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玄妙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6本章字数:2024字

    网络上的事情暂告一段落,何以晴收到通知自己可以去上班了。

    何以晴当天做了一顿好吃的,来安慰在这场风波中受到巨大冲击的小朋友何以漠。

    何以晴盛好饭招呼何以漠吃饭,何以漠恋恋不舍的将手机放下问:“妈妈,爸爸这两天怎么没有过来。”

    那天郁玮梁走后,只有事情风波小一点的时候才过来了一次,但是匆匆忙忙的又走了,电话也很少。

    何以晴只当对方在忙公司的事情,毕竟这次事情的风波不小,可能对公司有什么影响。

    “这个,你爸爸可能有什么事情吧!”何以晴不大确定的说道,见儿子神色有些失望,她心里一堵,安慰道:“没关系,今天等我下班的之后,看看能不能和爸爸一起去接你放学,好不好?”

    何以漠终于开心了点,高高兴兴的吃完饭,上学了。

    何以晴打卡进了办公室之后,能感觉的到周围同事对自己的大量,但是她假装没有看到,依旧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中间何以晴去茶水沏茶的时候,听见两个同事的谈话。

    毕竟何以晴不是那么爱听八卦的人,或者说因为和周围同事相处的不是很好,何以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打算早早走开,结果却听到了关于郁玮梁的消息。

    “丽丽,你说我们郁总两天没来上班,不会真的让何以晴那个……咳,让她给气着了吧!”一听这语气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被喊作丽丽的女人闻言嗤笑出声:“让我说,我们郁总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何必吊死在她哪儿呢,人虽然长得好看,谁知道是不是一双玉臂千人枕的货。”

    何以晴攥紧拳头,忍住将手中的热茶泼对方脸上去的欲望,继续挺下去,不知道为什么郁玮梁两天没有来上班。

    “你小点声,让人听见了怎么办?哎,不过郁总到底怎么了。”

    “谁知道,不过听总裁办的那些人说,好像是老郁总回来了。”

    老郁总是公司的人对郁玮梁父亲的称呼。

    何以晴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端着茶,面色入场的走出去。

    看样子,郁玮梁这两天没有来上班,似乎是他父亲过来了。

    何以晴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偏偏实在这个时候郁玮梁的父亲回来了呢?

    对方若是看见网上那些舆论,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果然,晚上下班之后,何以晴给郁玮梁打电话,依旧是没人接。

    何以晴知道自己好像没有猜错郁玮梁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下班的时候,外面刮起了大风。

    天气逐渐入秋,空气也带着几分干燥,特别是在大风的天气,简直可以给你免费做一个杀马特造型。

    而当何以晴再次见到仲泽佲的时候,风肆意咆哮着,似乎想要将整个秋季的烦闷不悦发泄出来。

    扬起的衣角划过好看的弧度,不过对方精心打理的发型却被破坏了,虽然到不了杀马特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了。

    “上车,我送你。”仲泽佲隔着两步远,看着在风中有些瑟瑟发抖的女人。

    何以晴侧首:“不用。”

    “你若是在拒绝我,我就让你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其实是仲氏的少奶奶而不是什么郁氏见鬼的总裁女友。”

    何以晴一向拿霸道的仲泽佲没办法,这还在郁氏办公大楼前,虽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是还会有眼尖的人认出仲泽佲来。

    不知道为什么,何以晴忽然想起那天临走前,仲泽佲那个突如其来的一吻。

    “走吧。”

    何以漠没有等到他心心念念的爸爸,等来他妈妈和另外一位叔叔。

    黄小希戳了戳何以漠好奇的问道:“以漠,那个帅叔叔是谁?”

    “我妈妈的朋友。”

    黄小希小朋友奇怪的问:“你不是说今天是你爸爸妈妈接你吗?你爸爸呢?”

    何以漠烦躁的打开黄小希的小胖手:“我爸爸有事不行吗?”

    黄小希委屈的瘪瘪嘴,然后像是发现什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仲泽佲,然后在看看何以漠道:“诶,以漠你没发现你和那个帅叔叔长得更像吗?”

    何以漠起初并没在意,但是当何以晴和仲泽佲一起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黄小希一眼,对着小朋友道:“黄小希,我发现有的时候你并不是那么笨。”

    黄小希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哼声道:“何以漠你才笨,我不要和你玩儿了。”转身,小姑娘便跑走了。

    “以漠,你怎么欺负人家小朋友了,怎么跑走了?”

    大风呼啸,虽然不是很冷,但是飞扬的尘土也是很呛人的,何以晴将外套脱下来裹住何以漠。

    何以漠挣扎了一下,没用。

    结果,没等何以晴将何以漠抱起来,自己身上又被披上了一件黑色大衣,男人独有的冷香一下钻进了她的鼻孔,让她有些发晕。

    “我来抱着他,你回车上去。”

    何以晴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好意,更不用说眼前这个男人温柔起来,简直能把人溺毙。

    仲泽佲弯腰将何以漠抱起来,小孩子身子软软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将小孩弄疼惹哭,所以一开始仲泽佲身子有些僵硬。

    仲泽佲虽然常年坐办公室,但是身体锻炼一直没有拉下,薄薄的衬衫还可以看见鼓起的肌肉,没有人比何以晴更加知道这个男人的身材有多好了。

    但是仲泽佲肌肉紧绷,让何以漠也感到不舒服。

    其实他已经是大孩子了,完全不需要人抱着啊?

    真搞不懂你们大人的想法。

    何以漠趴在仲泽佲的肩头,伸出小手环住仲泽佲的脖子,轻轻的呼吸打在仲泽佲的颈间,让男人面色愈发僵硬。

    仲泽佲只是因为这个孩子是何以晴的,才会爱屋及乌,极力忽视对方身上流的另外一半血,谁知道当真正近距离接触这个孩子的时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联系与亲近之感。

    仲泽佲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一丝不对,但是很快他们走到车旁边,便忘记了刚才那种玄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