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6本章字数:2040字

    何以晴原先只准备了两个人的早餐,结果人数直接翻倍,她只好连忙在熬粥。

    郁玮梁站在厨房门口抱着双臂问道:“有需要什么帮忙的没有?”

    何以晴笑笑,眼底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她打了一个哈欠道:“不用,你去客厅吧,我自己就可以。”

    郁玮梁直起身走到何以晴身后,将她圈在怀里低声问:“昨天没休息好?想什么呢?”

    何以晴忙着熬粥没有理会郁玮梁的小动作,但是在客厅的仲泽佲将两人之间亲密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自然火冒三丈。

    仲泽佲站起身准备去厨房看看的时候,被何以漠拉住。

    “仲叔叔,你要做什么去?”何以漠绷着小脸,显然他对于这个两次三番‘欺负’自己妈妈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没事,我去帮忙。”

    “你会做饭?”

    仲泽佲脸色一僵,随后干咳道:“我可以去学,刚好向你妈妈取取经。”

    何以漠眼珠子一转对着仲泽佲笑了笑:“好吧,你去吧,我收拾一下书包。”

    眼看着厨房的两人就要亲上了,仲泽佲怎么能还坐得住,听见何以漠松口立刻起身走向厨房,自然也就没注意何以漠去的不是他自己的小卧室,而是何以晴的房间。

    何以漠悄悄的关上房门,在房间找了起来,最后在何以晴梳妆台最下面的一个抽屉找到那个快递盒子。

    何以漠眼中闪过冷光,看完那些照片,他觉得自己当初的猜测可能没错,不过妈妈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从中抽出一张照片,何以漠藏好,又将照片盒子放回原处,悄悄的溜回客厅。

    显然,厨房的三个大人谁也不知道何以漠做了什么‘好事’。

    看着两个男人针尖对麦芒,总是在帮倒忙,何以晴沉着脸将勺子扔到一边:“你们两个,出去。”

    仲泽佲和郁玮梁对视一眼,同时冷哼一声,但是看到脸色漆黑如墨的何以晴,两人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去。

    “我觉得仲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打扰以晴了。”郁玮梁看着对面的仲泽佲,眼中没有了平常的笑意,反而布满寒霜。

    仲泽佲深邃的五官愈发的锐利,他眼神有些咄咄逼人,语气也是愈发冷酷:“郁先生真是说笑了,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郁玮梁微笑:“资格?我看仲先生才是说笑了,我是以晴的男朋友未婚夫,有男人缠着我的女朋友未婚妻,我难道不应该出面吗?”

    仲泽佲眼神酝酿着暴风雨,死死的攥着拳头,他怕自己忍不住挥出去。

    “只是这些?你们关系还不稳定吧?只是订婚又不是结婚,一切都充满了变数,郁先生你说是吧?”

    两人眼神交锋,一时间气氛压抑到极致,周围可以称得上电闪雷鸣。

    “我奉劝仲先生一句,过去的还是不要过得的惦念,不然痛苦的只会是你自己。”

    仲泽佲勾唇笑道:“哦?刚好我也奉劝郁先生一句,不是自己的就不要惦记,不然……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剁手。”

    当何以晴出来的时候,两人坐在餐桌的两边,沉默不语,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何以漠低头玩着何以晴的手机上的游戏。

    客厅只能挺近叮铃铃的游戏声。

    “好了,吃饭吧!”

    幸亏那个两个男人没有在吃饭的时候闹出什么幺蛾子,不然何以晴真的受不了会直接爆炸的。

    结果,到了楼下的时候,两人个人一人拉住何以晴的一个手腕,请何以晴去自己车上。

    何以晴翻了一个白眼,甩开两个人极力保持平静:“玮梁,你带着以漠先生车,我一会儿过去。”

    郁玮梁闻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仲泽佲脸色苍白了一瞬,但是还是保持基本的风度,没有当场发作。

    直到何以漠和郁玮梁上车,何以晴才拉着仲泽佲走到一个站牌后面,挡住车内郁玮梁何以漠两人的目光。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仲泽佲,你听不懂人话?”

    仲泽佲忍了忍,开口说道:“我想要什么你自己知道,以晴,我们重新开始不好吗?你不喜欢那个郁玮梁,为什么要勉强自己?”

    何以晴甩开仲泽佲手讥笑道:“我喜欢谁你知道吗?不要在缠着我了,你身边有了别的人,这我说过吧!你不用急着否认。”

    何以晴抬手打断中仲泽佲想要辩解的话:“你敢说你没有别人?”

    仲泽佲想说自己这六年一直在她,身边没有别的人,可是蓦然想到上次醉酒后和沈默念那不清不楚的一夜,顿时有些心虚。

    何以晴笑笑,眼底带着挥之不去的凄凉和悲伤:“你看,你没有勇气以及底气承诺承认不是吗?就这样吧!我已经决定结婚了,若是可以,到时候我会发请柬给你,再见。”

    仲泽佲伸手想要拉住何以晴,但是何以晴用力打开他的手,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

    仲泽佲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何以晴上了郁玮梁的车,车窗上升的时候,他看见郁玮梁微笑着在何以晴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离自己而去。

    “抱歉,我没想到今天他会来。”车内,何以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有些细小的伤口。

    天气凉了,也干燥了许多,因为这六年她过得并不如意,最开始那几年她一天连轴转打好几份工,身上的伤口就没断过,特别是手上的上。

    到后来,没到秋末初冬的时候,她的手就开始蜕皮皲裂。

    郁玮梁捂住何以晴的手指,放到嘴边吻了吻,然后又亲了亲两人中间的何以漠笑道:“一家人,说什么抱歉。”

    “以晴,我说过自己不介意你的过去,毕竟谁没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我在意的是,你的未来。我希望,你的未来和我,紧紧相关。”

    何以晴垂眸微笑:“当然。”

    郁玮梁嘴角弧度加大,将何以漠揽在怀里,带着何以漠,将母子两人环抱住:“我希望我们一家人以后可以开开心心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让他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