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困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6本章字数:2013字

    何以晴将何以漠送到学校后,感觉浑身难受,昨夜太过疯狂,醒来后她也几乎崩溃,在孩子面前逞强的后果就是她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倒。

    连忙给车主道歉,何以晴脚步踉跄的走到候车亭,在椅子上歇息了一会儿。

    “喝点水。”温和的男声从头顶传来,何以晴猛地抬头,又是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晃了晃,就差爬椅子上了。

    穿着西装的儒雅男人低叹一声,将何以晴揽在怀里,拧开矿泉水,递到她嘴边。

    何以晴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玮梁,你怎么来了?”

    郁玮梁看着憔悴了不少,他面色疲惫,但是眼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今天早上原本想要去接你。”郁玮梁伸手擦掉何以晴嘴角的水渍,神色如常。

    但是何以晴却整个身子一僵,忽然有些心虚,她手指颤抖了几下,勉强的笑了笑,可是还是没说出话来。

    何以晴想,若是郁玮梁痛骂自己,她还好些,但是……

    郁玮梁继续说道:“不过路上堵车,我看时间估计你已经送以漠去上学了,所以直接来以漠学校门口接你了。”

    何以晴松了一口气,但是看郁玮梁温和的眼眸以及眼底的关心,心里便更加愧疚和难受。

    “玮梁,我……。”何以晴垂眸,想要和郁玮梁好好的谈一谈。

    若是没有昨天的事情,她还可以自欺欺人,和郁玮梁继续下去。然而,今天早上仲泽佲的话刺痛了她,她这个样子,还配得上郁玮梁吗?

    郁玮梁截住何以晴的话关心的问道:“我看你神色不怎么好?不舒服吗?不然今天休息一天,我陪你?”

    何以晴嘴边的话噎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只是感觉眼睛有些酸痛。

    “没事,我听说你这两天没有去公司?”

    “恩,我爸妈从美国回来,我要陪他们,抱歉。”

    何以晴失笑:“陪父母本来就天经地义,你和我到什么歉。走吧,不然上班迟到了,你大老板没事,我一个小职员就要被扣工资了。”

    郁玮梁牵起何以晴的手:“怎么会,谁敢为难老板娘,不想干了?”

    何以晴哈哈一笑,心里的苦闷消散了许多。

    阳光洒在两人的脸庞上,照亮了彼此的世界。

    另一边,一间茶室内,身穿汉服的女子优雅的为在座的两位男士斟茶,然后悄悄的退了出去。

    “好久不见,不知先生找我何事?”儒雅的男人端起茶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面色严肃的男人。

    “好久不见了郁声。”男人声音淡淡的,却给郁声带来了巨大压力。

    郁声发下茶杯看着窗外金灿灿的银杏树问:“是啊,数十年不见,先生与我都生分了许多。”

    “听说你这次回来,是因为玮梁找到女朋友,打算结婚?”

    提起自己的儿子,郁声脸上笑意真诚了许多,他微微颔首道:“是听说对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你知道玮梁眼光一向很高,能够让他看上并且这么看重的人,也差不到哪里去。”

    男人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哦?若是你真的这么想,为什么当初还会推那个孩子一把?”

    郁声嘴角的弧度浅了些许:“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先生。”

    被称之为先生的男人摇摇头:“那倒没什么,只不过我曾经与那个孩子有过几面之缘而已。”

    风扬起白色的窗纱,茶室的气氛愈加的凝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看来那份文件是先生给我的了。”郁声脸上重新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打破了这份沉默。

    先生点了点头:“效果不错,是吗?不然你也不至于急急忙忙的和你夫人回国了。”

    郁声:“先生为什么会那么为难一个女人?”

    “和你一样的理由罢了!”

    一样的理由?这就有趣了,他郁声为难那个孩子,无非是让对方离开自己儿子,而对方……

    郁声瞳孔一缩,看着神色淡淡的男人:“先生对贵公子还真是看中。”

    “不及你,今天喊你过来除了喝茶叙旧,还有一事要拜托你了。”

    男人将一份文件推过去:“这是报酬。”

    郁声拿起文件看了起来,越看越心动,他是一个商人,自然明白这份文件对郁氏的好处。

    前面提到郁氏现在到了发展的瓶颈,处境有些微妙,但是若是可以得到对方的帮助,那么郁氏很快就可以更进一步。

    “同为父亲,我理解先生的意思。”

    晚上,郁玮梁打算和何以晴去接何以漠,三个人一起去吃饭,两个人刚上车没多久,郁玮梁的电话便响了。

    “帮我拿一下手机。”郁玮梁在开车,虽然他自己也能拿出手机,但是他更喜欢和何以晴这么亲密的接触,让他感到很舒服和温馨。

    何以晴没有多想,从他上衣侧兜将手机掏出来。

    帮忙安好耳机之后,何以晴发现郁玮梁的脸色有些难看。

    “好,我知道了,我会回去。”郁玮梁难得冷着脸,说完后他挂了电话。

    “怎么?”

    郁玮梁笑笑:“抱歉,今天可能不能陪着你和以漠去吃饭了,我有点事要处理。”

    何以晴蹙眉问道:“没事,不过你还好吗?脸色比我还难看。”

    郁玮梁被何以晴的话逗笑了:“不用担心,我能处理的好。以晴,你相信我吗?”

    “什么?”何以晴有些不知所以。

    郁玮梁将车停到何以漠的校门口,侧首很是认真的问道:“相信我可以给你幸福,相信我们会一起白头偕老。”

    何以晴心中一颤,她略带忧郁的面容倒映在郁玮梁黝黑的瞳孔中,郁玮梁笑了笑:“以漠他们放学了,我就不过去了,你们照顾好自己。”

    何以晴张了张嘴,但是被郁玮梁的吻堵了回去。

    “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好吗?等我回来。”

    何以晴看着郁玮梁开车离去,心中一阵茫然,她总觉得,郁玮梁察觉到了什么,让她感到一阵无措和无力。

    而离开的郁玮梁陷入新的困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