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聘礼风波(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2669字

    熬好了药,麦穗小心翼翼地端进了屋。

    萧景田正神色悠闲地倚在床头上看书,似乎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浅白的天光从菱形窗子上透了进来,影影绰绰地洒在男人刚硬俊朗的脸上,他五官深邃,瞳如暗夜,似乎所有喜怒哀乐都会沉浸其中,轻易不会漾起半点波澜。

    麦穗觉得他并不像传言中那么狰狞可怕,反而像个沉稳儒雅的邻家大叔,不成想却正好触到大叔看过来的目光,她忙低下头,把药碗给他放在窗台上。

    “吃药了。”麦穗说道。

    “知道了。”萧景田不看她,淡然道,“这里没你事了,出去吧!”

    麦穗心情愉悦地退了出来。

    大叔就大叔吧!

    不是土匪就行。

    孟氏坐在炕上,无声地抽泣。

    她是年幼丧母,当年被继母硬是逼着她嫁给了丧妻的萧宗海,把萧家的聘礼给她继母生的弟弟娶了媳妇,因为在娘家的时候,她受尽继母的打骂虐待,等她自己当了继母了时候,她发誓要对萧宗海的两个儿子好,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自从老大老二成亲后,她就开始觉得她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

    两个媳妇自从嫁进来,就总跟她作对,大有水火不相容的架势。

    有时候,她都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

    “娘,您别伤心了。”麦穗进了屋,坐在炕边安慰道,“等爹回来,咱们再慢慢商量。”

    “就算是商量了,又能怎么样?”孟氏擦擦眼泪,说道,“我若是不同意,她们肯定是不会消停的,若是同意了,眼下咱们家实在拿不出两袋白面,左右都是愁,过日子,难呐!”

    “娘,实在不行就分家。”萧芸娘没好气地说道,“她们欺负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您总不能忍让一辈子吧!”

    “芸娘,这样的话你且不能再说了。”孟氏红着眼圈叹道,“你爹不想分家,说分家让人家笑话,他说大家住在一起热闹,人多干起活来也有劲。”

    麦穗垂眸。

    婆媳妯娌们住在一起,热闹是热闹,却也是矛盾重重,不如分开过来得清净。

    是公公想得太好了。

    但她总是新媳妇,对分家这样的大事,她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

    “可是眼下,这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萧芸娘不满道,“现在我三哥已经成亲了,大家没必要挤在一起住了。”

    “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就算是分家,分出去的哥哥住哪里?”孟氏皱眉道,“你以为盖房子不需要花钱吗?”

    “分家不一定非得出去住吧!”萧芸娘嘀咕道。

    孟氏只是叹气。

    晌午,萧福田和萧贵田耷拉着脸进了门。

    他们一上岸,就立刻有嘴快的把家里的纷乱告诉了他们,两人忍着怒气把船上的鱼匆匆处理掉,脚步沉重地回了家,为了一袋白面闹成这样,真是让人恼火。

    院子里,炊烟四起。

    萧宗海蹲在屋檐下,拿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见兄弟俩进来,叹了一声说道:“待会儿吃了饭,把你们媳妇接回来,告诉她们,我和你娘答应把聘礼补给她们,现在老三也回来了,等他伤好以后,我们再多开几块荒地,多种些麦子,要是收成好,说不定明年就能攒下两袋白面了。”

    “爹,您不用听娘们瞎嚷嚷,哪有补聘礼的?”老大萧福田光着膀子,黝黑的后背上有条触目惊心的伤痕,那是抬船的时候磨下的疤,他拿起布巾,在脸上胡乱擦了擦,说道,“我可不惯她这个毛病,她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拉倒。”

    他觉得这事是自家媳妇和丈母娘不对,这成亲都六七年了,再计较聘礼,实在是说不过去。

    “大哥,话不能这么说,她们带着孩子住在娘家也不是办法,有什么事情接回来再说,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老二萧贵田瞟了瞟南房紧闭的房门,心里很是不悦,要不是老三火上浇油,事情怎么可能到了这步田地,他都听说了,是老三吼着让她们滚的!

