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我是如此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5本章字数:2034字

    仲泽佲摇头,张良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谆谆言道,“还不明白吗?就比如你刚才提起的那个女孩子,你每一次提到她,口口声声说的都是要如何如何去‘爱,’而不是说要怎样怎样去‘喜欢。’泽佲,你的确是喜欢沈默念,但你真正爱的却是现在那个女孩子。明白了没有?”

    仲泽佲纠结道,“不,不,不……我怎么能同时喜欢两个人呢……”

    张良恨铁不成钢的照着他后脑勺拍了一记,仲泽佲毫无防备的磕到了桌面上,捂着额头怒瞪着张良,“你干什么!”

    张良伸出一根手指戳他的额角,“可跟你说话怎么那么费劲呢?实在是个聪明人,为什么遇到个‘情’字就如此的不开窍!唉……”

    仲泽佲斜着眼睛瞟他,“你倒是说简单点啊,这一会儿说我喜欢沈默念,一会儿又说我爱何以晴的,我自己听了都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东西!”

    张良幸灾乐祸的笑,“哎哟,原来你还知道自己不是个东西?”乐完了,又一脸兴味的问仲泽佲,“原来你的新欢叫何以晴啊?哎哟喂,这名字一听就是个好姑娘。”

    仲泽佲立马接口,“那必须是个好姑娘啊,不然怎么能让我这么魂牵梦萦的难以忘怀。”

    张良看他一脸的得瑟,暗自摇头,“泽佲,不是哥们儿说你,你这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啥时候是个头啊?”

    仲泽佲情绪立时萎靡,“良儿啊,跟你说实话吧,虽然我觉着我这会儿确实有点病入膏肓,但是我还真不敢擅自行动。还是那句话,我怕自己不是真的爱她……”

    仲泽佲一锤胸口,痛声道,“我真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了!你说,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张良慢悠悠走到窗边,两手将厚重的窗帘一把拉开,刺眼的日光登时照了进来,一片片洒在桌上,带着灼人的暑气。

    张良望着桌面上的炎炎日光,若有所思的道,“泽佲,你的爱情就像是这一片暖融融的日光,而沈默念,就像是这一面碍事的窗帘,你不拉开它,就永远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美。若是一味的纠结于往事,只会徒增困扰,泽佲,人始终都要往前走的。”

    仲泽佲坐在那里怔怔的,毫无头绪,张良托起茶壶重新给他注了一杯茶,素白色的菊花飘在青花瓷的薄胎瓷碗里,反反复复,浮浮沉沉。

    张良郑重道,“泽佲,说实话,我并不觉得你有多爱沈默念。”仲泽佲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他,张良有一瞬间的怔忪,“至少,在你和她交往的这些日子里,你极少在我们这些发小面前提到她,像今天这样的借酒浇愁更是连一次都没有!”

    张良的声音轻飘飘的,如一片羽毛浮在仲泽佲耳边,“所以,你说你爱她,我是真的不相信!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喜欢,’像喜欢自己邻家的小妹妹一样的喜欢。人这一生,可以同时‘喜欢’很多人,像同学,朋友,同事等等……但是真正的‘爱,’却只有一次。”

    张良竖起一根手指头,指着仲泽佲心脏的位置,道,“泽佲,问问你自己的心,它究竟在想着谁?又假如,现在沈默念和何以晴同时站在你面前,你会选择谁?”

    仲泽佲微张着嘴,照着张良说的法子,闭上眼睛认认真真的去想,难以遏制的满心满眼都是何以晴。他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她笑眯眯的往他碗里舀排骨饭样子,第二次见面时,她一脸惊喜的问他“怎么是你”的样子。

    还有后来,她站在太阳地里怒气冲冲的瞪着他的样子,她被他一把扛起时满嘴愤骂的样子,她气势汹汹甩他一巴掌的样子,她冷冷淡淡的决定以后再不与他相见的样子……

    仲泽佲掏出钱包,手指徘徊在略拱起的一处轻轻抚摸,忽然发觉,他是这样的思念她,心心念念,魂牵梦萦。

    他恍然明白,原来,他是真的爱上了她!

    茅塞顿开!仲泽佲牵起嘴角,俊秀的脸庞上噙着一丝油然而生的浅笑。

    张良见他这副模样哪里还不明白,忍不住酸涩的念了一句古诗,打趣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仲泽佲笑意更深,凝在嘴角似一泓水,恁是温柔,然后说出的话却半点不留情面,“张良,我先走了,下次回请你。”

    说话的工夫已至门边,张良看他真拔腿就走,心里大骂了八百遍不讲义气。不过骂归骂,看他郁结顿开到底还是高兴的,但也不愿意轻易放过他。迈开腿跟在后面追着喊,“哎,哎,哎!你倒是先说说,下回是什么时候啊?”

    仲泽佲已到了走廊那边,见好友跟在后头气急败坏的,不由得回过头来,朗声道,“今儿的酒不错,改天我回请你。”

    说罢,腿一迈进电梯里去了,张良在后面捶胸顿足的骂,“枉费小爷我还跟在后头跑,这还没入洞房呢,就把我这媒人扔过墙了。老仲你个见色忘义的小混蛋,也不给句准话,改天到底是哪天啊……”

    张良还在那边一脸纠结呢,仲泽佲倒是神清气爽了,一出酒店便摸出手机给何以晴打电话,了了几个数字早已被他熟记在心。

    下午没课,何以晴索性躲在寝室里睡大觉,手机放在桌上,“嗡嗡”的响。何以晴蒙着头犹自不觉,还是对面床的的顾茜茜推了推她,才醒过来。

    陌生的号码里顺连着一串的六,她虽然没用过连号,却也知道这种号码必定要价不菲。何以晴揉了揉眼睛,忐忑的接起,“你好,我是何以晴。”

    仲泽佲听到电话那头温温柔柔的声音,心情亦是起起伏伏的忐忑到不行,半是犹豫半是紧张的道,“何以晴,你好!我是……仲泽佲。”

    那头人声一顿,连呼吸声仿佛都清浅了些,仲泽佲紧张道,“别别别……何以晴,你先别挂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