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疼老婆是应该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8本章字数:2041字

    导购员依旧的舌头巧如莲花,将仲泽佲的眼光夸了又夸,甚至挨个的将何以漠和何以晴两人赞美了一番。

    何以晴压着火气:“你不是中午还有事要做吗?”

    仲泽佲动作一顿,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这不是还没到中午吗?快去试试,我记得你当初很喜欢这一款的衣服。”

    何以晴呼吸一滞,心脏又开始酸酸涩涩的疼起来。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四个年头,两人一起来到A,大学毕业后,何以晴与仲泽佲两人的恋情收到仲父的阻止。

    仲泽佲为了何以晴,直接离开仲家。

    那是两人最为艰难的一段时光,也是最为愉悦的时光。他们住在不大不小的屋子里,每天朝三九五,每天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人,就是躺在身边的恋人。

    何以晴有一天看杂志,目光在这款衣服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被仲泽佲注意到,然后他咬牙为何以晴买了一件。让何以晴哭笑不得,内心又是感动,又是恨铁不成钢。

    那次,他们足足吃了一个月的馒头咸菜。

    就在何以晴愧疚不已的时候,仲泽佲倾身给她一个吻:“你内疚什么?要内疚也是我,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相信我,会好的。”

    何以晴嗓子胀痛,说不出话来。

    那时,她也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仲家爸爸会看见两人的诚意,然后不会在为难两人。

    可是,不久之后,何以晴就消失在仲泽佲的世界里。

    “发什么呆?去试一试。”仲泽佲拍了拍何以晴的肩膀,整个人都贴在何以晴身上了。

    何以漠学着他妈妈的样子,翻了一个小白眼,萌住了一大片人。

    “仲叔叔,麻烦你离我妈妈远一点。”小家伙可没忘记刚才某个人说自己选的衣服很差。

    何以晴眨了眨眼睛,有些躲避的扭开头,低唔了一声,没说话。

    原本以为快要忘记的记忆,实际上早就刻在心底,想要也忘不了。

    仲泽佲干脆拿着衣服,推着何以晴来到试衣间,挑眉邪笑:“让我帮你换?”

    何以晴回神瞪了仲泽佲一眼,神色复杂的看了拿衣服一眼,终究还是没忍住,拿过衣服去了试衣间。

    仲泽佲笑了笑,没有错过何以晴看衣服的神情。

    不仅只有他记得那些年的记忆,真好。

    试衣间内,何以晴抚摸着衣服,像是抚摸什么稀世珍宝。

    其实,在何以晴的衣柜里,那件衣服一直被保存的很好。

    与她手里的衣服很相似,只不过一个是粉蓝色的,粉嫩的少女系。而这一款,是白蓝色,是小清新的样式。

    依旧是韦斯特大师设计的,不同的是,这是韦斯特大师手底下的工作室出的,而她现在穿着的紫色大衣,则是韦斯特大师亲手设计的。

    何以晴勾起嘴角,换下仲泽佲挑选的裙子。

    打开换一件的门,等在门外的仲泽佲第一个看到换好衣服的何以晴,眼中闪过柔和的笑意。

    不同于雍容华贵的紫色大衣,白蓝色的连衣裙让何以晴显得更加青涩,如同未出校门的大学生,带着他们独有的稚气纯真。

    裙子也是收腰的,外面有一层薄纱外套。裙摆到大腿处,衣角还有人工秀的蓝色妖姬。衣领是圆领,露着精致的她精致的锁骨。纤细如玉的手腕搭在一旁,手指有些局促的搅在一起。

    仲泽佲神情有些恍惚,似乎他们回到了六年前。

    原来,他们中间还有一段六年的空白时光。

    “很漂亮。”仲泽佲真心的称赞。

    何以晴拽了拽裙摆,抿唇一笑,眼底少了些尖锐,神情温和。

    “谢谢,不过我还是以漠给我挑的衣服,这一件……太嫩了。”就算在怎么喜欢开玩笑,何以晴也知道自己三十了,有些衣服也不适合穿了,不然反而适得其反。

    仲泽佲不赞同:“怎么会,在我眼里,你穿什么都好看。”

    周围人被撒了一脸狗粮,何以漠冷漠脸。

    仲泽佲走进何以晴,伸手为对方整理一下头发,想了想找身边的导购员要了一个黑色皮筋,很是温柔的将何以晴快要散乱下来的头发绑起来。

    何以晴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直到仲泽佲帮她重新绑好头发。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亲手帮你将衣服再脱下来。”仲泽佲神色温柔,低头在何以晴耳边轻声呢喃。

    何以晴脸色爆红,因为她知道这句话的隐藏含义。

    六年前,对方在买了同款衣服之后,亲手为她穿上,然后,又亲手为她脱下。

    两人在月光中缠棉,深拥彼此。

    何以晴面色窘迫的推开仲泽佲,不去看对方那调侃的笑意,想要转身回去将衣服换下来,被仲泽佲拽住。

    “就穿这件吧,在换一双鞋子就好了。”仲泽佲打了一个响指,想要刷卡结账。

    何以晴脸颊的热度还没有退却,努力拒绝:“不用,我不喜欢……”

    何以漠站出来小手一挥:“对,不用你,今天是我给妈妈买衣服。”

    仲泽佲焦剑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何以漠,没有在同何以漠争,让小孩子过足了刷卡付账的爽劲儿。

    “夫人真是好福气,您先生和儿子都这么爱您。”导购员将衣服装好递给何以晴。

    不等何以晴开口辩解,仲泽佲率先接过袋子搂着何以晴笑眯眯道:“疼老婆是应该的,我不宠谁宠。”

    何以漠踩了仲泽佲一脚,挤到两人中间神情认真:“何以晴是我妈妈,我宠她就可以了,不用你!”最后三个字格外的用力。

    周围大人失笑,仲泽佲耸耸肩,佯装无奈。

    而何以晴已经被自己儿子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乖儿子,妈妈没白疼你。”

    导购员羡慕的看着三人走远,同旁边的同事低声议论起来。

    因为仲泽佲的胡搅蛮缠,何以晴无奈的穿着刚才他挑的衣服。但是脸上的热度一直退不下来,要知道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和以前那段美好的时光。

    何以漠鼓着小脸蛋,满是不高兴。因为何以晴没有穿他选的衣服,不开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