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突如其来的表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3本章字数:2032字

    电梯上行惊起一路微妙气息,郁玮梁灼灼的看着她,“我!”

    何以晴不解的问,“什么?”郁玮梁深吸一口气,语气沉沉的道,“我说我信你!从始至终都相信。”

    何以晴慌乱的别开眼,郁玮梁却不肯放过她,双手钳制住她双肩,如告白一般郑重,“何以晴,你说没人愿意相信你,你错了,大错特错!你忘了你还有我!以晴,你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永远相信你。任何时候,只要你说,我就信!”

    何以晴怔怔的看着他,紧张得语无伦次,“郁总……你……你放手……这是在公司。”

    郁玮梁也紧张,不是没有想过要跟她表白,只是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时候,在不适合谈论私事的电梯里。郁玮梁鼓起勇气,深深的将她望住,心跳如擂鼓一般,“以晴,以后不要再轻易的否定自己,我很心疼。”

    何以晴只觉得心里发堵,从来没有人如郁玮梁一般,毫无保留的说信她,他说“只要你说,我就信!”多么美好的誓言,她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经历了这么多……

    何以晴无法自控的哽咽,双眼暗红着喃喃喊他的名字,“玮梁……”

    郁玮梁似被感染,也深受触动。忍不住将她按在怀里,如对待贵重的珍宝一般轻轻摩挲她的长发,一下一下的轻抚,隐忍而克制,“以晴,我想抱你很久了……”

    何以晴听见他沙哑的嗓音,悄悄红了脸,“我知道……很早以前就知道……”

    郁玮梁简直不敢置信,眼里的欣喜都快要溢出来,双目灼灼如一簇火,“你……我……”

    何以晴低头腼腆的笑,郁玮梁哪会容她再逃避,使力钳住何以晴精巧的下巴,满怀爱意的高声告白,“以晴,我爱你!”

    满心以为会等来以晴的一句“我也爱你,”谁知道以晴扶着脖子一声惨叫,徒劳退了几步直接一把靠在电梯壁上,伸着另一手朝他有气无力的喊痛,“我的脖子……好痛……”

    郁玮梁被她的惨状吓得呼吸都差点停顿,捧着她的脸不知所措。电梯门一开,门外抱着资料的员工被电梯里这幅诡异的画面吓得不轻,傻呆呆的张着嘴站着,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好了,“郁总……您您……"

    郁玮梁重重呼气,忍不住怒吼,“个没眼色的,傻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点帮忙打急救电话!”

    捧着资料的员工生怕电话打晚了惹大BOSS生气,着急忙慌的去掏口袋里的手机,一个不小心碰到夹在胳膊肘里的资料,花花绿绿的A4纸瞬间落地,“哗哗”的摆了满地。

    郁玮梁面色不善的瞪着他,那员工一脸菜色,“我……不是故意的,郁总您……”

    郁玮梁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一个自以为慈祥的笑容,语气里是忍不住的愤怒,“现在,立刻,马上,帮我按一下楼层。一楼,谢谢!”

    那员工怔怔的点头,跳进电梯里按了个1,然后立马以光速闪了出去,忐忐忑忑的问,“郁总,现在……还需要帮你打120吗?”

    郁玮梁连个眼风都懒得给他,自己动手按下关门键,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一瞬间呵呵冷笑,“不敢劳驾。”

    何以晴痛得脸色刷白,一双眼紧紧闭着,牙关紧咬,额头不住的往外冒汗。郁玮梁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后座,又一丝不苟的给她系好安全带,这才回到自己座位坐好,开着车一路飞奔的赶到了医院。

    急诊的护士看着何以晴直接晕了过去,还以为她得了什么大病,一路领着人到了急诊大夫的门口,幸好人不多,大片的座位空着,只虚虚坐了三四位病人。郁玮梁一刻也不想等,直接破门而入,坐诊的大夫被唬了一跳,张着口便骂,“干什么的,这里是医院,禁止喧哗,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郁玮梁抱着何以晴一路飞奔气息不匀,此刻得以喘息,摆摆手表示不想说话,医生一瞪眼,“你还有理了还?”急诊的护士看这两人还有心思斗嘴,简直无语,一手指着何以晴,急切的对那医生说道,“徐医生,你赶紧先看看这位病人吧,看着情况不好,别再耽误了。”

    徐医生目光一扫,脸色变了变,指着摆在一边的小床,对郁玮梁道,“赶紧放到那上面去。”郁玮梁不敢耽误,立马起身将何以晴放平躺好,看着护士帮她把鞋脱了,然后放心的往旁边的矮凳上一坐,喘着粗气不愿意动了。

    徐医生戴上眼镜在何以晴身上各处穴位按了按,皆不见动静,直到一碰脖子,何以晴才勉强的有了点反应。徐医生心里有底了,问道,“病人脖子怎么了?”半晌没人接话,徐医生转过头,目光不善的看着郁玮梁,“我问,病人的脖子怎么了?”

    郁玮梁一脸无知,“您问我?我不知道啊。”难道是钳住她下巴的时候,用力太大?

    一问三不知,徐医生默默地转过头,在何以晴鼻子下用力的掐了掐,何以晴这才悠悠醒转。徐医生幽幽问道,“姑娘,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何以晴无甚力气的轻哼了一声,“医生,我脖子痛,估计是睡觉的时候落枕了。”急诊的护士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落枕能把你痛成这样?”徐医生不高兴的白她一眼,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谆谆问询,“姑娘,除了落枕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何以晴仔细想了想,轻声说道,“最近总是感觉莫名其妙的头晕,稍稍动作一下就觉得疲劳,胃口也不好。”徐医生微微点头,“嗯,初步诊断,可能有点贫血。这样,先开单子做个化验,然后再去二楼的针灸科做个推拿,推拿完了等脖子舒服点再把化验拿过来给我看。”

    何以晴略点了点头,“谢谢医生。”徐医生又朝郁玮梁看了看,问道,“听清楚了没有?”郁玮梁接过徐医生递来的单子,跟着点头,“听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