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聘礼风波(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3517字

    孟氏笑容满面地把两人迎了进来。

    “娘,婶子,你们怎么来了?”乔氏眸光流转了一番,不动声色地问道。

    沈氏则给两人倒茶。

    “姥娘来了。”俩孩子纷纷扑进各自姥娘的怀里撒娇。

    麦穗和萧芸娘也忙上前见礼。

    入乡随俗,礼数不可少。

    “我们来赶海,顺便过来坐坐。”乔氏娘期期艾艾地答道,她的目光在麦穗身上落了落,嘴角动了动,又道,“想必这是老三媳妇了,长得还真是俊,怪不得你们家要拿一袋白面相聘呢!”

    “可不是嘛,亲家嫂子,你们家娶了一个俊媳妇呢!”沈氏娘也不住地打量着麦穗,不冷不热地问道,“老三媳妇,听说你是麦家洼麦三全的侄女?”

    “正是。”麦穗落落大方地答道。

    “那你大伯真是赚大发了,他怕是也有不少陪嫁给你吧!”乔氏娘不怀好意低问道。

    “婶娘,我大伯什么也没有陪送我。”麦穗如实说道,她虽然看出这两个人来意不善,但她没有嫁妆这件事情,萧家人都知道,没有必要隐瞒,也隐瞒不了。

    “没有嫁妆?”沈氏娘冷笑一声,扭头看着孟氏,说道,“亲家,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家可是陪送了一对梨木箱子过来的,而且你们的聘礼也只是三十斤粗粮,难道你们萧家娶媳妇,还有什么别的说法不成?”

    “就是啊亲家,我们乔家也是有陪送的,聘礼可也只有三十斤粗粮的。”乔氏娘翻着白眼道,“难不成就你家老三娶的媳妇金贵,我们家的女儿就是不值钱的吗?”

    “亲家嫂子,话不能这么说,媳妇当然是一样的媳妇。”孟氏自然听出了两人的来意,陪着笑脸说道,“前几年聘媳妇,不都是三十斤粗粮的聘礼嘛。”

    “前几年的确是这样,我们无话可说,但如今的聘礼,都是一袋白面吗?”沈氏娘故作不解地问乔氏娘。

    “我这孤陋寡闻的,倒是没听说过。”乔氏娘阴阳怪气地说道,“反正前些日子,我们隔壁李大牛家下聘的聘礼也只是四十斤粗粮而已,敢情现在你们萧家财大气粗,出得起一袋白面。”

    一袋白面五十斤。

    比两个媳妇的聘礼都要多,凭什么?

    “婶子,我们萧家出多少聘礼聘媳妇,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萧芸娘冷声道,“你们管得也太多了吧?”

    傻子都能看出这两个人是上门找事的。

    “小姑,我们都是这个家的媳妇,这聘礼不公,我们还不能多说几句了?”乔氏见萧芸娘这样说,愤愤道,“再说长辈们说话,不用你插话。”

    “芸娘,你二嫂说得对,这是长辈之间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孟氏唯恐女儿跟老二媳妇吵起来,便朝麦穗递了个眼色,又道,“景田媳妇,景田胳膊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一天得吃两次药,你跟芸娘去院子里把药给他熬上。”

    “好。”麦穗会意,拽着萧芸娘走了出去。

    心里暗忖,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品亲戚吧!

    “亲家嫂子,你们听我说,我们家老三在外面闯荡多年,误了年纪,如今他也老大不小了,也好不容易回来了,当爹娘的总得给他讨上房媳妇,所以这聘礼的确给的有些多。”孟氏继续陪着笑脸说道,“我们这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心里着急了些,担心我家老三娶不上媳妇,咱们都是当娘的,还望两位亲家嫂子谅解。”

    “亲家,你们着急娶媳妇是你们的事情,不用跟我们诉辛苦。”乔氏娘撇嘴道,“可是你也别忘了,家里有三个儿子,你要娶媳妇,聘礼也应该是一样的,我们的女儿也不是生下来就这么大的,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既然你刚才说媳妇是一样的媳妇,那聘礼也应该是一样的,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对的,原先那三十斤粗粮,就当顶了我们陪送过来的嫁妆了,反正你家老三媳妇也没有嫁妆。”沈氏娘补充道,“如此算起来,你们萧家应该补给我们每家一袋白面才算公平。”

    看样子,两人是商量好了的。

    “这……”孟氏为难道,“亲家嫂子,你们这不是难为我们嘛,我们哪能拿出两袋白面来?”

    鱼嘴村离海太近,好多洼地并不适合种麦子,每家只能在岭上种一点点,好在过年的时候蒸锅馒头摆供用的,地里几乎是全是玉米和谷子之类的杂粮,去麦家下聘的那点白面,还是家里省吃俭用攒了两年才攒下来的一些小麦,的确金贵得很。

    再说眼下的行情,是两斤粗粮顶一斤小麦,若是拿家里的粗粮去换别人的小麦,更亏。

    “能不能拿出来,是你们的事情。”乔氏娘不依不饶道,“若是不给我们补聘礼,那我们只好带着女儿回家了,反正老大老二也不是你亲生的,你也不稀罕老大老二的媳妇,你有你们老三媳妇就够了。”

    “就是,闺女,你回去收拾收拾,咱们走。”沈氏娘沉着脸说道,“人家都不稀罕你,你还在人家家里干嘛!”

