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出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2975字

    日渐黄昏。

    喧闹了一天的院子终于安静下来。

    麦穗盘腿坐在炕上,眼前全是影影绰绰的红色,等了许久不见有人进来,她忍不住掀起盖头的一角,悄然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新房,这个家看上去也不富裕,炕对面放着一张半旧的黑木八仙桌,桌上摆了一对大红蜡烛和两碟炒得黑乎乎的南瓜子,再无他物。

    橙色的天光从窗子上新糊的白麻纸隐隐透了进来,在半旧的芦苇席上投下一抹温暖的光晕,崭新的大红粗布棉被整齐地叠在墙角,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花色,一切都是新房的模样。

    看得出,对这门亲事,萧家是用了心的。

    麦穗的心稍稍安慰了一些。

    若是这个萧景田是个正经能干的,也把她当一家人看,这个家再穷也没关系,她不怕受穷,也不怕吃苦,她只想要个立足之地,仅此而已。

    原来的麦穗虽然是个女子,却也是下地干活的,她寄人篱下,既不能像麦花一样整天捧着书本颂风吟月,也不能李氏那样盘腿坐在炕上绣花享清闲。

    而吴三郎他爹吴夫子是麦家洼有名的教书先生,家境也算是个殷实的,她跟吴三郎向来要好,吴三郎常常带她去他爹私塾那里听课,手把手的教她写字,还经常把自己买的书送给麦穗看。

    麦穗学得很认真,忙里偷闲的时候,也会拿着树枝在地上练字,几年下来,她居然也认了不少字,在那些黯淡无光的日子里,写字成了她唯一的寄托。

    吴三郎嘱咐道,你好好练字读书,我们吴家的媳妇肯定是要识字的。

    她津津有味地吃着玉米饼,用力地点着头。

    她当时的确是想嫁给他的,很想很想。

    吴三郎用功读书是为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而原来的麦穗努力认字是为了嫁给吴三郎。

    麦穗越想越觉得这门亲事萧家是赚了的,萧景田啥也没做,仅仅用一袋白面便娶回了一个识字的媳妇。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娘,新嫂子长得好看吗?”

    “好看不好看的,倒是不重要,重要的能持家过日子就行。”

    依稀听到说话声,麦穗忙放下盖头,扯回思绪,正襟危坐地坐好。

    孟氏和萧芸娘推门走了进来。

    “三嫂,都坐了这么久了,一定累了吧?”萧芸娘一进门,上前开心地拉住麦穗的手,笑道,“这里没外人,你把盖头拿下来就好。”

    “好。”麦穗很是自然地扯下盖头。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她的脸圆嘟嘟地,眸光清亮,看上去很是和善,听她喊自己三嫂,麦穗便知道这个小丫头肯定是萧景田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子。

    “媳妇,景田一天都没过来吗?”孟氏看了看桌子上的蜡烛,皱眉问道,“怎么连饭都没有过来送?”

    按乡俗,新娘子的饭菜是要有新郎亲自送过来的。

    两人吃完饭后,新郎再把这对龙凤蜡烛亲自点着,这蜡烛是彻夜不息的。

    这些她都交待过儿子。

    “他大概还没顾上这里。”麦穗勉强笑道。

    她不敢奢望她这个男人对她多么好,她只求他对她越冷淡越好。

    “娘,您瞧瞧,人家到底是小两口。”萧芸娘捂嘴笑道,“这连面都没见,三嫂就开始袒护三哥了。”

    “贫嘴,还不快去给三嫂把饭菜端过来。”孟氏笑骂道,她一笑,脸上的皱纹也跟着深了深,但依然能看出当年的好模样。

    这个婆婆看上去不像是个凶的。

    “谢谢伯母,嗯,是婆婆。”麦穗稍稍有些心安。

    “媳妇,你既然嫁了过来,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孟氏抬腿上了炕,上下打量了一番麦穗,语重心长道,“娘知道你爹去得早,你娘改嫁,你是在你大伯家里长大的,是苦命的孩子,所以娘知道你肯定是个会持家过日子的,而我们景田,想必你也听说了,他前些年一直在外面闯荡,直到上个月才回来,我们着急给他娶媳妇就是为了拴住他,不想让他再出去了,不瞒你说,他这次回来,是因为身上受了点伤,至今胳膊都没好利索,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只要你跟他好好过日子,他肯定会对你好的。”

