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遇见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5本章字数:2080字

    何以晴没有让他失望,她嘲弄得很彻底,她说,“仲泽佲,不要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你跟我们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若非要说有,也只能说你比我们略微幸运一些,投生到了条件优渥的富人家里,不用费大功夫,就能平步青云。”

    也指摘得很无情,“你以为你物质丰厚,就有先天的资本能够心安理得的戴着有色眼镜去妄意的揣测身边的每一个人?别痴人说梦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为了挣两个钱就谗言媚骨的去弯腰讨好你,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不会!”

    说罢,从钱包里掏出一把钱放在桌面上,有零有整的扑了一堆,站起来开口道,“说好的,是我请你吃饭,所以,由我来买单。”

    仲泽佲尚未来得及拒绝,又听她道,“这一次我希望你不要多想,以后咱们各自安安静静的学习和生活,你不要再来揣测我,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眼前。就这样,说好了!”

    仲泽佲突然站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严厉的回绝道,“不行!我不同意!”

    大抵是话说清楚了,何以晴也不急着拂开他的手,只看着他冷冷的道,“仲泽佲,我只是做出了我自己想做的决定,说出了我自己想说的话,至于你的看法,对我来说真的无关紧要。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今后我都会按照自己刚才说的那样去做。希望你理解,再见!”

    仲泽佲怔怔的看着她,紧攥着的手忽然失去力气,被她轻易的就拂开,颓然的垂在一边。她的手冷冰冰的,如刚才他捧过的那杯可乐,让他甘之如饴,也让他无所适从。

    仲泽佲伸手拂过那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一张一张拾起细细叠好,而后将卷得齐整的零钱夹在了自己钱包里,连同那张情侣套餐的消费券一起,藏在了最深处。

    钱包里衬微微鼓起,正是那一堆零钱,与消费券上显示的数字并无二致,不多不少,齐齐整整的六十八块。

    不知是不是何以晴刻意的与他保持着距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仲泽佲都没有再见过她。马上就要期末考了,考完就是漫长的暑假,又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复习?

    仲泽佲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想他纵横情场这么些年,何曾这么失魂落魄过?对女人,他仲大少一向都干脆利落,就连当初送沈默念出国,都没像现在这样婆婆妈妈过。怎么到了何以晴手里,反而把自己弄得跟女人一样,一天到晚瞻前顾后,磨磨唧唧的。真不像个男人!

    仲泽佲将手里的杯子重重一放,热水从杯口荡出来,湿透透的铺了一桌子,热气蒸蒸腾腾的往上冒。

    对面坐着的张良挤眉弄眼的取笑,“哟,仲大少今天这是怎么了?饭不好好吃,酒也不好好喝,整个儿一个心不在焉的,别不是为情所困吧?”旁边坐着的美女娇滴滴的笑。

    仲泽佲烦躁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抬起手一饮而尽,火辣辣的白酒呛到了嗓子眼里,灼得他不住的咳嗽。

    旁边的张良赶紧给他拍背顺气儿,终于缓了过来。仲泽佲将杯子远远一丢,怨气四溢的埋怨道,“我说,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假酒,把我舌头都辣疼了。”

    张良没好气的瞪他,“仲泽佲,你说这话可就太没良心了,前段时间不是你说想弄瓶茅台来试试的?这下可好,我托人给你弄来了,你要么一口不喝,要么就一口闷,完事儿还怪我给你喝的假酒。你到底讲不讲理啊?”

    仲泽佲埋头做闷头葫芦,脸色沉沉的坐着,也不反驳他。

    张良没法子,自认倒霉的叹了口气,抬手一拍他的肩头,“兄弟,你这是遇着什么事了?这一脸的郁闷啊,哥们儿可是感同身受,你吓着了我倒是不要紧,回头吓到了我这些可爱的小女朋友,那罪过可就大发了。”

    周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妹子们皆掩口娇笑,一口一个“张少”叫得热闹,张良笑眯眯的应了,回过头去打情骂俏一阵儿,终于将人都支了出去。

    一转身,在仲泽佲旁边落坐,一脸探究的问道,“这会儿也没外人在了,你跟哥们儿说说究竟遇上什么事了?别不是真的为情所困吧?”

    仲泽佲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半晌才点了点头。张良惊诧得连手里的筷子都掉了,“我说,兄弟,感情这玩意儿你碰碰就得了,还较什么真儿啊?”

    仲泽佲烦躁的又倒了一杯酒,张良赶紧捂住杯口,急道,“哎!哎!别介啊!咱有事儿说事儿啊,别兜头就喝闷酒,这酒喝多了也解决不了你那事儿。”

    仲泽佲郁闷的拨了拨头发,一脸的苦大仇深,“张良,你说她真的不会回头了吗?”

    张良还以为他说沈默念出国那事,接道,“哎呀,各人有各人的理想,她想走出去,你也没理由拦着她不是。这俗话说得好,如果你爱她,就该谅解她。”

    仲泽佲重重的摇头,“不,我一点儿也不想谅解她,我想让她也爱我,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

    张良叹气,“唉,这事儿闹心的……你说你怎么不早说呢,她走那时候你要是留住她,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仲泽佲无奈道,“你以为我不想留住她?我想!我连做梦都想!可我就是不知道要怎么跟人家说,我怕我笨嘴拙舌的,反而引起她误会。”

    张良瞠目结舌的,“我说,兄弟,我真想把你现在这模样拍下来发给那哥儿几个看看,没得等会儿我跟人说仲大少为情所困,别人都不相信!”

    仲泽佲一把拂开他的手,怒道,“会不会好好说话!你要不会我马上走,以后一个字都不跟你多说!”

    说罢,真站起身来就要走,张良赶紧拖住他,“唉,别介啊!我好好说,好好说行不!”仲泽佲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坐下。

    张良招呼人进来把桌子收拾干净,又重新叫了一壶茶,慢悠悠的给仲泽佲斟了一杯,这才开口道,“泽佲,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这个状态是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