    “走,娘,我们跟你们回家去。”沈氏和乔氏麻利地抱起孩子下了炕,回屋收拾东西,哼,就知道老婆子舍不得那袋白面,那就让她守着老三媳妇过吧!

    “亲家嫂子,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萧家的媳妇都是一样的。”孟氏见两个媳妇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依然陪着笑脸说道,“你们看,现在家里的男人们都出海去了,老爷子也去地里干活了,要不,等他们回来,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我总是妇道人家,这样的大事,也不好做主。”

    “哼,你家老三媳妇的聘礼,你能做了主,怎么老大老二的聘礼,反而做不了主了?”乔氏娘掐腰质问道,“这样,我们也不难为你,你给个话,到底想不想给我们补上一袋白面的聘礼?”

    乔氏娘个子瘦小,目光却异常凌厉,她在乔家洼是出了名的得理不饶人,寻常妇人根本说不过她。

    碍于她的名声,她的儿子乔二梁至今没说上媳妇。

    但她觉得她儿子说不上媳妇,是因为家里穷,拿不出像样的聘礼来。

    若是萧家能把聘礼补给她们家,那乔二梁的媳妇就有着落了。

    乔氏娘说着,心里已是千回百转。

    “亲家嫂子,只要你答应了,你家老爷子肯定会答应的,老大老二也是他的亲儿子,我不信他能厚此薄彼。”沈氏娘虽然看着面善,但说出的话来,却并不和善,她觉得作为娘家人,总得替女儿在婆家争个高低,要不然,她女儿岂不是会被这个后婆婆欺负死?

    她没有儿子,家里的三个女儿都已经嫁人了,她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如果能要回这袋白面,她家里的日子会跟好过些。

    说话间,乔氏和沈氏已经收拾好了包袱,气冲冲地领着孩子出了院子。

    麦穗有些惊讶。

    这个家里的人还真是彪悍,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

    大门虚掩着,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了几个看热闹的人,大家都在探头探脑地往里张望,这萧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媳妇,你们不能走啊!”孟氏见两个媳妇真的要走,匆匆赶出去,拦住她们,好言劝道,“有话咱们好好说就是,别让街坊四邻地笑话。”

    “不用扯别的,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乔氏娘愤愤地说道,“答应我们就留下,不答应,我们就走。”

    “好吧,我答应你们。”孟氏只得退步,含泪道,“等你爹回来,我跟他商量商量,看怎么把聘礼给你们补上。”

    “娘,她们愿意走就走好了,没听说聘礼还有补的,她们是上门找事罢了。”萧芸娘正坐在院子里跟麦穗熬药,闻言,再也听不下去了,把手里的柴火递给麦穗,腾地起身上前道,“你们合起伙来,上门欺负我娘,算什么东西?”

    门口看热闹的众人,只是捂嘴笑,他们也不知道萧家在吵什么,只是觉得这家的闺女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谁欺负你们了,分明是你们欺负我们。”乔氏娘气得鼻子都歪了,她走到门口,大声道,“大伙给评评理,都是萧家的媳妇,下聘还分个三六九等,难道我们就活该吃亏吗?”

    众人闻言,讪讪地往后退。

    清官难断家务事,谁也不愿出头掺和别人家的事情。

    “亲家嫂子,你不要说了,这聘礼,我们给。”孟氏擦擦眼泪道,喃喃道,“我们给还不成嘛!”

    她身份尴尬,心底善良,招架不住如此咄咄逼人的场面。

    “娘,你越是退让,她们就越得寸进尺,这聘礼不能给。”萧芸娘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铁青着脸对沈氏乔氏道,“不要动不动就拿回娘家要挟我们,想走走就是了,没人拦你们。”

    “芸娘,你住口,这没你什么事。”孟氏喝道,“回屋去。”这闺女的火爆脾气,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闺女,咱们走。”乔氏娘一把拉起乔氏就走,恼羞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个家是小姑子当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走走走。”沈氏娘也上前拉沈氏。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索性恶人做到底吧!

    妯娌俩则有些犹豫。

    她们男人出海去了,再有两个时辰就该回来了,若是她们回了娘家,他们打上来的鱼,谁去卖?

    “媳妇,你们不能走,有事咱们好好商量。”孟氏上前拉两个媳妇,却被沈氏娘推了一把,孟氏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差点摔倒。

    萧芸娘一看火了,上前护住孟氏,猛地推着沈氏娘:“怎么着?还要动手啊!”

    “谁动手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沈氏娘被萧芸娘冷不丁推了一把,气急败坏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凶,哪个男人敢要你?”

    “我有没有人要,关你屁事。”萧芸娘气得脸通红,往外推搡着她们,“走走走,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几个女人拉扯在一起,互相责骂起来。

    两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门口一团乱。

    “住手!”萧景田黑着脸从南房里走出来,抬起一脚把虚掩的大门一脚踢开,沉声道,“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人感到异样的寒。

    沈氏娘和乔氏娘吓了一大跳,似乎这才想起萧家这个老三当过土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忙拉起各自闺女的手,仓皇而逃。

    众人这才如鸟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