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7本章字数:2040字

    中午吃过饭之后,何以晴打算去上班,何以漠已经吃完去上学了,仲泽佲拉住何以晴:“我送你。”

    何以晴依旧拒绝,仲泽佲还是老样子直接将人塞进车内。

    “地址。”

    何以晴咬牙切齿的曝出诊所地址,这一段交通并不是很堵,仲泽佲开车十几分钟便到了。

    看着诊所的名字,仲泽佲挑了挑眉,然后扭头打算和何以晴说话的时候,发现何以晴已经打开车门,要下车离开了。

    “等等,你那么着急做什么。”仲泽佲将人撤回来。

    何以晴惊叫一声,被拽到男人的怀里,鼻梁被磕的通红。

    “神经病啊你,有话就说,拉我做什么!”

    听着何以晴带着火药味的话,仲泽佲心虚的亲了亲对方的鼻尖:“好好,我的错。”

    何以晴嫌弃的推开仲泽佲:“有话快说,时间快到了。”

    仲泽佲收敛神色,很是严肃的看着何以晴:“以晴,你是不是收到了我和沈默念的一些照片?”

    何以晴皱起眉头不悦的说道:“有病,没有。”

    “撒谎,明明就有。我要说的是,我和沈默念什么都没发生,你相信我。”

    何以晴翻了个白眼,精致的面庞背对着阳光,看不清神色、

    “哦,我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吗?”

    仲泽佲眯起狭长的眼眸,沉声道:“你不相信我?”

    何以晴无所的样子成功激怒了仲泽佲。

    他接近何以晴,直接伸手将车门关上,并且上锁,何以晴就向被困在笼中的小鸟,挣扎不得。

    “何以晴,你听好了,从始至终,我拥有的人,只有你一个。所以,能够拥有你的人,也只有我。”

    何以晴心跳有些快,她扭过头眼神飘忽:“这有什么意义吗?好了,我要去上班了,你快开门。”

    回答她的是仲泽佲压迫性的吻。。

    柔滑的舌在彼此唇齿间纠缠,仲泽佲在何以晴口腔内扫荡一番,让何以晴无力招架,只能软下身子任由对方索取。

    一吻结束,仲泽佲双手托着何以晴的脸颊,他们额头相抵。

    仲泽佲呼吸有些粗重,和何以晴的亲吻足以让他热血沸腾:“你若是再不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说着,拉住何以晴修长白皙的手往自己身下探去。

    何以晴脸色爆红,憋出几个字:“混蛋,放手。”

    仲泽佲将头埋在何以晴的脖颈处,伸出舌头,很是诱惑的舔了一下:“若是在和我闹别扭,我一定会‘惩罚’你。”

    何以晴喘息了一下,平复一下过激的心跳:“我上班要迟到了。”

    仲泽佲给何以晴整理好头发衣衫,才打开车门,目送着何以晴进了诊所。

    然后他才开车离开,心情很好。

    诊所内,何以晴拍了拍发烫的脸颊,起身到了一杯水,然后郑清凑过来,一脸奸诈的样子问:“晴姐,刚才那是你老公?”

    何以晴心中一跳,支支吾吾的说道:“不……不是,朋友而已。”

    郑清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端着水杯离开,让何以晴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老公?开玩笑,以后她老公是谁都可以,唯一不可能的,便是仲泽佲了吧!

    “晴姐,贾大夫让你去二楼一趟,说和你谈谈出诊的事。”

    何以晴回神,放下水杯往二楼走去。

    下班的时候,何以晴精神恍惚,郑清同情的看着她安慰道:“晴姐,你没事吧?贾大夫虽然严格了些,但是也是好意。”

    今天下午,何以晴一直和贾大夫待在二楼,被贾大夫从头到尾说道了一遍,从心理学谈到人生理想,从诗词歌赋谈到外卖好吃与否,将何以晴说的很是懵逼。

    中间还不断的提问何以晴相关知识,让她感觉自己好像重新回到大学时期的专业课,被老师逮到提问问题,然后被迫专注的听了一下午的课,很是费神。

    何以晴晃了晃头:“我没事,只是没想到离开学校好,还能在感受一次学校上课的感觉。”

    郑清哈哈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旁边的关叶川停下脚步对着何以晴道:“我和阿清打算抽时间和晴姐你聚餐,可以吗?”

    郑清一拍脑门,想起这件事,同样驻足亮晶晶的看着何以晴。

    何以晴微笑:“好啊,我请你们吃,你们想吃什么?”

    关叶川看向不远处:“改天吧,晴姐有人在等你,我和阿清先走了,再见。”

    三人互相道别,何以晴看着落下车窗和自己打招呼的人,脸上的笑容消失,呼吸都放轻了些。

    那人穿着浅灰色的风衣,走到何以晴面前,眼眸一如以前一样温柔,温润的面庞带着柔和的笑意。

    “以晴,你真是让我好找啊!”

    何以晴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眼眸中星光闪烁:“玮梁。”

    那天何以晴挂掉她电话之后,郁玮梁气的不轻,但是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他立刻拨打了自己父亲的电话,隔着电话和郁声吵了一架。

    接着,他回到房间找到看守自己的两个保镖,将自己的护照一类的证件拿回来,连忙赶回A市。

    回到公司之后,才发现何以晴已经辞职了。

    顾不得和自己父亲理论,郁玮梁连忙开车去何以晴以前住的地方找。

    结果只能看见那门上刺眼的红旗。

    心脏猛地抽动,郁玮梁目光通红的拽住路过的邻居逼问何以晴的去处。

    邻居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个所以然,让郁玮梁愤恨的踹了那门一脚。

    给何以晴打电话不接,再打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最让郁玮梁生气的是,自己被拉黑之前,还收到了何以晴的短信,只有短短的六个字:谢谢你,对不起。

    加上标点符号才八个字,让郁玮梁气的几乎吐血。

    他辛辛苦苦照看了半年的人,最后只换来这个八个字符?

    郁氏公司这两天也穿的沸沸扬扬,毕竟何以晴第二天没来上班就已经让人诟病,接着发现郁总风风火火赶回公司找人,没找到的时候,那后悔生气的表情太引人遐想了。

    A那么大,人流量占据全国之首,去哪儿在一个故意躲藏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