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我要订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6本章字数:2047字

    何以晴捂着脸,墨发散在肩膀上,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点红痕,让推门进来的仲泽佲看呆了眼。

    “滚出去!!”何以晴拉过被子,气急败坏的说道。

    仲泽佲反而笑眯眯的站在门口,没有生气,好脾气的说道:“累不累?不然我给你告假吧!”

    何以晴扔过一个枕头:“滚滚滚,不要烦我,麻烦你快点离开我的视线,好吗?”

    仲泽佲耸了耸肩道:“不要忘了,昨天晚上你主动,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他这么一说,何以晴当然想起昨天的乌龙,恨不得时光倒流,将昨天晚上的自己一枕头闷死算了。

    何以晴颓废的缩回被子里,心烦意乱。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原本好不容易下定决定和对方一刀两断,现在她动摇了。

    “你忘了昨天的事吧!”何以晴闷闷的说道。

    倚在门框的仲泽佲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中带上些戾气,深邃的五官在灯光下布满寒霜。

    脚步声逼近,让抽在被子里的何以瑟缩了一下,脸色发红,她还没穿衣服啊混蛋!!

    “女人,你听着,我不管你昨天是装傻还是真傻,既然你再次纠缠上来,就做好和我纠缠一生的准备,我绝对不会放手。”

    男人霸道的话语,让何以晴耳尖发烫,但是郁玮梁那温和的面容闪过,让何以晴升起一抹愧疚和羞耻。

    “仲泽佲,你什么时候才明白,我们早就不可能了。”何以晴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来,让人听着心酸。

    何以晴死死攥着被子,不让仲泽佲掀开,眼睛有些湿润。

    仲泽佲干脆连人带被子卷进怀里,下巴放在何以晴的头顶,胸膛振动:“我不明白,你六年前突然失踪我都没找你算账,你还委屈上了。”

    何以晴有些心虚,但是她想到那位老人倨傲的态度,以及迫人的气势,加上当时的情况,她没办法不妥协。

    “但是,我已经有郁玮梁了,而且,也决定和他订婚了。”当然,订婚什么的,都是何以晴瞎说的。

    仲泽佲听完直接炸了,他一把将被子掀开,将人压下身下,眼中酝酿着巨大的风暴:“你再说一遍?”

    何以晴猛地暴露在空气中,整个人缩了一下,但是考虑到两人若是真的在走到一起造成的后果,她咬牙道:“我没骗你,我真的要和郁玮梁订婚,我想过安稳的日子。”

    所以,仲泽佲忘了我吧!身带厄运的我,和你是没有好结果的。我六年前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六年后我不想在失去你。

    仲泽佲眼睛发红,他下巴掐住对方的下颚质问道:“我难道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何以晴,你到底有没有心?”

    何以晴拽着被子闻言笑了笑,那笑容刺痛了仲泽佲的双眼。昨晚他内心有多愉悦,现在就有多痛苦,心里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自己的心脏。

    “你以为那个郁玮梁还会要你吗?在明知道要订婚的情况下还不,还不知知廉耻的勾引别的男人,爬上我的床?你说,我现在给你照两张像,对方还会同意和你订婚吗?”

    何以晴瞳孔一缩,原本就破碎的心脏此刻更是被人仍在地上踩了几脚,一时间无法呼吸。

    说着,仲泽佲真的去开手机,何以晴尖叫一声:“不要。”

    仲泽佲冷笑不已,讥讽道:“怎么,这就不是你昨天晚上往我身上贴的时候了?何以晴,虚伪也要有一个限度。”

    何以晴慌乱的咬着头,眼泪好似崩溃一般,落在米黄色的床单上。

    看着床上的女人那么绝望无措,仲泽佲手指微微颤抖,他掐着何以晴的脖子,慢慢的用力:“若是你跟着我,我变不这样,好不好?以晴,答应我。”

    何以晴痛苦的闭上眼,原本灿若星辰的眼眸此刻却黯淡无光。

    “你就那么在意那个郁玮梁?”仲泽佲牙咬切齿的质问,在他看来何以晴明确的抵触是从提起郁玮梁开始的,所以便认为郁玮梁是两个人中间最大的一根刺。

    客厅吃饭的何以漠听见自己妈妈的尖叫声,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

    “坏蛋,放开我妈妈。”

    仲泽佲的手还放在何以晴的脖子上,但是却一直注意力道,没有伤害何以晴,但是何以漠不知道啊!

    何以漠直接扑过去,嗷呜一口,死死的咬住仲泽佲的胳膊,让仲泽佲嘶了一声,松开手。

    何以晴慌乱的将何以漠揽在怀里,母子两个人神相似的警惕的看着仲泽佲,让仲泽佲一阵心烦意乱。

    恰巧仲泽佲的手机响了,他便接通电话。

    听着那边的颠三倒四的话语,仲泽佲死死的皱着眉:“你在哪儿?”

    何以晴垂眸,感觉自己心里和针扎一样,疼,但是习惯了。

    “你不要动,我马上去接你。”仲泽佲看了何以晴一眼,深吸气,压下怒火:“我有些事情要马上离开,早饭已经做好了,记得吃。”

    说完,那地外套,转身离开了。

    “何以晴,你怎么了?”何以漠有些慌张,他伸出小手在何以晴的脸上擦拭,可是眼泪却越来越多。

    何以晴自己擦了擦脸,勉强笑道:“我没事,以漠去外面等妈妈,我收拾一下,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何以漠走出何以晴的房间,俊秀的笑脸紧绷着,若是有熟悉仲泽佲的人在场,则会发现两个人小时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何以晴快速收拾好自己,整理好心情,她习惯了,不是吗?

    她知道,刚才给仲泽佲打电话的,是沈默念。

    仲泽佲赶到酒吧的时候,里面没有几个人,所以一身白衣的沈默念便尤为的显眼。

    而沈默念旁边去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手臂不规矩的打在沈默念的肩膀上,沈默念喝的有些醉了,推开不得,只能任其吃自己的豆腐。

    “美女,你自己都在这里坐了一夜了,我也陪你坐了一夜,你是不是要奖励我一下?”

    沈默念其实还没有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她也知道身边的男人在打什么注意,厌恶的皱起秀眉:“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