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懊悔不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8本章字数:2040字

    仲泽佲猛然惊醒,看着几乎快要昏厥的何以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猛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懊悔冲垮了愤怒,眼底的疼惜替代了嫉妒。

    “以晴?以晴?对不起,是我失控了。”仲泽佲后怕的将何以晴抱在怀里。

    何以晴闭着眼,大口的呼吸,但是心底那种叫嚣着的,撕裂的疼痛,却让她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打我吧!是我不好!”

    何以晴心底冷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忽然心如止水。

    “滚开!”何以晴的声音很是嘶哑。

    仲泽佲心脏猛地抽痛,死死的抱住何以晴:“不,我不会放手。”

    何以晴扯了扯嘴角,眼底满是空洞死寂。

    她感觉对方炙热的呼吸不断地打在她的脖颈,也感觉对方柔软的唇瓣不住地亲吻她的脖颈。

    可是,她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让仲泽佲心底有些害怕。

    何以晴闭着眼眸,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这一刻,仲泽佲如此的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不理智。

    湿热的吻密集的落在她的脸上,但是她什么反应都没有。

    “以晴,我错了。”仲泽佲低声在何以晴的耳边说着,声音满是忏悔和后怕。

    仲泽佲有些无措,只能一遍又一遍的低声道歉。

    他们上午一起逛街买的衣服还堆在客厅的一角,那时候他们不用想那么多,快乐而满足。

    可是仅仅一下午,便成了这个样子。

    仲泽佲将头埋在何以晴的脖颈间,眼眶发热。

    “对不起,以晴,我再也不会了,你打我吧,我绝不还手。”

    何以晴睁开双眼,眼底波澜闪现,因为她感觉到了。

    湿热,滚烫的,眼泪。

    何以晴睫毛微颤,她声音嘶哑:“仲泽佲,你个混蛋。”

    仲泽佲脑袋在对方肩膀上蹭了蹭:“对,我是混蛋。”

    “你凭什么欺负我?我什么都没做。”

    “我的错,你欺负我,我绝对不还手。”

    “你个自大狂,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我王八蛋,你不要生气了。”

    “我要离开你,我不想见到你。”

    仲泽佲快速反应过来,抬头很是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眸,眼底还有些湿润,但是依旧反驳道:“不可以,以晴,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许在离开我。”

    何以晴没有反应。

    仲泽佲慌乱的抱住的何以晴,执起她的手,使劲儿删了自己一巴掌。

    何以晴眼眸一片平静。

    然后,又是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

    何以晴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混蛋,她的手都麻了。

    仲泽佲眨了眨眼眸,然后自己开始抽自己。

    “以晴,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我不该误会你,是我的错。”

    仲泽佲的脸颊很快肿起来,可见他根本没有对自己手下留情。

    何以晴忍不住拦住他的手,抿唇不语。

    仲泽佲趁机握住她纤细的手指,半跪在她面前,将头枕在她的膝盖上:“以晴。”

    何以晴鼻尖微酸,但是目光在他的衣领处顿住。

    “仲泽佲,你不要在玩儿我了,好不好?我玩不起!”

    仲泽佲猛地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没有在玩儿,以晴,我对你的真心,你……。”看不出来吗?

    后面的话,噎在他的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对方的眼神,是那么的让他心碎。如同万千星辰闪烁,但是也带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绝望。最重要的是,何以晴眼底的受伤和失望,让仲泽佲无言。

    何以晴伸手想要抚摸对方的脸颊,仲泽佲眼眸微亮,主动往前凑去,将头伸到对方手下。

    何以晴却手臂一转,手指落在对方衣领处,感觉那块布料的油腻感,她笑了。

    “你骗我!”

    几个月前,男人将她圈在怀里,目光凛然的说‘你骗我’。

    如今,她声音嘶哑,脖颈上带着刺眼的红痕,看着男人乞求的脸庞,说‘你骗我’。

    何以晴站起身,一言不发的回到卧室。

    仲泽佲不敢拦着她,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但是却被甩在门外。

    他张了张嘴,想要敲门,但是却胆怯了。

    最终,仲泽佲使劲儿攥住自己的头发,无力的靠坐在她的门前。

    忽然,他手摸上刚才何以晴触摸的衣领,眼神一变。

    连忙起身跑到自己房间的浴室,来不及解扣子,直接大力将衣服拽开,精致的黑金色一口落了一地,他却来没有注意到。

    目光停留在那刺眼的唇印上,仲泽佲脸色漆黑,一拳垂在镜子上。

    手指关节溢出血红色,再大的疼痛,也比不过心底的撕裂感!

    “沈默念!”

    仲泽佲颓废的倚在洗手台上,喉结上些滑动,感觉喉咙干涩疼痛不已。

    将衬衫脱下来扔进垃圾桶,仲泽佲看着镜子中脸庞红肿的自己,无奈的苦笑。

    怪不得,以晴会说自己骗了她。

    若是何以晴身上带有别的男人的印记,估计他会更疯狂吧!

    今天中午仲泽佲去接沈默念。

    沈默念心心念念的等着仲泽佲,化好妆,面色期待的和仲泽佲离开。

    却在下楼时,跌进他的怀里。

    当时他根本没多想,可是谁知道,对方却故意在自己的衣领落下一个唇印。

    “该死的!”仲泽佲目光凶狠的镜子中的自己。

    仲泽佲有心和何以晴解释,他站在对方门外,手按住门把手,却没有推开。

    “以晴,对不起。”

    仲泽佲想起放在客厅的小龙虾,心中更是苦涩。

    很是失落的将小龙虾放进冰箱,他以为今晚可以和何以晴改善关系,或者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如此糟糕。

    仲泽佲有些魂不守舍,他想要继续守在何以晴的门前,却没注意放在客厅的袋子,一下绊到,狼狈的踉跄接下。

    目光一转,仲泽佲发现这是上午他们逛街的时候,何以晴买回来的衣服。

    但是衣服的牌子……

    仲泽佲眼睛发亮,眼底有他自己没有发觉的愉悦和懊悔。

    快速的拆开袋子,那是一件男装。

    是他以前常穿的牌子,和他今天穿的外套有些相似,但是价格却是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