个月开始,就已经感受到离别在即的伤心。

    一天,何以晴约仲泽佲在校外一家名为“巴黎雨天”的甜品屋小坐。

    那天天空下着细蒙蒙的小雨,“巴黎雨天”的甜品小屋布置的很浪漫,木质的地板,秋千式的座椅晃晃悠悠,店内一直响着舒缓轻柔的音乐。

    “两位吃点什么?”吧台服务生胖乎乎的脸蛋很是可爱。

    何以晴和仲泽佲两个人手牵着手。

    “大碗的提拉米苏一份。”何以晴甜甜说道。

    “为什么不要两份小碗的呢。”

    女孩子在谈恋爱的时候总是有超级多的想象力。

    “因为我想和你吃一份啊。”何以晴拉着仲泽佲的胳膊,仰起脸看着仲泽佲笑笑地撒娇。

    “那为什么是提拉米苏呢?”

    两个人一边捧着提拉米苏一边走向秋千椅,何以晴一边说着一边挨着仲泽佲坐下。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何以晴挖了一勺慕斯和芝士填送到仲泽佲嘴里。

    “话说二战时期啊,一个意大利士兵要出征了,可是家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他的妻子为了给他准备干粮,把家里所有能吃的饼干、面包全做进了一个糕点里,那个糕点就叫提拉米苏。”何以晴吃了一口提拉米苏,她闭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然后接着说道。

    “后来啊,每当这个士兵在战场上吃到提拉米苏就会想起他的家,想起家中心爱的人。”

    何以晴睁开眼睛,看着仲泽佲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恩~不知道。”仲泽佲嘴巴冲上去吃掉了勺子上的提拉米苏道。

    何以晴一边假装要拿走不给仲泽佲吃,一边用手戳了仲泽佲脑门一下。

    “就知道你不知道,提拉米苏,Tiramisu,在意大利语里,意思是“带我走”,而且,据说提拉米苏带走的不只是美味,还有爱和幸福呢。”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仲泽佲的声音打断了何以晴的回忆。

    “快吃吧,牛排要趁热吃。”仲泽佲说着,便用刀叉切了一块牛排,吃的很香。

    何以晴默默低下头吃牛排,中途何以晴为仲泽佲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红酒。

    “为了你我以后两不相欠,庆祝一下吧。”何以晴举起酒杯。

    “你就那么想要摆脱我啊,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失败。”仲泽佲假装懊恼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候,大厅里突然响起了《爱的华尔兹》钢琴曲,轻柔浪漫的琴声刚一起来,仲泽佲就站了起来,一只手放在自己腰间,另一只手作出相邀的姿势。

    “何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何以晴没料到仲泽佲会突然邀请她跳舞,一时没有答话。

    “明晚的宴会可是要跳舞的,我们不应该彩排一下吗?”

    何以晴只好走进大厅的舞池。

    仲泽佲将左手放在何以晴的腰上,右手则伸出来等待何以晴的左手放上去。何以晴怯怯地用右手搂住了仲泽佲的腰,左手有些忸怩地放在了仲泽佲的右手上,两个人开始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何以晴刚刚喝了点红酒,此刻脸色绯红,甚至有些头晕。

    “你踩我脚了。”仲泽佲笑笑地说。

    他越是笑,何以晴就越紧张,她的脸更红了,整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加速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