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面试新工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7本章字数:2055字

    郑清不在意的挥挥手:“没关系,诊所内除了贾大夫,只有我们两个,你不要紧张,我们一起过去吧!贾大夫现在应该起床了。”

    于是三人一起往诊所方向走去,期间善谈的郑清和何以晴相谈甚欢,将诊所内大致情况和何以晴交代一下,也算是偷偷的开小灶了。

    那位贾大夫,是诊所的主人也是法人,全名不知道,郑清和关叶川都称呼对方为贾大夫。

    现在诊所成员也就三个,贾大夫,郑清以及关叶川。

    郑清和关叶川他们是刚毕业的学生,两人在学校期间便谈起恋爱,从大一到大四,又到研究生毕业。

    他们的导师把他们两个推荐给贾大夫做助理,但是因为他们实践经验不够,没办法成为医师,只好在招聘一位,刚好何以晴出现了。

    “贾大夫虽然看着有些古怪,但是为人其实很好,也很照顾我和叶川,你面试的时候不要怕,我觉得晴姐你很厉害的。”

    路途不长,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快速拉进。

    何以晴已经三十岁了,而郑清和关叶川是27岁,看着充满活力的郑清,她有些羡慕,原来,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了啊!

    时间过得真快啊!

    “晴姐?”郑清停下脚步,看着愣愣的还在往前走的何以晴有些不解。

    何以晴回过神才发现原来自己走过了,诊所已经到了。

    红星路和平安路交叉口往南,像是一条古街,周围的建筑似乎都有些年头了。

    一路走来,何以晴看见了好几件茶楼棋室,以及玉石店和古玩店,甚至还有穿着马褂打太极的老人,文化气息很浓。

    光曦心理诊所。

    六个大字用毛笔写的,还是繁体字,有一种挥斥方遒的意味,大气不是洒脱,看得出主笔之人是一位难得的方雅之士。

    “这字是贾大夫自己写的,当初我看的时候都没看懂。”郑清嘟着嘴唇,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心理诊所开在类似古玩街的地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诊所单独占了一座小阁楼,有三层。

    “第一层平时是我们助理呆的地方,接待客人。第二层是治疗室,没什么特别的,第三人是贾大夫的私人空间,不允许我们私自上去。”

    郑清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好了,晴姐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和叶川回去收拾一下马上赶过来,加油啊!”

    关叶川一路上没怎说话,脸色也淡淡的,走前对着何以晴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

    何以晴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她站在客厅中间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不远处有一排书架,何以晴眼睛亮了亮,她抬头看了一眼头上,没忍住走了过去。

    然后何以晴惊讶的瞪大眼眸,从眼底的亮光就可以看出她的欣喜和惊讶。

    手指划过一排排的书,强忍住翻开浏览的欲望,何以晴眼睛亮晶晶的。

    若是以前她只是想要因为钱留下来,那么这些书则是她必须留下来的理由。

    何以晴当初在京都大学当情感专家时,她曾经特意去图书馆借了几本书,那都是平时想买也没不到的,谁知道这里的书也那么珍贵,有的可以称之为孤本都不为过。

    而那位贾大夫竟然可以将这些书大大方方的放在客厅,任人观看浏览,怎一个大气了得。

    何以晴越想眼睛越亮,手指不住的摩擦那些书籍。

    “你很喜欢看书?”

    “啊!”何以晴吓得往后蹦了一下,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一位头发黑白的老人背着手,阴沉着脸庞,目光阴霾的看着何以晴。

    老人家年纪在五六十岁中间,虽然个头有些矮小,但是脊背挺的比值,自有一番风度。

    何以晴慌乱的摆摆手道歉:“啊,那个抱歉,我只是看一看,并没有拿出来,若有冒犯之处,请见谅,对不起。”

    那位老人没有理会何以晴的道歉继续问道:“你喜欢看书?”

    这一会儿何以晴也冷静下来,能够出现在这诊所的人,现在估计应该只有那位贾大夫了吧!

    “是,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经常去图书馆找一些书看,后来毕业后隔了几年回到母校任教的时候有看了些,书总有自己的独特的魅力让人沉醉。”

    老人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背着手转身往回走:“你是郑丫头昨天晚上联系的那位应聘的人吧?”

    何以晴点点头:“是的,请问您是贾大夫?”

    贾大夫摇头晃脑的往楼上去:“什么大夫不大夫,跟我过来。”

    何以晴手心溢出些冷汗,但是还是暗自给自己打气。这位先生虽然脾气古怪,但是人不错。

    何以晴,加油。

    两人来到二楼的治疗室,房间布局类似茶室,屋内铺着厚厚的地毯,开着空调,温度刚刚好。桌子上放着紫砂壶,以及散落的一些枣干零食。

    “坐。”贾大夫自己慢悠悠的拿起茶壶泡茶。

    简单粗暴的扔进茶叶然后倒上热水,贾大夫端着茶回来:“听郑丫头说你曾经在一个诊所当了五年助理?”

    何以晴跪坐在地毯上,双手放在矮桌上慢慢攥紧:“是,不过虽然是助理,但是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让我受益很多。”

    贾大夫点了点头:“这里一份试卷,你写写看,不要紧张。”

    何以晴双手接过那张纸和笔,然后低头写起来。

    贾大夫一个人吃着枣干喝着茶,不言不语,也没有看何以晴,反而去了桌子另一头,留给何以晴足够的空间。

    何以晴低头沉思,幸好贾大夫给她出的题是案例题,若是真的是纯理论,那就完蛋了。

    只有两道题,案例有些偏,但是好在何以晴五年也不是白混日子多多少少见过听过,很快就写完了。

    贾大夫看着试卷,许久才点头道:“可以了,你今天就开始上班吧!工资郑丫头和关小子会告诉你。”

    从称呼中便可以看出三人其实关系不错,何以晴松了一口气,很是欣喜的起身鞠躬道:“谢谢贾大夫。”

    贾大夫摆摆手:“这里没事了,客厅里的书你随意,只要不弄脏弄坏就好,若是拿回家看也行,只要第二天记得带回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