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你是要赶我走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1793字

    萧景田回屋后,又很快拿了布巾去了院子。

    他从井边提了两桶水,迈开长腿出了门。

    麦穗不知道他要出去干什么,便也跟着走了出去,这个男人身处危险当中,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他。

    屋前栽种着一排柳树。

    枝条已经泛青,在夜风里轻轻摇曳。

    些许不知名的夜虫,躲在角落里低鸣浅唱。

    萧景田提着水桶,绕到柳树后面,开始宽衣解带,把脱下的衣裳搭在树上,麦穗忙回了屋,幸好他没有发现她,否则,他还会以为她偷看他洗澡呢!

    她发誓,她真不是那样的人。

    过了一会儿,萧景田回了屋,见麦穗还没有睡,便站在门口,冷声问道;“你是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出去洗澡。”麦穗有些脸红,原来他早就看见她了,真是太丢人了。

    半晌,外屋再没有声响。

    看来,他是半句话也懒得跟她说。

    麦穗只得硬着头皮下了炕,

    萧景田还没有睡,只是倚在床头上拿着一块抹布仔细地擦拭着一把长剑,剑锋在昏黄的烛光下,散着幽幽的光芒,那光芒倒影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凌厉刚硬,让人望而生畏。

    见麦穗进来,萧景田头也不抬,不慌不忙地收起长剑,用一块厚厚的绸布包起来,有条不紊地放在枕头底下,他白日里穿得外套也整整齐齐地摆在床边,丝毫不乱。

    “我后晌去海边,无意听到有人说要杀你。”麦穗压低声音道,“他们有两个人,说在这附近发现了你的行踪。”

    “知道了。”萧景田不动声色地应道,脸上竟然没有半点波澜,似乎此事跟他不相干。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他自认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故而听了她的话也并不惶恐。

    “那你最近还是不要出去了。”麦穗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紧绷的弦也跟着松了下来,又道,“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凡事还是小心为好。”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萧景田探究地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地问道,“你读过书?”

    借着朦胧的烛光,他第一次细细端详着这个女人,她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身材适中,榛首蛾眉,眸光清澈,模样还算清秀,至少她看上去不像沈氏乔氏那般愚昧无知。

    “只是认识几个字而已。”麦穗谦虚道。

    “我本来无意成亲,想来你也是不愿意嫁我的。”萧景田显然不想跟她继续这个话题,淡淡道,“如今我身处险境,身家性命朝不保夕,你实在不必跟着我担这个风险,你从明天开始就回娘家去住,我会退掉这门亲事,也会像世人证实你的清白,从此你我嫁娶自便,互不牵扯。”

    “你要赶我走?”麦穗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道,“你说你会退掉这门亲事,那你怎么来保证我的清白,既然你不愿意娶我,为什么还要去我大伯家下聘?”

    若是萧家不出这一袋白面的聘礼,那麦三全夫妇肯定不会让麦穗嫁到萧家来的。

    如此一来,吴三郎也不可能带着麦穗私奔。

    麦穗不私奔,她还是原来麦三全那个侄女。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家的一袋白面引起的。

    “娶你这是我爹娘的意思。”萧景田面无表情地说道,他对家里的事情一向是漠不关心的,他爹娘去麦家下聘,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如果说他是在成亲的前一天才知道他要成亲,想必她是不会相信的。

    事实上,的确如此。

    他低估了他爹娘的迫切,毕竟他跟他们分开了十年。

    十年,的确很漫长。

    漫长到江山可以易主,人心可以改变,甚至沧海也可以变成桑田。

    兜兜转转想起了一些往事,萧景田皱起了眉头。

    他对成亲的确是没什么兴趣。

    “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麦穗暗叹此地世风炎凉,冷声道,“就算是为了应付你爹娘,你就可以拿我一辈子当儿戏吗?你想娶就娶,想赶我走就赶我走,你不觉得你太不讲理了吗?”

    像吴三郎那样的妈宝男临阵逃脱也就罢了,怎么像他这样沉稳的邻家大叔,也不走寻常路呢?

    把人家姑娘娶回来,没几天又把人家打发回去?

    是坑爹还是坑娘呢?

    她倒是想回娘家去,可是她偏偏没有娘家可去。

    大叔,不带这么玩人的!

    “你放心,聘礼不用还。”萧景田扯开被子躺了下去,顺手熄灭了蜡烛,他一直觉得她之所以嫁过来,无非是因为他爹娘出的聘礼多,想来她家里的日子肯定是艰难的,要不然,她家里怎么舍得把女儿嫁给他,他的名声他知道。

    “就算是聘礼不用还,我也没有娘家可回了。”麦穗说着,掀帘进了里屋。

    不是她脸皮厚,而是她真的无处可去。

    再说眼下她需要的是一个遮风挡雨的所在,并不是一个男人。

    萧景田望着晃动的门帘,沉默不语。

    他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错。

    这时,窗外传来一两声猫叫。

    那叫声很是缠绵凄凉,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萧景田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便不动声色地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麦穗以为他是出去打猫去了。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萧景田回屋。

    麦穗猛然想起在海边听到的话,心里又开始忐忑起来。

    他不会是出什么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