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为你正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4本章字数:2032字

    何以晴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蓝色文件夹,生气的道,“不好!杜氏这个案子一直是由我负责的,眼看着就要收获了,你现在居然说要我放弃?”

    郁玮梁争辩道,“我没有说让你放弃,只是你的身体状况太让我忧心了,我不想你再出什么问题,我不想再次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女朋友在我身边倒下。”

    大办公室里,格子间一格一格的坐满了人,一个个都沉声噤气的默默听着八卦,不敢出声。

    何以晴瞥一眼四周探头探脑的同事,打开电脑一点一点的核对合同,不想再跟他说话。

    郁玮梁伸手将显示器一关,命令道,“现在立刻回去休息,这个案子我给你留着。”

    四周的人群纷纷压抑着,蠢蠢欲动,何以晴没好气的看着他,“郁总,您觉得这个时候,这个场合适合谈论你跟我的私事吗?”

    郁玮梁装傻,“怎么不适合了?况且,我并没有跟你谈论私事啊,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讨论关于杜氏的案子?”

    何以晴气结,“郁总,您既不是我的直属上司,也并非我的同组同事,您觉得在还没有成功签下这份合同之前,我越级跟您谈这个案子合适吗?”

    郁玮梁点头,“的确是不太妥当,尤其还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

    何以晴心头一松,刚觉得扳回一城,又听他道,“既然这样,那你去我办公室单独汇报吧,我正好想听听你对于这个案子的看法。”

    四周的同事开始光明正大的探头探脑,一个个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何以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一咬牙一跺脚,直接把郁玮梁拉到了楼梯间,苦口婆心的解释道,“玮梁,我真的没事,我保证!你让我把杜氏这个案子做完行吗?这是我做的第一个案子,我辛辛苦苦的跟了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要签约了,我真的不想放弃。”

    郁玮梁点头道,“我知道你很要强,也知道你跟杜氏这个案子跟得很辛苦,甚至中途一度发生过某些不好的事情,但你从来没有叫过苦。这一点我很欣赏!可是,以晴你知道吗?其实我私心很不想你再跟下去。”

    何以晴诧异道,“为什么?”

    郁玮梁道,“可能你不知道,杜子恒这个人心胸狭隘,一直都是睚眦必报的。上次他在你身上栽了那么大的跟头,一定会在以后的接触中想方设法找补回来,以晴,虽然我很想陪着你,但是我不会每一次都那么巧的刚好在你身边。万一某次我不在,而他又……”

    何以晴当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理由,讷讷的,心里暗自纠结。

    她真的很想签下这份合同,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更多的是想让以默过上更好的生活。她没有能力买下一处自己的房子,现在住的这间也是租来的,哪一天房东说不想租了,她就必须马上收拾东西,带着以默搬出去。

    漂泊了这么多年,她真的想安定下来了。以前是没有机会,可现在不一样,杜氏的合同已胜券在握,虽然可能会有未知的危险,但她不怕。

    如果能成功的签下这份合同,拿到这笔奖金,自己再添一点儿钱,完全可以买一套小点的房子。不说全款,付个首付肯定没有问题。

    何以晴静静的看着他,“玮梁,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理解你的做法,可我还是想坚持下去,我不会退缩。”

    郁玮梁轻轻哂笑,“我猜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何以晴微微低了头,怯生生的道,“对不起。”

    郁玮梁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手掌不住的抚摸她的长发,嗔道,“傻话!昨天就跟你说了,不要轻易去否定自己,我听着心疼。”

    何以晴靠在他胸口,努力的想去适应他的存在,然而总也挥不去自己心中那种异常的别扭感,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做,深深的愧对仲泽佲。

    何以晴抗拒着推开他的怀抱,低声道,“那……我先去做事了。”郁玮梁不舍的放开她,黑沉沉的眸子里满是留恋,何以晴别开眼,后退了两步终于转身走了。

    宽阔的大办公室里,气氛如煮沸的水一般热烈沸腾。

    何以晴沉着眼默默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刚刚打开文档,就见前面的一个同事回过头来,两只眼如探照灯一般直直的看着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何以晴,你隐藏得够深的啊!不是郁总跑来当众宣告,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居然……”

    何以晴疏离一笑,接道,“我居然怎么样?你大可以接着说,不必有所顾忌,反正我这几年听在耳里的闲话也够多了,真的不差你这几句。”

    那同事狠狠吃了一瘪,又顾忌着何以晴如今的身份,倒是敢怒不敢言了,只板着一张被噎得青红的脸,没好气的道,“何以晴……你……别以为找了郁总做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

    何以晴照着以前对连心雅的态度,对前座的这位同事好脾气的笑,“李悦,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从来都没想过要靠着谁来为所欲为,我也不需要。”

    前座的李悦怒气冲冲的往下一坐,椅背被椅下的轮子带着旋转,“啪”一声撞在了何以晴前面的挡板上,嘴里不干不净的咕叨,“哼!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谁还不知道谁啊,装!”

    何以晴左耳进右耳出,对这一类言语攻击通通选择无视,板着脸一行一行的仔细校对合同。

    桌上的手机轻轻一抖,是郁玮梁发来的消息,长长的一行字,角色扮演似的自问自答:你以为我早上为什么会在办公室跟你争吵?为你正名!

    何以晴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按了锁屏,眼睛重新回到了电脑上。

    过了几分钟,手机又传来他不依不饶的短消息:为什么不回话?不高兴?

    何以晴无奈的拖过手机,快速的打下两字:没有。

    郁玮梁又回了一条:那为什么刚才不回我的信息?

    何以晴彻底无语了,回道:郁总,难道你今天工作不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