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当你爸爸,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7本章字数:2023字

    何以漠听见开门声,穿着小拖鞋哒哒哒跑出来,看见仲泽佲抱着何以晴往卧室走去。

    何以漠皱起小眉头不高兴的问:“你又欺负我妈妈了?”

    仲泽佲低头看了何以漠一眼没说话,将何以晴轻轻的放在床上对着身边的小孩儿道:“先别说话,我先照顾一下你妈妈,饿了去定外卖,客厅茶几下面有外卖电话。”

    何以漠瘪了瘪嘴,轻哼一声扭屁股跑到客厅定外卖去了,要知道他已经饿得不行了。

    仲泽佲拿了温热的湿毛巾,给何以晴擦了擦脸,帮她把外套脱下来,将散在脸颊的墨发拨到耳后。

    当仲泽佲弯腰在何以晴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的时候,何以晴眼睫毛颤了颤,眉头不自觉的皱起,仲泽佲轻笑一声,最后在她的嘴唇上吻了吻,起身离开。

    听见关门声的时候,何以晴才幽幽的睁开眼,目光无神的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后来她模模糊糊的听见客厅的声音,之后再也顾不得睡了过去。

    客厅内,何以漠面色严肃的看着仲泽佲:“从实招来,你对我妈妈做了什么?”

    仲泽佲想笑,但是顾忌小孩子的自尊心,他还是给力的忍住了。

    “做了……你们小孩子不懂的事。”这个回答就坏多了,要知道作为少年老成的代表,何以漠小朋友最讨厌别人说他年纪小,不懂一类的话了。

    “骗人,你若是不告诉我,我就不告诉你妈妈为什么讨厌你.”

    恩?仲泽佲挑了挑眉:“你妈妈讨厌我,怎么可能。”

    何以漠轻呵一声嘲笑道:“自欺欺人。”

    父子两人面对面僵持着,准确的说是何以漠自己一个人僵持着,仲泽佲若是想要套话,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毕竟就算何以漠再聪明,终究是一个孩子,比起老狐狸仲泽佲还差了许多,更不要说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基因在那里摆着呢!

    仲泽佲开门将外卖摆在桌子上,嘴角有些抽搐,让小混蛋定外卖就是一个错误,那红彤彤的是什么鬼?

    何以漠到时目光发亮的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平时何以晴就算爱吃辣,也顾忌小朋友的身体,一个星期大吃一顿就不错了,不会让何以漠多吃。

    就在何以漠摩拳擦掌打算开饭的时候,就看到疑似他亲身父亲的男人慢悠悠的将那些饭菜收了起来。

    “你干什么!”何以漠成功炸毛了,内心藏着的吃货之魂熊熊燃烧。

    仲泽佲微笑:“替你妈妈监督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星期被禁止吃辣椒了。”

    何以漠气的小脸通红:“讨厌鬼!”

    仲泽佲径自拿出手机另外定了几份外卖,都是有名的大酒店的饭菜,距离这个小区也不远,没一会儿便送过来了。

    仲泽佲掰开筷子问:“你不吃?算了,吃不了就扔掉好了!”

    何以漠磨磨蹭蹭的走到餐桌前生气道:“浪费粮食可耻。”

    “那何以漠小朋友,你可以吃饭了吗?为了不可耻的浪费粮食。”

    仲泽佲见将小孩子惹恼火了,亲自弯腰将小孩儿抱上凳子,给何以漠摆好碗筷:“吃吧!吃完了我们在说。”

    因为自己心爱的麻辣小龙虾离自己而去,何以漠吃饭的兴致不高,随便扒拉的几口完事。

    仲泽佲也没心思吃饭,他将剩下的方才放进冰箱看着何以漠问:“你睡前有和牛奶的习惯吗?”

    何以漠摇摇头:“我不喜欢喝牛奶,但是我喜欢喝酸奶。”

    仲泽佲打趣道:“和我一样,不然你叫我爸爸,怎么样?”

    何以漠一愣,随后低下头把玩自己的手指,假装没听到。

    倒是仲泽佲拿了两盒酸奶递给何以漠一盒,蹲下身很是认真的问:“何以漠,让我当你爸爸,好不好?”

    仲泽佲当初调查过,郁玮梁虽然称是何以漠的父亲,但是他和何以晴六年前根本没什么交集,也就是这半年何以晴回到京都,去郁氏上班之后才认识的。

    所以,无论如何,郁玮梁都不是何以漠的亲生父亲。

    相反,无论是从长相习性,还是年龄来说,到时自己更符合何以漠亲生父亲这个身份。

    哪怕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遐想,都让仲泽佲感到热血沸腾。

    “以漠,我当你爸爸,好不好?”仲泽佲的大手放在何以漠的膝盖上,声音带着迫切以及恳求。

    何以漠抬头直视仲泽佲,两人目光相撞,微妙的感觉在心头蔓延。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缘故,两人此刻读懂了对方眼神中的意思。

    何以漠低声道:“我拒绝。”

    仲泽佲一愣,随后他站起身,高大的身躯完全将何以漠小小的身影罩住,让何以漠有些害怕。

    仲泽佲弯腰将何以漠抱起来走到沙发边坐下很是认真的问:“为什么?你可以让郁玮梁当你爸爸,我不行?”

    然后,仲泽佲补刀道:“哦,对了你不是问以晴为什么会哭的睡着吗?这可不是我的原因,是因为郁玮梁和你妈妈分手了,所以她才会难过。”

    “不过,你们放心,还有我。我可以照顾你们母子,比郁玮梁做的更好。”

    何以漠很是惊讶:“爸爸妈妈分手了?”

    仲泽佲见何以漠还是称呼郁玮梁‘爸爸’,不悦的皱眉点了点头。

    何以漠坐在仲泽佲修长有劲的大腿上:“为什么?”

    仲泽佲猜到了七分,但是并没有对何以漠说:“我怎么知道。”

    何以漠再次轻哼出声:“骗人。”

    仲泽佲叹气:“好吧,我骗人,但是你先回到我的问题,你为什么拒绝我当你爸爸?”

    何以漠小手打在仲泽佲的脸颊,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你总是让我妈妈伤心。”

    “更重要的是,你不能一心一意的爱我妈妈。”

    仲泽佲为自己喊冤:“我对你妈妈绝对是一心一意的,对你也很好,为什么这么评论我?”

    何以漠挣扎的跳下仲泽佲的大腿:“你拈花惹草,风流无情,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是真正的爱我妈妈?”

    拈花惹草?风流无情?这锅盖的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