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网络辱骂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5本章字数:2053字

    两人一阵沉默,最终还是何以晴开口:“那个,你有什么事吗?”

    仲泽佲攥紧拳头,他人还躺在医院,结果这个女人一开口就有让自己进急救室的能力。

    “没事。”声音很是冷硬。

    何以晴心里有些难受,她干巴巴的回道:“哦。”

    仲泽佲扬手将自己手边的纸杯擦了出去,吓了身边秘书郑郎一跳,差点把手中的文件也一并扔出去。

    仲泽佲发现何以晴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克星。

    最后,仲泽佲声音带着冰凌茬子道:“你这两天不许出门,听见没有。”

    何以晴气的鼻子都歪了,这个人真是一点都没变,昨天的失意痛苦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吧!

    “仲泽佲,昨天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凭什么管我。”

    仲泽佲气结他骂道:“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你……。”

    回答他的是嘟嘟的挂断声。

    仲泽佲咒骂一声,看得旁边的郑郎胆战心惊。

    “仲总,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仲泽佲心烦意乱的将手机扔到一边皱眉问道:“查到是谁放得消息了吗?”

    郑郎正色道:“关于何小姐的事情,从昨天晚上十一点开始,一直发酵到今天上午七点,中间一直有水军推动,目前已经查到这水军是天宇公司名下,已经在对方沟通。”

    仲泽佲头痛的揉了揉额头吩咐道:“那些照片是故意拍摄,一定有人一直跟在那个蠢女人身后,给我将人找出来。”

    郑郎点头补充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跟拍的人应该和上次酒会上偷拍的记者,是一个人。”

    仲泽佲眼眸神色加深,嘴角扯出一个冷笑,是人是鬼,这次一定将你揪出来。

    郁玮梁到达何以晴住处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此刻何以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以前打开门看着神色紧张的郁玮梁有些莫名其妙:“玮梁,路上堵车了吗?”

    郁玮梁苦笑着将外套脱下来接过扑到自己身上的何以漠,叹道:“以晴,漠漠我们今天可能没办法出去玩儿了。”

    何以晴皱眉,她知道若不是出了什么事,郁玮梁不会食言的,她担心的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你的脸色不大好。”

    郁玮梁将带来的玩具交给何以漠对他说:“漠漠,你先自己回房间去玩儿一会儿,爸爸和妈妈商量点事情,好吗?”

    何以漠懂事的没有说什么,接过玩具往房间走去,不过关上房门后,竖起耳朵听着外面两个大人的谈话。

    郁玮梁拉着何以晴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道:“以晴,这两天你暂时不要出门,有什么事一定要提前和我说。”

    听着耳熟的话,何以晴更加确定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怎么了?”

    郁玮梁将手机递给何以晴,口中安慰道:“放心,我相信你以晴,不要为此有什么负担,我也让人去查这件事了,很快变回有结果。”

    何以晴结果手机,许久,脸色很是难看,最终挤出两个字:“胡扯。”

    《堕落的学者,出卖身体与灵魂》乍一看标题很是正经,以为是痛斥当今一些不正当的学术之风,但是仔细看内容的话,里面全是批评贬低何以晴的话。

    文章一开头先介绍了何以晴的身份,前任大学讲师,以前很受学生爱戴,但是后来莫名其妙辞职,去了郁氏工作,和郁氏老板关系牵着不清,接着有曝出何以晴和有妇之夫的杜氏总裁杜子恒关系暧昧。

    最后,又附上昨天晚上视频截图,说何以晴陪客户睡觉,将何以晴说成人尽可夫的BIAO子,恶语相向。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义愤填膺,表示从未见过如此不知廉耻之人云云。

    原来,昨天晚上不知道谁爆出来一个视频。

    视频内容中一个女人两个男人,其中一男一女拉拉扯扯,另一个男人去开房间,短短一段路程,就可以脑补一大片不堪入目的黄色文字,让人作呕。

    不巧,这三个人即使昨天的何以晴和姜总以及杜氏的赵经理。

    何以晴哆嗦着嘴唇道:“我和他们根本没什么。”

    郁玮梁心疼的揽过何以晴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慰说:“我知道,我相信你,我原本不想让你知道这些的,但是你有知情权。”

    “不过,你也不必因为网上这些言论影响心情,我保证,很快将这件事压下去,不要气坏自己。”

    何以晴闭了闭眼睛,将快要涌出来的眼泪逼回去,现在哭不能解决问题。

    其实网上被爆出来的不止这些,还有一些何以晴和各种男人亲密的照片,真真假假,让人眼花缭乱。

    很快,郁氏便受到消息,迫于公众的压力,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公司暂停了何以晴的工作。

    郁玮梁收到消息的时候,事情已经超出控制,所以他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此刻有些担心的看着何以晴。

    何以晴死死的攥着拳头,她扯了扯嘴角拍拍郁玮梁:“我没事。”

    现在众说纷纭,以前何以晴的学生又为她说话的,被水军喷回去,寡不敌众,很是惨淡。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这件事的热度过去。

    屋内的何以漠听到两人的谈话皱着小眉毛,爬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桌面弹出来的第一条推送消息就让何以漠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何以漠瞪大眼睛,小心脏都快被气炸了。

    虽然他有的时候觉得何以晴很笨,但是那是他的妈妈,他不允许别人这么说他。

    何以漠噼里啪啦的在电脑打起来,开始维护何以漠,但是对方水军似乎二十四小时盯着,只要一有为何以晴说话的,就给掐下去,一直掐的对方不感冒头才作罢。

    可见这次为了整治何以晴,对方下了大力气。

    何以晴气愤过后,对郁玮梁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自认清清白白,这些都是污蔑,早晚真相会回落是处。”

    郁玮梁摸了摸何以晴的头再次温柔的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以晴,这两天你以漠待在家里不要出去,我怕那些人不甘心的过来伤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