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拆开的纸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7本章字数:2067字

    郑郎将手机掏出来:“有,您看看。”

    翻开来电记录,看到自己想看的名字,仲泽佲眼中满是笑意,整个人也柔和了不少,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他。

    于是,仲泽佲再次将饭盒塞回秘书郑郎手中,很是严肃的说道:“我发现自己还有东西忘家里了,你先将饭送到病房。”

    郑郎拦住仲泽佲很是正直的说道:“老板!!我可以帮你回家拿东西,我觉得沈小姐不见得喜欢见我。”

    若是那个黑寡妇知道仲泽佲离开了,留自己照顾她,绝对会发飙,自己才不去找那个气受呢!

    仲泽佲不知道对方心里的弯弯绕绕:“我说的又不是昨天你回去给我拿衣服的别墅,是我家!我家!懂么!”

    郑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知道是你家,以为我瞎啊,看不见昨天来电显示是‘老婆’两个字,不然他至于说仲泽佲有事这个借口吗?要是普通人他绝对会告诉对方自己老板没空!

    不过,郑郎还是苦着脸表示:“老板,沈小姐那边?”

    仲泽佲多少还是了解沈默念在自己下属心中的形象,尴尬的咳嗽一声很是严肃道:“这个月奖金翻倍!”

    郑郎立刻面带微笑的对着仲泽佲保证道:“没问题,老板一路顺风。”

    “哦,对了昨天老板娘打电话过来问的时候,我说您有事耽搁了。”

    仲泽佲一脸‘你很上道’的表情,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谢谢,年终奖也翻倍。”

    心里比划了一个V字,郑郎一脸谦虚的表示‘这是我该做的’。

    然后仲泽佲毫不犹豫的迈进电梯,对着自己秘书挥了挥手,一点也不留恋的离开医院。

    而郑郎则是苦着脸,去敲响了沈默念的病房门。

    仲泽佲回到家的时候,何以晴早就去上班了,家里没人。

    有些失望的仲泽佲叹了一口气躺在沙发上,然后听见自己肚子的响声。

    他昨天晚上没吃饭,今天早上也没吃,快饿成干儿了。

    仲泽佲没有想到何以晴那么勤快,今天也出去找工作了,还以为他能吃上早饭呢!

    仲泽佲并不知道何以晴已经找到工作,并且暗搓搓的计划搬出去呢!

    仲泽佲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厨房挪动,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

    当他打开冰箱的时候,被里面丰富的菜给惊讶到了。

    何以晴苦日子过惯了,并没有觉得吃剩菜有什么不好。毕竟对于她来说,有吃的就不错了。

    所以昨天晚上的菜都被她留了下来,盘子上糊上一层保鲜膜,防止饭菜窜味,排列好,放在冰箱。

    仲泽佲眼睛闪了闪,他自然猜得出来,这菜是昨天晚上做的,因为大早上的,何以晴没必要做那么多菜。

    想到自己错过了和何以晴何以漠母子俩一起吃大餐的机会,心中有些懊悔,毕竟这大餐是何以晴做的啊!

    好后悔昨天自己为什么眼瞎,竟然没看见沈默念,连累沈默念进医院就不说了,还过了和何以晴缓和关系的机会。

    端出一盘菜,房间旁边的微波炉热一热。然后,他发现锅中还有粥,还热着。

    仲泽佲心中更是温暖,若是何以晴在身边,他一定压着她狠狠的亲吻,感受对方的柔软的唇瓣。

    菜虽然散了一些味道,但是还是很好吃,配上一碗热粥,简直不要太好吃。

    吃饱喝足之后,仲泽佲很是满足,他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何以晴,并写道:菜很好吃,粥也很好喝,谢谢亲爱的。

    何以晴没有恢复,仲泽佲哼了一声,又给她打电话,结果快速被挂断。

    仲泽佲气的眼睛冒火,但是想到若是现在何以晴在做重要的事情,挂断电话也是情有可原的,心里的火瞬间被他自己的安慰浇灭。

    随后,仲泽佲撸袖子打算将碗筷收拾掉,然后在联系何以晴。

    擦了擦手,看着反光的碗,仲泽佲满意的点点头,打算离开厨房。

    脚不小心踹翻了垃圾桶,幸亏里面没有太多东西,仲泽佲将垃圾桶弄扶起来,目光扫过地上的几个纸团,眯了眯眼睛。

    将纸团拆开,里面的字迹很是清秀,仲泽佲认出来,这是何以晴写的。

    ‘锅中有粥,你回来热一热吧!菜放冰箱了,上面是不辣的。’

    ‘你回来后将饭菜热一热,虽然是昨天晚上做的,但是味道还可以。’

    ‘你……没事吧?我……。’这一张没写完,就被画花了。

    ‘啊……烦死了,仲泽佲你个混蛋!’这一张被划烂了。

    仲泽佲身后摩擦了着便利贴上面的字迹,笑出声。

    何以晴,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撩拨我。

    仲泽佲小心翼翼的将纸团铺好捋平,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翻开床头柜的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本相册。

    仲泽佲很是珍惜的打开相册,第一张便是一对男女穿着学士服闭着眼亲吻的模样,背后是来来往往的学生,甚至还有人笑着调笑两人的,鼓掌的,祝福的。

    那天,阳光正好,虽然六月的天很是炎热,但是也比不上即将毕业的兴奋与惆怅。比往日热闹百倍的校园,来来往往都是穿着学士服的即将毕业的大四生。

    随处可见的是,大四学生们笑的灿烂如阳拉住以为过路的学妹学弟,让他们帮忙拍照,然后三三两两的摆好姿势,大喊‘茄子’‘万岁’的样子。

    何以晴拉着仲泽佲嘀咕道:“啊!烦死了,好地方都被占了,只是拍一张照片,他们要站多久!”

    仲泽佲面色宠溺道:“没关系,我可以去别的地方,只要和你照,在哪儿都一样。”

    何以晴停住脚步瞪着仲泽佲:“怎么能一样,那些地方风景多好,等以后我们老了,看起来也赏心悦目啊!”

    仲泽佲伸手擦去何以晴额头上的汗水。凑近对方亲了亲她被晒的红彤彤的脸颊:“你就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何以晴咳嗽一声,略带羞涩的推开他:“别闹,许多人在看呢!”

    仲泽佲眉头一挑,迎着阳光笑的灿烂:“看去吧!你是我女朋友,我亲自己老婆碍着他们什么事儿。不服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