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出嫁(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2393字

    花轿颤颤悠悠地落在了萧家门前。

    麦穗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第一次嫁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未从谋面的陌生人,心里不禁碎碎念,老天呐,请给我一个惊喜,让我的新郎跟别的女人私奔吧!

    让我独守空房,从此一个人过吧!

    说话声,嘻笑声,打闹声越来越近,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不时有小孩子跑过来,掂着脚趴在花轿门口往里看,被大人喝了一声,又嘻嘻哈哈地跑开了。

    “景田,快出来接新娘子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喜婆大声喊道。

    “景田,快出来接你娇滴滴的小娘子了。”人群里有人捏着鼻子怪声怪气地跟着喊道。

    众人一阵哄笑。

    麦穗听着外面的笑声,脸微微红了起来,这个村子的人,还真是豪迈欢脱,她翻了翻记忆,发现原主从来没有来过这个村子,只知道这个村靠着海边,家家下海,户户捕鱼,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渔村。

    麦家洼的人提起鱼嘴村总是满脸嫌弃,说这个村子的人身上都带着股难闻鱼腥味不说,还个个脾气暴躁不堪,动不动就动手打架,很是野蛮,邻村家境好一些的人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的。

    萧景田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前,负手而立,似乎外面的喧闹和家里的喜庆跟他并没有多少关系,听着那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他原本年轻俊朗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沧桑和无奈,他从来没想过要成亲,也不打算出去接新娘子。

    他又不认识她。

    “景田,娘知道你这些年在外面闯荡,眼光和见地跟娘不一样,可是你再怎么着,也得成亲啊,你看你今年都二十四岁了,不小了,你大哥二哥在你这个年纪,早就当爹了,你说你迟迟不成亲,娘怎么能不着急?”孟氏并没有注意到儿子脸上稍纵即逝的落寂,自顾自地说道,“你看新娘子都到门口了,让人家一味在外面等怎么行?你赶紧换上喜服出去把媳妇接回来!”

    “娘,我说过我不成亲的。”萧景田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孟氏,肃然道,“是您硬要拿一袋白面给我聘媳妇的,如今她来了,您自己看着办,我累了,我回去了。”

    说着,他抬腿就走。

    “景田,娘求求你了,娘求你去把媳妇接进来。”孟氏见他要走,忙一把拽住他,含泪道,“你是一定要逼着你娘给你跪下吗?”

    “景田,快出来接新娘子!”窗外,有人大喊道。

    接着,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锣鼓声。

    “俺说景田他娘,景田怎么还不出去接新娘子,这吉时眼看都要过了。”鬓间插满红花的喜婆急急地推门走进来,见母子俩沉着脸站在地上,催促道,“哎呀,谁家娶媳妇不是兴高采烈,着急忙慌的,你们到底是想干嘛?”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

    “就来了,就来了。”孟氏勉强一笑,忙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道,“那啥,他婶子,你先出去给咱照应着,待景田换好喜服就出去接新娘子。”

    “那你们快点,别让新娘子等久了。”喜婆又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景田……”孟氏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把叠得整整齐齐地喜服捧到他面前,泣道,“快去换衣裳。”

    萧景田见他娘掉了眼泪,才不耐烦地接过喜服,进了里屋。

    最烦女人哭了。

    花轿的帘子被人一下子挑起来。

    盖头下,她只看到一小截晃动的喜服下摆,心里不禁有些紧张,毕竟这人从此以后就是她的夫君,她在这异世的夫君。

    喜婆满脸笑容地把麦穗搀下了花轿,笑道:“景田,快把你媳妇领回家去吧!”

    门口,火盆正旺。

    萧景田面无表情地上前牵过麦穗的手,从容地迈了过去,她的手粗糙冰凉,并不像寻常姑娘家的手那般细腻柔软,他懒懒地打量了她一眼,这女子身材纤细消瘦,多半像个没长开的孩子。

    不过,他不会在意。

    她貌若天仙也好,丑若无盐也好。

    都跟他没有关系。

    盖头下,她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冷淡,也许,他并不像传言中那么不堪呢!

    他的手修长有力,牵着她的时候,没有一丝温度,想必,他娶她,也是极不情愿的吧!

    麦穗幽幽地想。

    锣鼓声又起。

    院子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大嫂,咱们当初嫁过来的时候,聘礼可没有这么多哪!”乔氏愤愤地择着手里的芽菜,撇嘴道,“敢情就老三的媳妇金贵,竟然值一袋白面,我倒要看看,她到底哪里值钱。”

    为了给老三娶这个媳妇,她们这一年可是没有白面吃了。

    想想就让人气愤。

    “可不是嘛!公公婆婆就是偏向老三,前几年,他只知道自己在外面快活,家里的事情也不管,如今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反而厚着脸皮回来了。”沈氏把芽菜放进木盆里洗了洗,擦了擦手,冷笑道,“老三一回来,婆婆就急着给他找媳妇,还把家里的白面全都拿去做了聘礼,哼,这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婆婆孟氏是公公的继室。

    嫁过来以后,生了萧景田和萧芸娘兄妹俩,萧景田性子沉稳,加上这些年外出闯荡不在家,跟她们倒也没什么冲突,可是那个萧芸娘却不是个省油的灯,动不动就跟她们妯娌俩过不去,十分让人讨厌。

    “大嫂,这事我跟我娘说了,我娘听说后很生气,说都是娶媳妇,凭什么老三媳妇的聘礼是一袋白面,咱们就只有三十斤粗粮?”乔氏越说越生气,看了看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低声道,“我娘还说,她非要上门问个明白,让公公婆婆把那一袋白面补回来不可,你们也不要装聋作哑了,回头跟你娘家说一声,让她们也过来要白面。”

    “他二婶,那咱们家的日子岂不是越过越紧?”沈氏迟疑地看了看气愤填膺的妯娌,小声道,“若是咱们也跟着要白面,那家里岂不是要出去借?如此一来,咱们明年也没有白面吃了。”

    她原本只是说说,发发牢骚罢了。

    并没有想让娘家人来要白面什么的。

    再说,眼下她们还没有分家,吃喝都在一个锅里,日子也不怎么宽裕!

    “大嫂,你心眼真是太实了。”乔氏见沈氏还在一味地替这个家打算,暗笑她傻,索性直言道,“以前老三没成亲,大家在一块混着过就过了,现在老三已经成家立业,这个家迟早是要分的,所以,这白面不要白不要。”

    “对啊,等分家以后,家里欠下的饥荒,大家一起扛着。”沈氏眼前一亮,忙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让咱们娘家人出面跟婆婆要聘礼,等分家以后,咱们的日子也能过得宽裕些,是不是?”

    “就是这个理。”乔氏瞥了一眼在灶间忙碌的婆婆,翻着白眼说道,“今天就先让老太婆高兴着,等明天再跟她好好算算这个帐。”

    沈氏越想越觉得乔氏说得有道理,她决定也让她娘上门来讨那一袋白面。

    都是萧家的媳妇,凭什么厚此薄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