    真是占了便宜还卖乖。

    他媳妇的聘礼不但比别人多,而且还没有一点嫁妆带过来,还不能让别人说几句了?

    “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去把她们接回来,我们都同意了的事情,没必要闹成这样。”萧宗海说着,面无表情地起身进了屋,他觉得他吃点苦没关系,只要儿子们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行。

    吃完饭,萧福田和萧贵田便去了丈母娘家接媳妇和孩子。

    孟氏则带着麦穗和萧芸娘去了海边,帮他们清理渔网。

    湿漉漉的渔网像晾衣裳一样地被伸展开来,网上挂满了海菜和小鱼小虾,每次出海归来,渔网是必须要清理的,若是有被礁石划破的地方,则需要用木梭子织补一下,否则,下次出海的时候,鱼会从破洞里溜掉的。

    时值三月。

    海风乍暖还寒。

    麦穗身上的衣衫有些单薄,冰凉的海风钻进衣领里,冻得她直打哆嗦,但见孟氏和萧芸娘手脚麻利地清理着渔网上的杂物,便也学着她们的动作,飞快地跟在她们后面清理着渔网,好在渔网没有破损的地方,很快就清理完毕,然后挂在自家的渔船上晾晒。

    沙滩上有不少被遗弃的小杂鱼,杂七杂八地散在地上。

    村里人嫌弃太小,不屑去捡,任凭成群的海鸟翱翔过来啄食。

    麦穗看着很是不舍,趁孟氏和萧芸娘坐在渔船上休息的工夫,提着竹篮去捡那些小鱼,不一会儿,竟然也捡了小半筐,这让麦穗感到很是兴奋。

    “三嫂,这些小鱼太小了,你捡它们干吗?”萧芸娘不屑道,“去头去尾的麻烦不说,做汤太腥,油炸着吃又太费油。”

    “这些小鱼晒得半干了以后,在锅里少擦点油炒炒吃,很香的。”麦穗笑道,她以前吃过这种小干鱼,淋点油放在锅里炒一下,金黄焦脆的,那味道还是不错的。

    “你说的那是山里人的吃法。”孟氏看出这个媳妇是个勤快的,欣慰道,“咱们这里靠海近,喜欢吃鲜鱼,反而吃不惯晒干了的这种小鱼。”

    “那我拿回去晒干,想吃的时候,咱们再做。”麦穗莞尔。

    “随你。”孟氏笑道。

    麦穗回到家,便饶有兴趣地动手收拾那些小鱼,清洗干净以后再去头去尾,然后又用针线把这些拇指大小的各色小杂鱼整齐地串了起来,挂在屋檐下晾晒。

    吃晚饭的时候,去接媳妇的兄弟俩还没有回来。

    炕上少了这两家人,显得空旷了不少。

    “媳妇,明天是你们回门的日子,娘把礼物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看还需要带什么,就尽管说。”孟氏说着,看了萧景田一眼,说道,“景田,你胳膊好些了没有,若是还疼,我就让芸娘替你们拿着那些东西送过去。”

    “我不去。”萧景田面无表情道。

    “那怎么能行?”孟氏不悦道,“成亲三日回门是应有的礼数,你是麦家的女婿,你怎么能不去?”

    “得去。”萧宗海不容置疑道。

    萧景田起身就走。

    “都是些不省心的东西。”萧宗海敲着炕沿,气恼道,“这一个一个的,是成心想把我气死是不是?”

    “爹,娘,明天我们不用回去了。”麦穗忙道,“我是住在大伯家,他们也都忙,我不想再回去打扰他们,而且,我可能以后也不会再回去了。”

    麦三全说,让她不要动不动就往娘家跑。

    她又何必自讨没趣。

    “媳妇,你到底是年轻了些。”孟氏闻言,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语重心长地说道,“咱们不去,是咱们失了礼数,你大伯若是不招待咱们,那是他们的不是,无论如何,你们明天得回去走一趟,把娘准备的回门礼送回去,我们萧家是正儿八经地聘媳妇,礼数不能少,就让芸娘陪你走一趟吧!”

    “好。”麦穗只得点头答应,就当是给萧家撑撑门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