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失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7本章字数:2033字

    沈默念靠在座椅上,神情满是慌张,眼泪粘在睫毛上,整个人楚楚可怜,她不断地呓语,请求仲泽佲原谅她。

    仲泽佲此刻很是担心沈默念的伤势,同时也很自责,若不是他一味的躲避沈默念,对放也不至于情急之下跑到地下停车场拦自己的车。

    当时灯光太过刺眼,再加上出口处的灯坏了,有些昏暗,他根本没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

    “以漠,不要睡,马上就就到了,到了。”一边说着,仲泽佲快速的掏出手机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准备好救人。

    沈默念费力的睁开眼,嘴唇苍白不带一丝血色:“泽佲,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仲泽佲用力的踩着油门,一路超了不知道多少红灯,后面警笛示警,示意仲泽佲停车,但是仲泽佲一味的向前冲,将交警甩在后面。

    “别说话,我原谅你,不怪你,默念,坚持住。”

    仲泽佲重重的锤了一下方向盘,眼底的焦急丝毫没有掩饰,手中的血迹染红了浅灰色的方向盘套,仲泽佲感觉血液在凝固。

    看着仲泽佲这个样子,沈默念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缓缓的合上眼眸,不再说话。

    很快,医院便到了,已经有医生护士在等待,看着被推走的沈默念,仲泽佲无力的想要捂住脸,但是看到受伤的血迹,心中有些涩然。

    “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头也不抬低头看病历:“病人没事,只是受到轻微撞击,有些脑震荡,虽然出血量比较大,但是都是外伤,万幸没有伤及内脏,留院观察几日再说。”

    仲泽佲舒了一口气对着医生道谢,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休息。

    没一会儿沈默念便被推出来,眼眸紧闭,没有往日的骄傲和神采飞扬,让仲泽佲愧疚不已。

    沈默念被安排到高级病房,只有仲泽佲陪床照看。

    看着自己一身的血迹,以及昏迷不醒的沈默念,仲泽佲低叹一声让秘书给自己送换洗的衣物过来。

    何以晴提前在一个菜市场下车,距离她住的地方也只有一站路,走路也不远。

    因为就今天成功面试成功,所以她打算买些菜坐一桌好吃的,犒劳自己,也是为了庆祝,当然,也有对仲泽佲这两天对她的帮助的感谢。

    何以晴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屋里冷冷清清的,还没有人回来。

    何以漠他们下课应该是六点半,这个时候应该快到家了。至于仲泽佲什么时候回来,她不知道,不过看这两天的时间,因该也不算晚。

    洗菜的时候,听到门响,何以晴面带微笑探出头,发现是何以漠,直接喊过来让他洗菜。

    何以漠换好鞋,看到厨房一个盆子里‘垂死挣扎’的大鱼,留着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它问何以晴:“今天晚上我们是辣子鱼?”

    何以晴拍了拍何以漠的小脑袋笑笑:“美得你,去洗菜,清蒸鱼。”

    何以漠有些失望,但是他也注意何以晴买了许多菜和肉,狐疑的看了何以晴一眼:“怎么今天舍得买这么菜,竟然还有虾!我不管,何以晴我要吃麻辣小龙虾。”

    何以晴这个到没有拒绝,她轻哼着歌,干脆利落的将那条鱼宰杀,去水槽旁边冲洗。

    “你遇到什么好事了?”竟然还唱上歌了。

    何以晴心情好的不得了:“我找到工作了,福利不错,可以将你养的白白胖胖,我们也不怕喝西北风了。”

    洗好鱼,何以晴去切姜,她忽然停住问何以漠:“以漠,我们这两可能要搬家了,我打算在我工作的附近找一个房子,离你学校不远。”

    何以漠倒没什么一件,方正不高兴的又不是他,心塞的也不是他。

    “好啊,对了,我们快要举行秋季运动会了,你去参加吗?”

    何以晴盖上锅盖,拿起洗好的菜:“什么时候?”

    “下星期四。”

    何以晴歪了歪脑袋:“今天星期几?”

    “……”

    何以漠踩着小凳子甩了自己老妈一脸水:“今天星期三。”

    何以晴松了一口气:“可以啊,不过你参加什么项目了吗?”

    “400米。”骄傲的挺胸。

    何以晴笑了起来,弯着眼睛,抹去脸颊上的水珠:“好呀,我家以漠是男子汉,一定可以拿第一。”

    “那是。”

    母子两人一边说一遍笑的将饭菜做好,看着桌子上摆的满满的饭菜,两人很有成就感。

    因为顾忌家里另外一个人的口味,菜一半辣一半不辣,看着很是可口。

    时间已经到了八点,何以漠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麻辣虾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啊?”

    何以晴看了看表,蹙眉道:“再等等。”

    何以漠直起身生气的在沙发上蹦了蹦:“你给仲叔叔打一个电话吧!”

    何以晴一愣,恍然回神,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何以漠看不下去,直接跑过来抢过手机,将电话拨了出去。

    许久,何以漠不高兴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

    “没人接电话。”

    何以晴‘啊’了一声,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何以漠面色有些失望,不甘心的再次拨了出去,何以晴阻止不及。

    这次手机在最后快被挂断的时候被接通了。

    何以漠精神一震,连忙发问:“仲叔叔,你什么时候来?我和妈妈做了好多吃的,我好饿啊!”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撒娇之意,再加上小孩子声音脆,让人一听,心都能软成水。

    可惜,那边传来的消息并不能尽人意。

    何以漠听出声音不是仲泽佲的,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拿着仲叔叔的手机?”

    一旁的何以晴心里忽然一提,将电话接过来,便听到对方说道:“我是仲总的秘书郑郎,不好意思,仲总今天有事,恐怕不能回去了。”

    何以晴张了张嘴,感觉喉咙有些胀痛:“哦,好的,谢谢。”

    说完,啪的挂了电话,何以晴吸吸鼻子:“我们自己吃吧,不用等他,他今天有事。”

    何以漠不高兴的撅了噘嘴,哼了一声自己跑到餐桌前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