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花开荼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4本章字数:2023字

    说来讽刺,来这个公司这么久,她还是头一回接到同事聚餐的邀约。她自认人品不算太差,所有能自己完成的工作,从来都不假手他人,别人需要她伸以援手的时候,她也从来不假辞色,能做到的一定答应,做不到的也会细细说明原因。

    本以为,这般为人处世即使交不到莫逆之交,起码也来换来一两个真心朋友,谁知,人情皆是如此淡漠。可能大公司的为人处事之道便是如此了吧,人人隔岸观火,明哲保身。多少的努力,都不如一朝一夕间的人情冷暖。

    何以晴淡漠一笑,摸出手机,给熟悉的号码再发去一条短信:我在学校外面的小饭馆等你,有排骨焖饭的那家。不见不散。

    发完也不管他会不会回复,拿起包直接起身出去了,打卡机“滴”的一声响,机械的女声报时道,“四点五十七分。”

    一众同事皆昂起头来看她,距离下班还有三分钟,大家一向都是准时打卡的,即使有早退的,也会请别人帮忙代打卡。人事部以打卡时间来算考勤,迟到和早退都会被扣奖金。

    何以晴从来都不敢迟到和早退,今天是个例外。

    有同事在后面小声的吐槽,“嗬,你们看,这人呐有了靠山果然就是不一样,连人事部都不放在眼里了,考勤都敢缺!经理还在那坐着呢,她也敢走……”

    另一同事小声回复,“快闭嘴吧你!今时不同往日了,人家随便一句枕头风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祸从口出,小心着点吧你!”

    一众人点头附和,一众人不屑的反驳,里间的经理沉沉的咳了一嗓子,顿时安静。

    何以晴将手机关机,拦下一台出租车,先回了趟家。把以默的晚饭安排好,又在桌上留了张纸条,一是交代他晚上早点睡,二是告知自己晚上有事,会晚归,让他别担心。

    将一切都安排好,才拿个袋子把仲泽佲那件西装外套装好,提着出去了。又撞上了下班的高峰期,一路拥堵,何以晴频频看表,生怕自己去晚了,让他等。

    他这个人一向急躁,若是让他等……

    何以晴不禁抿嘴笑,若是让他等,他一定又会大发脾气。

    开车的司机师傅显然也是被这拥堵的交通闹得烦不胜烦了,从旁边的一条窄巷子插了过去。何以晴紧攥着安全带,生怕司机师傅一个不稳,就将车卡在了狭窄的巷子里,到时候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连出去都困难。

    幸好,这师傅驾车技术还不错,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目的地。何以晴痛快的给了钱下车,头一次没有心疼打车的钱。

    正值放学之际,不大的一条美食街被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何以晴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莫名的觉得兴奋,仿佛一夕之间又回到自己的学生时代,与仲泽佲并肩走着,一同去往那家不甚精美的小店。

    那个时候,他们曾在这条路上往返多次,她甚至清楚的记得他的每一个表情,生气的,高兴的,宠溺的,无奈的……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挤了过来,何以晴下意识的紧了紧拎在手里的袋子,侧身将她让了过去。前方路口,陈旧的霓虹灯扭曲着凑成一处显眼的招牌,荼蘼。

    荼蘼是一种花,相传那是夏季开得最晚的一种花朵,荼蘼开过之后,就不会再有花开了。何以晴那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老板娘会取这样一个意境凄凉的名字,每每问起时,老板娘总是笑,如今她竟隐隐有些明白了。

    荼蘼花开时,她的恋情也初初绽放,荼蘼花谢时,她的爱情也渐渐死去。花开花谢一场,带走的不止是她的爱情,同时也终结了她短暂的青春,那段生命中最灿烂,最热烈的日子。正如这家小店的老板娘,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怪道世人总爱说,开到荼蘼花事了,该是把“灿烂”永远留在昨天的意思吧。

    何以晴停在“荼蘼”的门口,怔怔的出神。

    .

    老板娘迎了出来,见是她便展颜一笑,熟稔的道,“好久不见。”

    何以晴暗暗吃惊,她已经又很多年都没有来过这里了,没想到……老板娘还记得她。短暂的诧异过后,何以晴立即回以一个甜甜的笑容,“好久不见,老板娘还是如此美丽。”

    老板娘羞涩一笑,“眨眼都快四十了,还美什么丽,你们这些熟客常常惦记着过来看一看倒是真的。”

    何以晴惭愧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了。”

    老板娘笑着挽住她的胳膊,将她往墙角处一个有花藤的座位上带,“我记得,以前你最爱坐这个位子,不知道,如今这个习惯有没有改变?”

    何以晴怅然道,“习惯倒还如从前一样,只是心境,已是翻天覆地,焕然一新了。”

    老板娘故作诧异,“哦?愿闻其详。”

    何以晴略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之色,“我是真想找个人说一说,只不过往事太过久远,忽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老板娘了然的不再多问,率性一笑道,“喝什么?还是与从前一样?”

    何以晴托着腮帮子,瞪起眼看她,“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老板娘对她调皮的一眨眼,扬声朝服务生喊道,“阿杰,四号台,一杯鲜榨柠檬,一份排骨焖饭。”点完了单,回过头来看她,“怎么样?没错吧?”

    何以晴简直不敢置信,“你居然真的记得。”

    老板娘和煦的笑,一指门口,轻声道,“看,你等的人来了。”

    何以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瞬间,泪眼迷蒙。

    不远处,他站在门口张目四望,上身穿一件款式简洁的宽松白衬衫,腿上的牛仔裤洗得微微泛白,是她学生时代最爱看他穿的那条,脚下踩一双白色的板鞋,显得既干净又周正。一如多少年前的他,从未变过。

    老板娘脚步一旋,声音一如多年前的甜美,“阿杰,四号台再加一份排骨焖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