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你会后悔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5本章字数:2023字

    网络上关于何以晴的事情风风雨雨闹了将近一个星期,让广大吃瓜群众过足了隐。

    后来,杜氏官方发表申明,称何以晴何小姐与本公司赵经理并没有不正当关系,并且附上当初在酒店的完整资料。

    视频中,何以晴将那个赵经理送到门口就快步离开了,至于之后的画面并没有播出。

    显然,后来仲泽佲可看到何以晴在电梯哭泣的画面,以及和郁玮梁带着小以漠离开的画面,既是心疼又是生气。

    最终,他还是给杜氏施加压力,让对方澄清这件事。

    而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仲泽佲也找人说清楚,那些是P的,那些事真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的被拍的,说得清清楚楚,让人反驳不得。

    不过,中间仲泽佲还有一些私心,趁机会单方面将何以晴和郁玮梁的关系‘澄清’,称两人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郁玮梁那边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竟然没有反驳,而何以晴并不知道中间的猫腻,没有在意。

    杜氏总裁办公室,杜子恒大力的将文件甩向萧筱的身上,怒吼道:“萧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你招惹谁不好去招惹仲泽佲,你是不是嫌弃杜氏倒闭的不够快。”

    萧筱眼眶红了一瞬,随后抬手甩了杜子恒一巴掌笑道:“杜子恒,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若不是你整天拈花惹草,我至于这样吗?”

    “你!”杜子恒气的手在发抖,扬起手来就要照着萧筱的脸上糊上去。

    萧筱死死的瞪着杜子恒尖锐的说道:“杜子恒,你敢!”

    最后,杜子恒那一巴掌也没有落下来。

    “你说,你没事招惹仲泽佲做什么,这次若是和仲氏能够合作成功,你捅的窟窿就补好了!”杜子恒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萧筱凉凉的笑了:“杜子恒,你知不知道,何以晴是仲泽佲的人。”

    杜子恒猛地抬头,眼睛中满是血丝:“你说什么?”

    他怎么记得是郁氏那个小子在护着何以晴,而仲泽佲似乎没有和何以晴怎么接触过啊。

    “仲泽佲亲口对我说的,还能有错?杜子恒,到底谁招惹了仲泽佲,你清楚了吧!”

    杜子恒被这么一说,心里的火又起来了,他骂了一句烦躁的说道:“你少将这个锅退给我,萧筱这事是你自作主张闹出来的,你自己去收场。公司的财政漏洞你必须尽快不上,不然我也没办法保住你。”

    萧筱点了一根烟,看着窗外的发黄的叶子,笑了笑。

    “杜子恒,我要离婚。”

    仲泽佲处理完文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秘书敲门进来的时候,他正盯着手机发呆。

    “老板,沈小姐来了。”

    “不见。”

    没听见脚步声离开,仲泽佲抬头,下巴的胡茬在灯光下看得很清楚,更不要说眼睛里的血丝了。

    “怎么,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秘书缩了缩肩膀,犹豫了一下道:“沈小姐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出去。”

    那天仲泽佲从萧筱口中听到沈默念的名字,便知道此时八九与沈默念脱不了干系。

    于是让人顺着沈默念的那边的人际关系查下去,果然查到一个记者,姓罗。

    那个罗记者就是当初跟踪何以晴的人,甚至上次的事情也是这个罗记者的手笔。不过,说到底,还是沈默念的在背后指使的。

    沈默念听到秘书的转告之后,气的不行,可是上次她打了仲泽佲的秘书之后,仲泽佲狠狠地警告了她一番,她才有所收敛。

    沈默念很是不甘心,她看到何以晴一步一步的从泥潭走出来,简直咬碎了银牙,后来知道那个罗记者被查出来,她便慌了神。

    “泽佲哥哥,你为什么不见我。”沈默念最终还是无视秘书为难的神情,推门自己闯了进去,从而忽略了那几个秘书幸灾乐祸的神情。

    仲泽佲沉着脸发下文件,如同刀削一样的深邃五官此刻有说不出的含义:“谁让你进来的。”

    沈默念很是委屈,她扑倒仲泽佲身上,死死的抱住她,声音带着点哭腔:“我为什么不能进来,明明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子的。”

    “默念,我以为自己和你说的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放开。”

    “我不,泽佲哥哥你以前明明很爱我,现在也是,我知道你只是被迷了眼,我可以等的。”

    仲泽佲眼中最后一丝容忍也消失殆尽,他将沈默念的手扯下来,掐住对方的下巴,面色有些阴狠的问道:“默念,你告诉我,网上关于以晴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参与了。”

    沈默念一双水润的眼眸此刻有些躲闪:“她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你还在装傻?若是与你无关,萧筱怎么会提及你。”

    沈默念知道事情瞒不住,心中对萧筱有些不满,眼泪落到仲泽佲的手上,好像灼伤了谁的心。

    “就算是与我有关又怎样?何以晴那个女人什么样子,泽佲哥哥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知道,所以才不允许你在这样做。默念,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这次我暂且饶过你,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默念推开仲泽佲的钳制不甘心的问:“我哪里不如她,你告诉我啊,外貌学历我哪点不如她。”

    仲泽佲眼眸中闪过烦躁,当初他决定要追何以晴的时候,也疑问过,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何以晴。

    没有答案,爱便是爱了,没有理由。

    “出去。”

    冷冰冰的两个字,将沈默念打入地狱。

    “我不,你明明最喜欢的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仲泽佲,你这儿是在逼死我。”沈默念哭喊的竭嘶底里,精致的面容带着绝望。

    若是以前的仲泽佲绝对会忍不住心软,但是经历了许多事情,他知道若是自己在心软,事情回更糟糕。

    办公室寂静的落针可闻,沈默念的眼泪染湿了地板。

    “你会后悔的。”扔下这句话,沈默念转身离开,唯有脸上未干的眼泪还昭示着曾经的绝望与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