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苗疆圣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40本章字数:2034字

    乌云密布,明亮皎洁的月光都被遮掩起来,那浓郁的夜色好似吞噬人心的野兽,恐怖又阴森。

    深邃的黑夜,只有闪烁着莹莹光芒的白玉祭台,闪烁着点点光芒,那壮观的四色金龙柱子屹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明明简朴的祭坛却显得很是大气。

    此刻,寂静一片的祭台突然“噌”的燃起熊熊篝火,瞬间一些带着狰狞面具的黑袍人,跳着祭祀舞蹈出现,嘴里更是喃喃自语,说着难以理解的咒语。

    紧接着就有数十名壮汉每个人提着硕大的铁桶,里面均是烧得通红的煤炭,那带着火星的黑红色炭木散发着灼烫的温度,被大汉们倒在地上,场面很是壮观。

    那些火炭在地上铺成长长的道路,霎时间白烟滚滚,让人难以逼视。

    “君梦,你真的不后悔吗?”一老者痛心疾首的看着眼前,从小看到大的绝色少女,那清雅出尘的面容,气质清冷漠然,一袭白衣胜雪,但眉目间却隐隐带着几分喜悦和坚定。

    蓝君梦看着地上的火炭,很是平静淡淡笑了,“谢谢你,长老,我不后悔,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说完她就一脚踏上那滚烫的木炭,烧灼皮肤的滋滋声传来,莹白圆润的脚,瞬间就被烧的面目全非。

    她却淡笑着,无知无觉般将另一只脚也踏了上去。明明如此痛苦,却带着恍惚朦胧的笑意。

    很快她就可以彻底摆脱,苗族巫蛊之术圣女的身份,和风一辈子在一起了。

    遥远的梵唱,好似天籁,遮挡着月光的乌云散去,清冷的月华照射在蓝君梦的身上,似乎比仙子更加美丽。

    就在此刻,凄厉的喊叫声传来,耳畔似乎响起嘈杂的军队行进声音。

    众人均回头看着慢慢走来的妖娆女子,而她身后是被火光晕染的一片红色,虽然风情万种的面容却毒如蛇蝎。

    她手中提着两个鲜血淋漓的头颅,正是祭坛守卫,随着她的到来,现场平静的场面瞬间混乱,甚至还响起质问和谩骂,奋不顾身的抽出武器冲了过去。

    这么多年来,苗疆都是隐居起来的,根本没有外人能够进出。但这一次,却有金戈铁马蜂拥而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蓝君梦眼神瞬间冰冷,一瞬不瞬的看着花容。

    “君梦姐姐,花容可想你了。”风情妖艳的女子无辜的眨眨眼,笑得天真烂漫,随意的将手中的人头丢在蓝君梦的脚边,人头的发丝被火炭烧出了焦味。

    蓝君梦的瞳眸猛地一缩,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花容艳丽妖娆的面容,尚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旁的长老厉声喝道,“花容,你这个背弃族人,勾结外人的畜生,你不得好死!”

    花容柳眉皱起,不耐的喝斥,“闭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的圣女还不是为了风哥哥,想要抛弃苗疆吗?可惜了,风哥哥最后选择的却是我,不日,国师还会为我和风哥哥主持婚礼。哈哈哈,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因为苗疆人的身份,被世人惧怕了,我将会被万众敬仰!”

    说完她直接抽出腰间的长鞭,狠狠的卷住老者的脖子,瞬间尸首分家,鲜血飞溅!

    顿时场面变得无比混乱,众人均是红了眼,刚刚还在舞蹈的面具黑袍男们,也纷纷冲到蓝君梦的面前,警惕的看着花容,还不忘对着楞在原地的蓝君梦喊道,“圣女,快跑!你一定要活下来!”

    花容身形一晃,只听噗嗤几声,那些吼叫的男子就被大卸八块,地上均是模糊不清的血块,鼻翼间满是刺鼻的血腥味。她的面目也瞬间变得狰狞扭曲起来,“你们这些混蛋,我不过比蓝君梦晚出生一刻,凭什么她就是苗疆的宝?可惜她不要你们了,今天我就要在她面前把你们都杀光!你们给我听好了,你们的圣女是废物,只有我花容,才是值得万众瞩目!”

    挥舞的鞭子带来了声嘶力竭的吼叫,蓝君梦只觉得神色一片恍惚,惨叫哀嚎的声音不绝于耳,空气中处处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滋味,那是死亡的气味。

    蓝君梦突然笑了,那笑容惨淡凄楚,苍白的面容沾染着无尽的伤悲。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的蹲下身子,怀抱着花容刚刚随意丢弃的人头,继续迈开脚步往前,走在灼烫的火炭路上。

    心乱如麻,好似刀绞火烤!

    秦凌风,你为什么不来,是不敢面对我么?

    原来那些一生一世,那些山盟海誓,在权势和天下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就因为我拒绝了将你带来苗疆,你就选择了花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吗?

    “呵呵……”那破碎的笑声从喉咙中溢出,好似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嘶哑的吟唱,她恍惚的继续前行,无视了身边的喊叫和哀嚎。

    她现在只觉得可笑,自己的痴傻,秦凌风的背叛,花容的丧心病狂,慢慢的她越笑越疯狂,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忘了疼痛,忘了爱情,忘了所有,只剩下……刻骨的仇恨!

    等到火炭路的最后一步走完之后,她的眼中突然涌现出熊熊怒火,祭礼的最后一步已经完成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并未看花容,而是转身往月华宫跑去,双脚已经被烧的血肉模糊,她毫无知觉,血液从染红了她所跑过的地方。

    但她看都不看一眼,直到墙上的机关被她按下,她才猛地舒了一口气。

    随后,身后就传来一声尖利的喊叫声,“蓝!君!梦!你把凤凰蛊,藏在盘龙石后面了!!”

    蓝君梦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眼神似怨恨似怜悯,“是又如何?”

    被最心爱的男人背叛,她的心已经麻木了,无畏生死,害死了族人已经是死罪。若是能够在死前守住苗疆的镇族之宝——凤凰蛊,也就够了。

    花容被气得双眸一片赤红,胸口不断的起伏着,盘龙石只有圣女才打得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蓝君梦,把机关打开!”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