    “媳妇谨记婆婆教诲。”麦穗低眉顺目道。

    孟氏莞尔。

    这个媳妇瞧着也是个温顺的,想必儿子会喜欢的。

    婆媳俩正说着,萧芸娘端着饭,沉着脸走进来,愤愤道:“娘,大嫂二嫂她们也太过分了,碗也不刷,地也不扫,反而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说是什么回去送喜糕,喜糕明天送不行吗?非得今天回去送,摆明了是躲出去了。”

    “好了,你不要说了,是娘让她们回去送喜糕的,不就是刷几个碗嘛,娘自己回去刷。”孟氏起身就走。

    “三嫂,你来了可太好了。”萧芸娘把饭菜放在炕上,压低声音道,“大嫂跟二嫂一点也不把娘放在眼里,平日里要不是有我护着,娘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呢!如今你来了,我也有伴了,只要咱们俩合起伙来,我就不信打不过她们。”

    “小姑,一家人还是要好好过日子的。”麦穗皱眉道,她又不是来吵架的。

    姑娘,家和万事兴啊!

    “三嫂,你刚来,不知道大嫂二嫂两个有多么自私刻薄。”萧芸娘一脸愤慨,掐腰道,“她们两家仗着大哥二哥出海捕鱼辛苦,不止一次要提出分家,说合在一起过都得穷死,她们不敢找爹说,非得逼着娘表态,娘原本是答应的,可是爹不同意,说是人多力量大,只有在一起过,日子才好过,可是她们非得说这都是娘挑拨的,是娘不愿意分家,你说她们这不是欺负人嘛!”

    麦穗不吱声。

    她刚来,对萧家的事情也不好多说什么。

    她其实很想问,你那个三哥萧景田到底是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她这个三嫂在这个家里能不能过下去。

    萧芸娘见麦穗对这些事情似乎不是很感兴趣,也就失去了继续跟她聊家常的兴趣,稍坐了坐,便悻悻离去,她还以为她来了个帮手呢!

    萧芸娘走后,麦穗这才开始有滋有味地吃着她送过来的饭菜,大黑瓷碗里的粉条炖肉喷香诱人,掺着玉米面的白面馒头松软香甜,的确够绿色的了。

    吃着吃着,她顿时又有些感慨,她就这样,就这样嫁人了啊!

    不知不觉,夜已经沉了下来。

    麦穗又开始忐忑起来。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他和她的新婚夜,他无论对她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可是她前世除了暗恋过班上的一个男生,连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突然要面对跟男人同床的问题,她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她没有那方面的准备,怎么办?

    她越想越觉得不安,忍不住下了炕,掀开大红门帘走到了隔壁的小厢房。

    小厢房的门正对着院子,靠墙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渔网和网线,窗户下还放了一张木床,木床收拾得很是整洁,拐角处还有一个松木书架,走近还能闻见淡淡的桐油的味道,书架上零星放了几本书,光线太暗,麦穗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书,但心里还是顿觉安慰,毕竟肯读书的男人多半不会是穷凶极恶之徒。

    透过敞开的窗子一角,麦穗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院落,萧家的院子还是蛮大的,院中间居然还有一口方方正正的水井,井边上还长着一棵歪脖子枣树,绚丽秾艳的繁花,芳香四溢,引得彩蝶翩跹。

    枣树后面是四间正房,孟氏和萧芸娘正在灶间进进出出地忙碌着,想来那是公公婆婆和小姑住的地方,东西两边各有三间,门口还搭着洗过的衣裳,不用说,那肯定是萧家老大老二住的地方,而她和萧景田的新房则靠着南墙,大概是因为靠着大门口的缘故,南房这边只有两间。

    门突然开了。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背着浅浅的月光,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看他身上穿得大红喜服,她知道他就是萧景田,她新婚的夫君。

    “你,你回来了!”麦穗上前问道,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绞着身上的衣摆,心如鹿撞,月色和着一股浓浓的酒味迎面朝她扑来。

    他喝酒了。

    萧景田连看都没有看她,黑着脸上了床,倒头就睡,小木床似乎难以承受他结实健壮的身躯,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麦穗不敢再惊扰他,知趣地掀开门帘进了里屋,悄无声息地上了炕,扯过被子,躲进被窝里,心想,若是半夜里,他突然进来该怎么办?

    屋里静悄悄地,只有些许的夜虫躲在不知名的角落里低唱浅鸣。

    直到听到萧景田打起了呼噜,麦穗悬着的心才渐渐落了下来,一阵倦意袭来,她才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