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蛇蝎心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8本章字数:2059字

    仲泽佲无法,只好将人哄住,开车往医院赶去。

    挂掉电话只好,沈默念微微一笑,然后喊来医生和对方说自己不舒服。

    医生强忍着不悦,给沈默念检查。

    这个病人是真有病吧!

    只是开车轻轻蹭了一下,被主任亲自接近急救室不说,身上那身血简直了,没见过没事往自己身上挂血袋的。

    甚至,对方骨头都没伤到,说她脑震荡都是轻的,只有手掌膝盖有些擦伤,至于整天像是重症病人吗?

    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病人没有医治吗?

    心里狠狠吐槽的医生,还是面带微笑的给沈默念检查。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权有势,自己惹不起,乖乖干活。

    照例检查一番,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说了一番之后,医生合上病例,打算带着护士离开。

    医生身边跟着一位年轻的女护士,磨磨蹭蹭的。

    医生不悦的转身呵斥道:“快点,磨蹭什么?”

    护士脸颊微微一红,随后咬牙道:“林医生,沈小姐身边没有人照顾,我留下来帮衬一下呗!”

    林医生沉下来:“胡闹,滚过来!”

    护士脸上的红晕落了下去,神情有些尴尬,但是还在咬牙墨迹,就是不肯离开。

    林医生真的动怒了,这个护士是他的侄女,为了她,家里人求到自己这里,所以他才给护士开的后门,谁知道这个时候给他掉链子。

    而护士也是被家里人宠坏了,认为医生是自己的大伯,所以才有恃无恐的明目张胆的留下来,不听沈默念的意见以及林医生的呵斥。

    沈默念在旁边冷笑一声,起身抽过护士手中的病历夹狠狠的摔在对方的脸上,护士被打的有些懵。

    林医生心中一惊,怒火夹杂着心疼:“沈小姐这是做什么!”

    护士脸颊此刻已经红了,甚至病历夹的铁片将护士白净的脸蛋划破,红艳刺目的鲜血顺着脸颊慢慢的往下滴落,弄脏了白色的护士服。

    沈默念回到床上,端起床头边的水冷笑不止:“怎么,当我是死人?我允许她留下来照顾我了吗?我没有特护吗?”

    仲泽佲早就单独给沈默念请了特护,只不过现在特护趁着医生过来检查,去了厕所,还没有回来。

    沈默念轻轻的押了一口白水,随后不屑的看着抽泣的护士说:“还是当我瞎,看不出你那些小心思。”

    “看上我的泽佲哥哥了,是吗?”

    护士眼神有些躲闪,林医生连忙将护士拽到身后,就算自己这个侄女有些娇惯,那也是他侄女,家里宠着的小心肝,怎么能让人欺负到头上?

    “沈小姐误会了,小林是有些唐突不懂事,但是绝无恶意,您的特护不是还没有回来吗?小林也是好心。”

    “好心?”沈默念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有说不出的尖锐:“是好勾引我泽佲哥哥的心吧!”

    “刚才不就是听见我泽佲哥哥要过来吗?所以才死皮赖脸留在这里,赶着给我当奴才。这人不要脸的时候,简直下贱至极。”

    护士脸色憋得通红,林医生拽住想要理论的护士,深吸一口气对着沈默念道:“沈小姐这就过分了,小林她只是喜欢帅气优雅的男士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沈默念不依不饶:“她配吗?谁给她的胆子敢觊觎我泽佲哥哥?”

    护士再也忍不住沈默念的侮辱,从林医生身后钻出来哭着对沈默念喊道:“你神经病啊!仲先生只是当你是妹妹,你又不是仲先生的女朋友,有什么资格管我。还有,你欺骗……唔。”

    林医生脸色一变,连忙捂住护士的嘴,低吼道:“闭嘴。”

    沈默念那边脸色难看的可以,她冷笑几声:“你还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在A市混不下去!”

    护士挣扎了两下,林医生没有松手,为了保住自己的侄女,林医生对着沈默念道:“沈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小林今天无意冒犯,以后她也不会再出现您的面前,您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沈默念瞥了两人一眼,弯腰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凭什么?我有权有钱,怎么整你们,你们有能力反抗吗?还有,敢觊觎我泽佲哥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沈默念这两天心里一直憋着气,千方百计的闹这么一出,结果还只是换来一个‘妹妹’的名分,仲泽佲依旧不会回到他身边,甚至还毫无负担的去追求何以晴那个贱人,这让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甚至,连这个不要脸的护士都敢奢觊觎自己的泽佲哥哥,这怎么能忍!

    她就是要宣布主权,泽佲哥哥是自己的!

    林医生显然也被沈默念无耻的话震惊到了,一时无言。

    护士忍不住捂着脸低声啜泣起来,呜咽道:“你仗势欺人。”

    沈默念笑了,林医生有不好的预感。

    然后,林医生眼睁睁的看着沈默念将一杯热水倒在自己的床上,冒着热气的水很快打湿了一大片白色的被子。

    沈默念眼眶瞬间就红了,杯子被她快速的仍在地上,甚至她还将热水故意往自己手背上倒了些,白嫩的皮肤被烫的通红。

    “你们在做什么!”清冷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病房内的三个人脸色各异。

    “泽佲哥哥。”还是沈默念最先开口,只不过声音很是委屈,带着浓浓的哭腔,好不惹人怜爱。

    仲泽佲看着躲在林医生身后的护士,大步向沈默念走过去:“怎么了?”

    沈默念扑倒仲泽佲的怀里哭诉道:“泽佲哥哥,他们欺负我,我好疼,你怎么才来!”

    林医生气的脸色通红,他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就算刚开始护士的态度有所问题,但也不至于直接拿东西往姑娘脸上砸,甚至还自己倒热水泼自己,然后诬陷被别人。

    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仲先生还如此疼爱,眼瞎了吗?

    林医生赶在沈默念再次开口前快速说道:“仲先生,是这样的。刚才小林护士和沈小姐有些误会……。”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仲泽佲面色带着怒气看着沈默念通红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