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爱情的样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5本章字数:2034字

    张良长长的叹了口气,“感情这个东西吧,真不能瞎碰,你一动心就得认栽。一个弄不好就得伤筋动骨,长年累月的都恢复不过来。当然,这是不走运的人。”

    仲泽佲黑眸幽幽的看着他,“那走运的人呢?”

    张良勾起唇角缓缓一笑,一脸的讳莫如深,“走运的人啊……那可就两说了,有的终成眷属,有的照样分开。”

    仲泽佲问,“既然都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分开?”

    张良浅浅的啜了一口茶水,菊花清香,枸杞甘甜,回味里却带着淡淡的苦涩。

    张良悠悠的笑,“你以为终成眷属就一定会幸福美满?哈哈,别逗了,生活又不是童话,哪那么多幸福给你啊。茫茫人海,两个人能有缘分遇见都应该感激上帝的成全,再说了,上帝也不能偏爱谁不是,凭什么给了你缘分还得负责你的幸福,这也太折磨人了。”

    仲泽佲肯定的道,“张良,你看看你这发言,说得头头是道的,不用猜我都知道,你一定经历过比我更失意的时候。”

    张良杯子一放,“嘿!我说你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哥们儿都扒开血淋淋的伤口来安慰你了,还这么不识相的往我的痛处踩。简直没良心!”

    仲泽佲拍着他胸脯哈哈笑,“你快算了吧!看你这一副游戏花丛的浪荡样,傻子都知道你心里没放下。你连自己的事都没想明白,还劝我呢,有空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儿吧。别哪天我跟那几个哥们说张良为个女人失魂落魄的,都没人愿意信。”

    张良痛心疾首的拍桌子,“仲泽佲,你还是我兄弟不是?踩我一脚还不够,还得再添一脚,这不能行啊!我得去找沈默念,让她别轻易回头,不然你还不得踩着我痛处埋汰死我。”

    仲泽佲好奇道,“你找她干什么?我的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张良一脸鄙夷的埋汰他,“兄弟,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啊,这刚才还嚷着做梦都想她回头爱你呢,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又变了?”

    仲泽佲疑惑的道,“我什么时候说想让沈默念回头了?自从她出国以后我两就没联系过了好不好?还让她回头呢,快拉倒吧!”

    张良“豁”的一声站起,“那你说的是谁?”

    仲泽佲犹犹豫豫的,俊脸上爬上一丝绯红,“是我们……学校里的……一个姑娘。”

    张良受惊不浅,“我去!你这变心也太快了吧?我怎么记得前阵子你还跟沈默念在这你侬我侬的,这一会儿的功夫,你怎么又……”

    仲泽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脸愁苦,“这也正是我矛盾的地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之前我也觉得自己很喜欢沈默念,可自从遇见她以后,我发现我错了。我非但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沈默念,甚至隐隐的开始反省自己从前的人生,究竟活得有没有意义。”

    仲泽佲懊恼的道,“我喜欢她,每天控制不住的想念她,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能联想到她,可是她却她说不想再见到我!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爱,所以只能在背后偷偷的打听她的消息,她身边的同学,朋友,几乎都被我问了个遍。可是到现在,我都再没有见过她。”

    仲泽佲问张良,“张良,我的痛苦你能理解吗?”张良挪了挪屁股,生硬的点了点头。

    仲泽佲取得了好友的认同,一脸欣慰,又接着道,“我以前觉得自己特别拉风,前呼后拥的一大群人跟着,一个个跟我称兄道弟的,可是现在,我很厌倦这种生活方式。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她能回过头来看看我,能发现我为她做出的改变。”

    仲泽佲说着说着声音弱了下去,一脸的委屈的道,“至于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我真的不强求,我只想她能别这么躲着我,讨厌我,就够了。”

    张良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举起一根手指对仲泽佲道,“兄弟,我服你,真的!我都快要佩服死你了!”

    仲泽佲伸出一根中指,啼笑皆非的问,“所以,你就是这样佩服我的?”

    张良看了看自己的手,瞬间反应过来,闷笑道,“刚才一时激动,给弄错了。”说完将中指按下,又重新比出一个大拇指,道,“这样才对。”

    仲泽佲一把打开他的手,忽而正色道,“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爱她?毕竟,我跟她认识的时间太短,连一个月都不到。可每次当我这样问自己的时候,我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仲泽佲看着张良,困惑不已,“张良,你说我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张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答非所问,“你先说说看,你对沈默念是个什么感觉?”

    仲泽佲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我很喜欢她,她提出的一切要求我都会尽力去满足,有时候默念不高兴了,我也会哄,但是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感觉。”

    仲泽佲揪着头发,双肘撑在桌上自怨自艾,“我现在真是无时无刻都想着何以晴,满脑子都是她,抓心抓肝的惦记着,什么也做不了。我知道我很无情,尤其是对默念……”

    张良否决道,“不是!泽佲,你不是无情,只是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爱情。”

    仲泽佲的双眼疾速闪过一道光芒,他慢慢抬起头,一字一字重复道,“真正的爱情?”

    张良重重地点头,两只漆黑的瞳孔深深的看着他,“是!真正的爱情!泽佲,你以为你爱默念,其实并不是,很多时候我们会对一个常期跟自己在一起的人产生好感,然后误以为那就是爱。但其实,那只是一时的好感,并不是爱!”

    张良道,“刚才我让你谈谈默念,你用了一个词‘喜欢。’泽佲,男人对于自己真正心爱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加以掩饰的,掠夺是雄性的天性,是不会轻易被改变的!”

    仲泽佲表情呆呆的,似懂非懂的样子,张良无奈的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