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快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6本章字数:2021字

    “你说,你和那些女人都是逢场作戏,但是我心里难受啊!凭什么,我自己在家等着你的时候,你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回到家还嫌弃我这我那?谁给你的脸?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都让你吃了还是当屁放了?”

    萧筱说道最后已经话不成句,似乎将十年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杜子恒,你饶了我吧!我没有在一个十年陪你浪了。哪怕我爸妈打死我,我也不想在骗我了,我累了。”

    杜子恒怔怔的看着萧筱,今天的话给杜子恒很大的冲击。

    “我跟了你十年,房产证上也有我的名字,我拿一般的前不过分吧!公司的股份我不会动,我前不久捅下的窟窿我自己会想办法补上,不用你操心。这别墅我不要,你随意处置。”

    萧筱歇了一会儿,拿起包打算离开。

    “你去哪儿?”杜子恒拉住对方的手腕。

    萧筱轻笑了一下,神情说不出的疲惫凄凉:“我已经早就买好了放在,就在公司旁边,上下班方便。放心,我不会因为你而放弃我的工作,至少在杜氏,我当初也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不要看萧筱现在是杜氏总裁夫人,但是当初杜氏一度面临危机,她这个杜总的夫人也依旧陪笑脸出去应酬,所以她还是有两份本事的,不然也不会铁了心要离婚。

    萧筱离开了,杜子恒看着空荡荡的别墅,忽然将身前的茶几踹翻。

    杜子恒拿出手机喊上几个狐朋狗友开车去了酒吧。

    酒吧内,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疯狂的挥洒着自己的青春,随着音乐舞动着自己的身体。

    杜子恒拿着一瓶酒灌了下去,旁边的一个朋友推了推他的肩膀:“今天怎么不去包间了,这里乱七八糟的,喊个妞都上不了台面。”

    杜子恒烦躁的推开一个凑过来的妖娆女郎道:“滚蛋,兄弟今天喊你出来是喝酒的,不是让你们泡妞打Pao的。”

    那人嘻嘻哈哈的看着杜子恒笑着说:“怎么,今天又被嫂子教育,心烦了?”

    杜子恒嗤笑一声又灌了一杯酒:“你说,我给她钱让她随便花,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结果,杜子恒还等着朋友回话呢,半天没人搭理,睁眼一看却发现对方早就搂着一个女人亲上了。

    杜子恒骂了一句不靠谱之后,一个人泡着酒瓶子在酒吧大厅喝的烂醉,听着耳边让人心脏炸裂节奏感很强的音乐,以及形形色色的人,他咧着嘴笑了几声。

    “萧筱……。”

    不知不觉已经入冬,天气冷了许多,外面路上杨树的叶子已经掉光了,大雁南飞,人们依旧行色匆匆。

    “该买新衣服了,去年的衣服都穿着小了。”何以晴将去年的衣服找出来在何以漠的身上比划了几下。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何以漠受不了何以晴的碎碎念,跑去开门。

    “请问何以晴在吗?这里有个快递。”快递小哥笑的很是灿烂的看着何以漠。

    何以漠看了看他转身冲着屋里喊道:“何以晴,你又在网上买东西了?”

    何以晴将衣服放好:“没大没小,什么叫又,只是昨天刚买了一个锅,你要念叨我多久。”

    “你好,请问有事吗?”何以晴笑着问快递小哥。

    小哥被何以晴的笑容闪了一下,有些结巴道:“有……有您的快递。”

    何以晴有些惊讶,难道卖家这么给力,刚买的锅今天就到了?

    可是看包装也不像啊,两个巴掌大小,也装不下一个锅。

    “您会不会送错了?”何以晴将何以漠拉到身后,神色带了几分警惕。

    “没有啊,临水小区,三栋304,何以晴小姐。”

    何以晴莫名其妙的签字抱着小盒子回到房间,看着何以漠拿着一个小袋子嘀嘀咕咕的说着些什么。

    “以漠,你做什么呢?帮我拿一下刀。”

    何以漠看了她一眼,轻哼一声扭头不搭理对方。

    何以晴翻了一个白眼,臭小子年纪不大还挺记仇。不就是昨天翻到小家伙刚出生的照片,她哈哈大笑着说了句:“以漠你知道你当时多仇吗?我都不敢认你。”

    臭小子一晚上都没打理自己,哪怕她讨好的给他买了许多酸奶也理会自己,欺负自己老妈没人权哦!

    不就是仗着我宠你嘛!

    何以晴自己乐呵呵的找了一把剪刀,不过看到何以漠整天拿着那个小袋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要逗一逗自己儿子。

    先将剪刀放在一边,她趁着何以漠不注意将小袋子夺过来笑眯眯问道:“这里面装的什么,整天拿着魂不守舍的。”

    何以漠立马跳起来抢小袋子:“给我,何以晴你不给我,我就生气了。”

    何以晴笑嘻嘻的说道:“哟,你刚才不是就在生气吗?”

    仗着小孩子年龄小身高也低,何以晴完全一副包租婆的架势,拆开小袋子,发现里面装了张纸。

    何以晴不怀好意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这是什么?何以漠你老实交代,不然……。”

    何以漠真的急了,他上蹿下跳就是够不到那个小袋子,急的脸都红了。

    何以晴更加确定这个小袋子有情况了。

    不过,她还是很尊重何以漠小朋友的,将小袋子递给何以漠,看着小家伙紧张的样子,还挺好玩儿的。

    “不逗你了,不过你要告诉妈妈,你这里面是什么。”

    何以漠没忍住还是犯了一个白眼:“我不。”

    何以晴作势要抢过来,何以漠宝贝的护在怀里大喊道:“何以晴,我生气了!”

    将何以晴逗得哈哈大笑,这两天灰暗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不顾小以漠的挣扎,何以晴抱住何以漠亲了一口对方的小脸蛋:“没关系,妈妈不生你的气,不过不许早恋。”

    何以漠:“……”

    小爪子在何以晴的脸上拍了几下:“谁早恋了,我要去写作业,你去拆快递吧!”别烦我。

    何以漠抱着自己的宝贝袋子回到自己房间,悄悄的锁上门,将小袋子里的纸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