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我们的以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4本章字数:2087字

    郁玮梁拍拍她的手背,道,“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的。”

    何以晴很想回答他,好,以后我们三个人好好的,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可是,她终究说不出口,她难以自抑的想起那个男人,那个叫仲泽佲的男人,何以默真正的父亲。虽然和仲泽佲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担心他会把以默从她身边夺走,可她就是无法忘记他,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惦念他。

    当郁玮梁对她深情表白的时候,她甚至会忍不住的幻想,如果是仲泽佲……可郁玮梁终究只会是郁玮梁,他变不成仲泽佲,而仲泽佲也永远不会对她说这些深情告白,他只会一次又一次的跟她吵架,然后愤怒的让她滚……

    郁玮梁伸手在何以晴眼前晃了晃,何以晴终于回神,愣愣的望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郁玮梁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无声的叹了口气,拉起何以晴的手盖在何以默的手背上,再伸出自己的大手,将她们两的小手紧紧包住,“以后,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以默情不自禁的大声欢呼,“以默终于有爸爸啦!”话音未落,一手牵着郁玮梁,朗声喊道,“爸爸。”郁玮梁干脆的应道,“嗯。”以默又一手拉起何以晴,甜甜喊了声“妈妈。”

    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何以晴内心里茫茫然不知所措。以默刚才说,大人总是爱骗人,一次一次的骗他找爸爸却从未实现,如今,他满心欣喜,自以为找到了爸爸,万一有一天,郁玮梁反悔了,或是仲泽佲发现了,那以默……

    以默看着何以晴紧蹙着的眉头,不解道,“妈妈,你不高兴吗?”

    何以晴攥着儿子的手展颜一笑,不答反问,“以默高兴吗?”

    以默连忙点头,不再是以前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雀跃得如同得到一件稀世珍宝,“以默今天特别高兴,因为以默找到了爸爸。以后,以默也是有爸爸的人了。”

    郁玮梁一捏以默的小鼻梁,附和道,“嗯,爸爸以后也是有儿子的人了。”

    以默捂着嘴不住的笑,何以晴看着儿子上蹿下跳的活泼样子,忽然觉得,就这样吧,为了儿子的笑容,一切都值了!

    车流开始动了起来,前面的车子虽然走得慢,到底还是能够往前行的,不幸中的大幸,还好没有被堵在这里过夜。

    郁玮梁在后面的车子按下喇叭前,将以默递到何以晴怀里坐好,操作着车子往前行去,以默乖乖的坐好,问道,“爸爸,我们还去海洋餐厅吗?”

    何以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海洋餐厅,果然是个五岁小孩子的思维。郁玮梁抿嘴轻笑,“海洋餐厅我们下次再去,爸爸今天先带你们去别的餐厅吃饭。”

    以默这回非但没有再闹,反而一脸兴致盎然的追问,“那……我们这是去哪儿,会不会好远啊?以默都饿得不行了。”

    何以晴伸手轻轻点了点儿子的额头,没好气道,“你个小呆瓜……刚才好说歹说你不听,死气白咧的非闹着要去海洋餐厅,怎么,这会儿知道自己饿了?”

    以默撅起嘴,难得的卖了个萌,“哎呀,妈妈,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边说还边往何以晴怀里扎,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刚出生小婴儿。

    果然,有了爸爸连性格都不一样了,哪里还能见到以前那种故意掩饰出来的沉稳世故?郁玮梁在一边笑,“好了,好了,快别取笑以默了,咱儿子都明说他不好意思了,你这当妈的还不赶紧放他一马。”

    以默缩在何以晴怀里,捂嘴偷笑。

    何以晴脑子里默默循环郁玮梁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他说,“咱儿子,”何以晴嘴里无声品着这三个字,咱儿子,咱儿子……

    心思渐飞渐远,与她真正拥有以默的那个人,此时又在干什么呢?

    仲泽佲抬手按下大灯开关,看着暴露在灯光下的女人,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沈默念痴痴的望着他,嘴里讷讷的不是滋味,“下午去了公司,秘书说你不在,我就来家里等你了。”

    仲泽佲看也不看她一眼,朝厨房喊道,“梅姐?梅姐?”喊了几声无人应,仲泽佲一甩钥匙,“他妈的,人都到哪去了?”

    沈默念见他周身遍布无法掩饰的怒气,唬得一双手紧握成拳,张着嘴怯怯的道,“梅姐出去帮我买东西了。”

    仲泽佲这才抬眼看她,然而说出口的话却丝毫不留余地,“你自己不是也长了腿嘛,以后,没事还是不要老指挥我手底下的人为你奔波了,没得引起别人误会,破坏了你的好名声。”

    沈默念眼眶一热,两行泪流了出来,她心心念安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啊,到头来居然冲她说这种冷傲绝情的狠话,无异于硬生生的往她胸口扎刀子。

    沈默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缠着声音道,“泽佲,我爱了你这么多年,难道就换来一句‘没得引起别人误会’的话吗?”

    仲泽佲疲劳的将领结一扯,黑色缎制的蝴蝶结应声而落,被主人随手一抛扔在地上,气氛凝结成冰点。仲泽佲伸手按了按疼痛不已的太阳穴,此时的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至于那些情情爱爱的,让它见鬼去吧!

    大门“吱呀”一声开启,梅姐拎着塑料袋走了进来,边走边欣喜的道,“哎呀,沈小姐,终于给你买到梅子味的水果糖了。可不容易,我跑了三家超市呢。”

    话音刚落,便发现厅里气氛不对,仲先生衣衫半解坐在沙发椅上,一张脸黑沉沉的犹如锅底,而沈小姐呢,白着脸呆呆站着,泪流了满面。

    梅姐大气也不敢出了,把一包水果糖悄悄的摆在茶几上,踮着脚尖往厨房退。没退两步,听见仲先生沉沉开口,“梅姐,以后开门之前先看看人,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往里放,我是请你来做家政,不是让你来做我的主!”

    梅姐吓得一激灵,连声赔罪,“哎哟……仲先生说哪里话,我……我……我以后开门前一定看清楚是谁!”

    沈默念噙着泪站在厅里,抖了几抖,一张脸憋的青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