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萧筱转移财产被发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4本章字数:2039字

    众人都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李福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斟酌着开口道,“我们这两天加班加点的做了详细预算,最后发现……公司的流动资金不足以支付齐经理的……”李福德声音越来越弱。

    杜子恒惊诧的瞪起眼,“怎么可能?今年上半年公司压根就没有进行过大的投资,李福德,你现在跟我说没钱是什么意思?”

    李福德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措辞,“杜总……呃……我们……”

    杜子恒心里一阵发虚,一拍桌子死死瞪住李福德,如要吃人一般逼迫道,“李福德,你今天不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弄死你!”

    李福德一缩脖子,生生打了个寒颤。天啊!现在怎么办?左边是老板,右边是老板娘,不论得罪了哪个,往后自己都没有好日子过了。李福德纠结来纠结去,发现还是老板靠得住些,干脆一咬牙一闭眼,将萧筱供了出来。

    李福德看了看萧筱略显惊慌的脸,赔笑道,“萧总监,对不住了!”萧筱睁着一双大眼,不敢置信,李福德就这么背叛了她?

    李福德清一清嗓子,眼神从众人身上依次滑过,最后落在杜子恒身上,平静道,“杜总,公司上半年确实没有进行过大的投资,但随着三月份,四月份和五月份萧总监的三次转账,公账上剩下的流动资金已不多了。”

    杜子恒惊诧的道,“什么?萧总监的三次转账?”杜子恒骇人的目光紧紧盯着萧筱,怒得语气都变了调,“你居然敢把手伸到公司里来?萧筱,你连公账都敢动!”

    萧筱不自觉的紧攥着手,指甲掐的手心生疼,“是,是我做的,那又怎样?”

    杜子恒一跳而起,掐住萧筱的脖子就往桌子上按,手里下了死劲,直恰得萧筱面色青紫,双腿乱蹬。

    眼看要出人命,众人都吓得不轻,李福德率先跳上桌,白着脸去抠杜子恒的手,看见李福德动作,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夫妻间打架闹矛盾都是小事,就算打出重伤也无妨,送去医院养两天立马生龙活虎,要紧的是千万别闹出人命。一旦触及法律,那可就属于刑事案件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被抓去蹲牢房。

    众人分成两拨,一拨负责掰开杜子恒的手往后拖,嘴里劝道,“杜总,有事千万好好说,闹出人命不值当。”一拨负责扶起萧筱,并同时安慰,“萧总监,要不要去医院?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千万要告诉我们,别自己忍着。”

    萧筱瘫坐在地上深深吸气,恨恨地看着杜子恒,这混蛋刚才竟然下了死手,差点硬生生的掐死她。想当年两个人刚刚谈恋爱的时候,说什么“一生一世珍重她,”都是屁话!骗子!萧筱伏在地上,失声痛哭。

    杜子恒听见她撕心裂肺的哭,心口如得了心脏病一般发堵。

    一个埋首痛哭,一个置之不理,原本劝架劝得不亦乐乎的众人此时面面相觑,想接着劝吧,当事人又都摆出这么副死样子,走人吧,又怕等会儿两个人又打起来。到时候两个拉架的人都没有,老板战斗力又这么强悍……

    还是李福德率先走了出去,李福德站在门口对着里面使劲招手,众人撇了撇老板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决定相应李福德的号召,一个个俯首帖耳的如做贼一般轻手轻脚溜了出去。

    见外人都走光了,杜子恒才缓下口气,瞥了眼萧筱,还趴在地上没形象的嚎,及膝的裙子都已经滑到了大腿根。

    杜子恒心烦意乱的点燃一根烟,没好气的道,“别哭了,动了公司这么多钱,我打你两下也是情有可原。”

    萧筱哭声更甚,杜子恒听在耳里凄凄厉厉的,瘆得慌,提高了声音吼道,“我说让你别哭了。闭嘴!”

    萧筱哭声一顿,伸手抹了把泪,一脸精致的妆容糊得像鬼一样,凄厉着嗓音骂,“你这个混蛋,骗子!骗子!”

    杜子恒吸一口烟,雾气迷蒙着晦暗的双眼,“明明是你动了我的钱,怎么这会儿我倒成了骗子了?”

    萧筱从地上一跃而起,将两只高跟鞋狠狠往远处一甩,对着杜子恒就飞身扑了上去,拳头和巴掌雨点似得一股脑儿落在他身上,萧筱边骂边打,“说什么一生一世,说什么对我好,还不是背着我有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都是骗子!骗子!”

    杜子恒擒住她疯狂的双手,望着她泣不成声的惨样默默无语,一句斥责含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堵得他胸口发胀。

    杜子恒舔了舔舔干涩的嘴角,别开眼冷声问,“你到底把钱挪到哪儿去了?”

    萧筱闭上眼嘲讽地笑,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好半晌才干涩的开口道,“杜子恒,原来你最在乎的还是钱。”

    杜子恒烦躁的吸了一口烟,喉头一动,想说些什么,却冷不防被一口烟呛到了嗓子眼,直呛得他满心黯然。

    薄薄的雾气从他嘴里喷涌而出,迷幻着,氤氲着悠悠散去,如那些年轻易许下的誓言。

    沧海桑田,时光荏苒,到底不是从前了。

    萧筱凄凉一笑,“杜子恒,用这些钱换我十年青春,你不亏。”

    杜子恒一怔,痴痴的问,“老婆,你在说什么?”

    萧筱颓然坐倒在地,也不看他,一个人直愣愣怔怔呓语,“子恒,我很累。十年了!认识你多久,就追着你的背影赶了多久……今天早上照镜子,忽然发现自己脸上长了两条皱纹,恍惚间才想起,原来自己已经不年轻了。”

    杜子恒站在阴暗的角落里,错眼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车流,满心晦涩黯然。

    犹记得青春岁月时的他,也曾鲜衣怒马,挥斥方遒。

    高兴了,喊上一大帮人往城里最豪华的酒店钻,鲍参翅肚,走兽飞禽,敞开了钱包任他们点,也不管吃不吃的下。不高兴了,也喊上一帮人,然后领着队伍浩浩荡荡往酒吧里泡,啤酒洋酒一桌一桌的上,不管是喝了还是倒了,总之摆在那里,任君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