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项链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8本章字数:2044字

    仲泽佲眼中的光亮炸开,如同深夜中最为灿烂的烟火,耀眼绚烂。

    何以晴恍惚了一下,然后就感觉自己唇角被对方轻吻了一下,接着是下巴。

    仲泽佲低头在何以晴已经青紫的脖颈上落下一吻,满脸懊悔。

    “对不起。”

    何以晴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他。

    仲泽佲放开何以晴,倾身从一旁那个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给你,打开看看。”仲泽佲拉着何以晴的手,神色温柔。

    何以晴眨眨眼,那灿若星辰的眼眸倒映着仲泽佲罕见有些忐忑的面容。

    仲泽佲目不转睛的盯着何以晴,唯恐错过对方任何细微的神情,这一刻他好像回到六年,在烈日炎炎下,女生宿舍楼下大声对何以晴表白的时候。

    何以晴被仲泽佲看得脸颊发烫,连忙低头看手中的盒子。

    盒子外面用红色的丝绸带子缠绕了一圈,最后系了一个蝴蝶结,何以晴纤长白皙的手指在上面抚摸一下,好像抚摸在仲泽佲的心脏,让他有些紧张。

    那是一条项链,银色的项链在灯光下泛着光芒,中间是两个环圈,中间镶着钻石,乍一看像是一对戒指。

    事实上,那就是一对戒指。

    那是仲泽佲六年前打算向何以晴求婚的时候用的戒指。

    “这项链不怎么名贵,加起来甚至都抵不过一套名贵的化妆品。”仲泽佲低声解释着。

    他拿起那条项链,让它在两人视线中晃荡。

    “可是,确实我一笔一划的画下来,被设计师喷的体无完肤。但是,我还是想送给你。”仲泽佲盯着一张让人发笑的脸,眼中流光划过,迷惑人心。

    何以晴无措的勾起嘴角,想要微笑以对,但是最后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见过的。

    这条项链的设计图。

    那时候,她养父已经病入膏肓,她整天走神,甚至还会焦急的走来走去,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仲泽佲也是脾气时不时要爆炸的人,可是那段时间他会体谅她,照顾她,即使她再怎么找茬,仲泽佲也没有指责过她一句。

    那天仲家爸爸找了她之后,她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仲泽佲趴到桌子上睡着了。

    那应该是仲泽佲过得最苦的一段日子,朝三九五,应付三教九流,一向自尊狂妄的仲大少爷,再一次褪去仲家的光环,变得只是一个英俊不凡的普通青年。

    何以晴轻轻的走到仲泽佲身边,差点哭出声来,但是她忍住了。

    旁边还放着上次仲泽佲花钱给何以晴买的衣服。

    红着眼眶,何以晴弯腰在仲泽佲脸颊上吻了吻,然后仲泽佲在一时间醒了过来,将桌子上的纸扫落。

    推开想要拥住自己深吻的男人,何以晴连忙弯腰将地上的纸捡起来,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纸上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只有最上面的一张,是最为完整的设计图。

    何以晴以为这是工作需要,毕竟仲泽佲除了有金融专业的学位证书,还自修了一门关于设计的专业。

    现在,她才明白,原来那是对方专门给自己画的,一条专属于两人的项链。

    “当时,我没有能力给你钻石戒指,也无法给你一个家,所以我先将项链画出来。”仲泽佲依旧神色温柔的诉说着。

    何以晴深吸一口气,可是在眼底积蓄的泪水却表示她内心并不平静,身侧的手死死的攥着。

    仲泽佲将何以晴的手掰开,很是疼惜的在她手心吻了吻:“后来,我回到仲氏,询问了更为专业的设计师,他们想要将这条项链作为一个商品,我没同意。”

    “即使,我想要送给的人不在了,可是我依旧想留着,想着那一天我心心念念的人还会回来,亲手将这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在她耳边轻声呢喃着,诉说着我的爱意。”

    “何以晴,我爱你,十年来,从未放弃。”

    何以晴还是忍不住,眼泪从眼眶中滑落,滴在两人十指交叉的手上。

    “戒指我六年前买的,款式已经不新鲜了。钻石是后来让设计师加上去的,并不影响美观。”仲泽佲轻声说着,目光温柔眷恋的看着何以晴。

    何以晴眨眨眼,抽出手侧身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我……我不是因为你哭的,你……你不要多想。”

    仲泽佲眼中星光点点,带着笑意。

    何以晴没听见男人说话,忍不住扭头看了过来,却发现男人眸中带笑的看着自己。

    仲泽佲将项链中间的小纽扣打开:“过来,我给你戴上。”

    何以晴有些发冷,没有动。

    仲泽佲挑了挑眉头,自己主动凑过去倾身环住何以晴,将项链给她戴上。

    何以晴的脖子还有红痕,仲泽佲眼神一暗,没忍住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亲,心里很是难受。

    何以晴不知道为什么,依旧没有推开他。

    项链的故事说完了,何以晴闭了闭眼眸,很是乖巧的在仲泽佲的肩膀上靠着,平复内心的波澜。

    仲泽佲察觉带何以晴的温顺,勾起唇角,用力抱住她。

    真好,你回到了我身边。

    “我们上去吧!以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仲泽佲有些不舍,将人放开,在何以晴娇嗔的目光下打开车门。

    外面早就亮起灯,月亮不知是不是偷窥什么羞羞的事情,藏在了云后,乌云沉甸甸的飘过。。

    仲泽佲主动伸手去拉住何以晴的手,然后十指交缠,没有放开。

    何以晴干咳一声,扭头不去看仲泽佲,但是自己却偷偷的眯起眼睛,嘴唇也抿了起来,压抑上扬的弧度。

    仲泽佲心情完全没有因为阴沉的天而变得不爽,相反,他很高兴。

    等两人到了家,何以漠很是生气的看着他们,不爽的质问:“你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会那么久都没回来!!”

    小家伙被一个人仍在家里,倒不是害怕,就是生气!

    何以晴那么傻,万一又被欺负了怎么办?

    仲泽佲关上门,心情好的飞起,见何以漠生气了笑眯眯的走过去将小孩子抱起来:“是我们不好,何以漠小同学不要生气。走,作为赔罪,仲叔叔带你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