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被孤立的男主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8本章字数:2028字

    袭灰色的西装,袖口的扣子很是精致,是黑金色的。衣摆处绣着浅龙,在黑暗中吞云吐雾。

    仲泽佲珍惜的摸了摸那袖口,她记得,一如他记得。

    这衣服是他们当初一起看的,那时候他需要出去面试,为了给面试官一个好印象,何以晴陪他逛了好几个商场,最终看中了这一款。

    设计时尚大气,价格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略高,但是还能承受。当时他一心都是为了何以晴奋斗,信心满满的穿着那身买来的衣服去面试。

    结果,他面试失败了。

    后来,何以晴失踪之后,他再也没穿过这样的衣服。即使有时候看见了,也因为心里过不去的坎儿,没有买。

    再后来,这样的衣服,也赔补伤他的身价了。

    仲泽佲手指微微颤抖,他到底做了什么。

    旁边还有几个散落的袋子,仲泽佲不用去拆,也能看出那不是他们一起买的,只能是后来在自己走后,何以晴专门去给他买的。。

    刚才仲泽佲有多么生气,现在就有多么痛苦和懊悔。

    是他错了。

    天色微亮,鸟鸣声通过窗户传入床上的人的耳内,敲好闹钟准时的振动,让被子内的人皱起秀眉。

    床中间的人动了动,从被子探出一个头来,睡眼朦胧的关闭闹钟

    何以晴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打了一个哈欠,何以晴肿着眼睛摸索着起床,脚步浮虚的往洗手间走去。

    看着镜子中眼睛肿成核桃的女人,何以晴扯了扯嘴角。

    昨天晚上她自然是没有睡好,她听到了男人低声的歉语,听到了男人在客厅懊悔的呢喃。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洗脸刷牙一气呵成,何以晴龇了龇牙,换好衣服打算出门。

    结果一开房门,一个人影倒了下来,吓了何以晴一跳。

    “谁!”

    男人头发散乱,没有了往日的一丝不苟。

    胡子拉碴,脸庞红肿,丝毫看不出以前的英俊迷人。嘴角带着乌青和血丝,嘴唇干裂苍白,眼底也有挥之不去的青黑。

    “以晴。”仲泽佲从喉咙挤出两个字,让何以晴都退了两步。

    “你不在你房间在这人干什么?”

    仲泽佲头晕眼花,昨天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衣服放好,然后守在何以晴门前。

    一如何以晴听见他的声音一样,他自然也听见何以晴压抑的啜泣声。

    当时他很要走进去,跪在她床头忏悔。

    但是,何以晴不想见他。

    所以,一直到屋内没有声音之后,他才像是做贼一样,走进去,目光疼惜的看着睡着的何以晴,给了对方一个晚安吻,然后倚在门外,等了一宿。

    “我……咳咳咳。”仲泽佲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眼前发黑,手死死的抓住旁边的门板,才没有倒下去。

    “对不起。”

    何以晴看着敲碎不已的男人,扯扯嘴角:“你去休息吧!”

    “以晴!”仲泽佲不顾自己的身体,连忙拉住要走的何以晴。

    “我知道错了,我不乖伤害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何以晴嗤笑一声,挣开对方的手:“你多想了,这里本来就不是我和以漠的家,我也没想一直待在这里。”

    仲泽佲呼吸急促,胸膛剧烈的起伏,手掌攥紧,手背青筋暴起。

    何以晴目不斜视的走到客厅,当她看到客厅被收拾好的衣服的时候,愣了愣。

    仲泽佲脚步踉跄的追出来,从后面环住何以晴哑声道:“以晴,你听我说。昨天是我太激动了,还有那个唇印,我可以解释的。”

    何以晴深呼吸了几次:“你说,说完我要去做饭。”

    仲泽佲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我昨天中午……是去接沈默念。”

    何以晴身子僵硬了一瞬,眼睛眯起,想要用力挣扎推开身后男人的环绕。

    仲泽佲死死地抱住何以晴,任由对方使劲儿咬他的手臂也放开。

    “我怕你不高兴,所以没告诉你。”

    何以晴冷笑呛声道:“既然你怕我不高兴,你有本事别去啊!”

    说完,何以晴差点咬到舌头,这是哪儿跟哪儿!她根本不在意!不在意!不在意!

    何以晴麻木的为自己催眠!

    但是她话中的醋味让仲泽佲低笑起来,最后他叹息道:“对,是我的错。”

    “因为她刚出院,又是我将人撞进医院的,所以我才去的。你相信我,我和她没有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

    “那个唇印,”仲泽佲声音顿了顿:“是她跌下台阶的是,我扶了她一下,不小心蹭上的。”

    何以晴:“……”

    “你觉得我会信吗?”还不小心?鬼才信!

    仲泽佲下巴蹭了蹭对方的肩膀笑道:“没关心,以后我会证明给你看。”

    ‘咔哒’,何以漠从房间出来,看见两人抱在一块儿,又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妈妈,仲叔叔早上好!”

    何以晴回神,连忙推开身后粘人的男人。

    “妈妈,你眼睛怎么了?还有仲叔叔,你好邋遢!竟然不刮胡子!”何以漠震惊的看着两个大人。

    仲泽佲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随后忍不住笑了:“我这就是洗漱,以漠我们一起?”

    何以晴忽视身边的人,让何以漠去洗漱,自己去厨房做饭。

    看着冰箱里的小龙虾,何以晴抿抿唇,叹了一口气。

    剪不断理还乱啊!

    就算仲泽佲收拾好了,何以漠还是没忍住一直瞅他。

    仲泽佲擦了擦手,默默小家伙的头:“怎么了?”

    最后,小家伙忍不住心疼的皱起眉头:“仲叔叔,你被人打了?”

    仲泽佲吸着气,刚才笑的太嘚瑟,嘴角又裂开了。

    昨天晚上他扇自己太厉害了,嘴角和脸颊就疼的厉害。

    “没有,这是叔叔做错事,受的惩罚。”

    何以漠歪了歪头,小声说道:“你又惹何以晴生气了?”

    仲泽佲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何以漠同情的看了仲泽佲一眼,不再搭理他。

    小家伙也是护短的,敢惹他妈妈生气,就要做好被冷落的准备。

    于是,仲泽佲悲催的发现,一向以男主人自居的他,自己被母子两个无视孤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