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海边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4414字

    月上中天。

    窗外一片浅浅的白,依稀能听见村外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呜咽着,咆哮着,似乎跟以往没什么不同。

    麦穗听着,却觉得心惊肉跳。

    一闭上眼睛,眼前便浮现出那截黑色带白纹的衣摆,心里隐隐不安。

    她索性起身穿好衣裳,下了炕,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门前树影幢幢,虬枝摇曳。

    麦穗提着裙摆,沿着蜿蜒曲折的田间小路,朝前走去,夜风习习,不知名的夜虫在杂草丛里低鸣,她心里有些害怕,但她想到萧景田,依然鼓起勇气朝前走,她担心他遭了什么不测。

    不是说她多么喜欢这个人,而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鲜活的人突然消失,何况这个人还是她所谓的夫君。

    再说,谁也不想刚进门就当寡妇不是。

    海边正是落潮时分,露出大片软绵的沙滩。

    一排排渔船静静地卧在岸边,像是搁浅的鱼,一动不动,连绵成了一道黑色的屏障,如同暗夜里的眼睛,显得异常诡异。

    四下里空无一人。

    海浪涌来又退去,落下一块布条在浅水里起伏,麦穗一眼认出这布条正是她那日看到的黑色带着白纹的衣摆,这衣摆断口整齐,像是被什么利器所划断。

    “你在这里干什么?”身后冷不丁传来萧景田低醇的声音。

    “我见你没有回屋,便出来看看。”麦穗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看萧景田,他身上的衣衫都湿透了,满是狼狈地站在她面前,神色似乎异常疲倦,忙问道,“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看到了什么?”萧景田冷冷地问道。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麦穗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布条,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就发现了这个。”

    萧景田看了看麦穗,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

    麦穗也忙扔了布条,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了家。

    刚巧萧贵田起夜,见到两人很是惊讶,忙问道:“这大半夜的,你们两口子是去哪里了?”

    萧景田像是没听见,自顾自地进了屋。

    倒是麦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随口道:“我们睡不着,就四处转了转。”

    “那老三的衣裳怎么还湿了?”萧贵田不依不饶地问道。

    麦穗欲哭无泪,继续瞎编道:“我,我鞋掉河里了,他帮我去捡鞋,所以衣裳湿了。”

    萧贵田哦了一声,转身回了屋,心里暗忖道,到底是村里哪条河能让老三湿了衣裳?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问那么清楚干嘛?”乔氏从被窝里探出头,翻着白眼说道,“是不是你是看着老三媳妇年轻好看,才故意找机会跟她说几句话的?”

    “睡你的觉吧!胡说什么?”萧贵田低吼道,“老三媳妇是谁,她是我弟妹,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乔氏哼了一声,翻过身不理他。

    东厢房的两口子也没有睡着,听见麦穗跟萧贵田的声音,沈氏忍不住冷讽道:“老三会帮他媳妇捡鞋?打死我也不信,两人还不知道去干嘛了呢!”

    “人家的事情你跟着操什么心?”萧福田说道,“他俩愿意干嘛就干嘛,管咱们什么事情?”

    “怎么不管咱们的事情?”沈氏起身给孩子盖了盖被子,撇嘴道,“只要一天不分家,老三的事情就跟咱们有关系,他若是出去杀个人放个火,咱们难道不跟着倒霉?我早知道你有这么个兄弟,我才不嫁给你呢!”

    见媳妇这么说,萧福田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外面的人说的那些传言,但萧景田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兄弟,他当然也不好跟媳妇一起编排自己的兄弟。

    “你说,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分家?”沈氏越说越气,在被窝里踢了自家男人一脚。

    “我,我自然是愿意的。”萧福田挠挠头,皱眉道,“可是爹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啊!”

    “如果什么事都听你爹的,黄花菜也凉了。”沈氏愤然道,“反正我不管,如果你爹不同意分家,我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你就跟着你爹过吧!”

    “好了媳妇,别说气话了。”萧福田忙揽过沈氏,哄道,“此事咱们慢慢商量,你且不可再回娘家去了。”

    “哼,在你爹娘眼里,我跟老二媳妇都比不上老三媳妇金贵,人家一点嫁妆也没有带过来,却白得了一袋白面的聘礼,哪里像我们,就值三十斤粗粮吗?”沈氏继续埋怨道,“都怪你这个老大在你爹面前一点分量也没有,让我也跟着你在这个家里抬不起头来。”

    萧福田只是叹气,却不敢再说什么。

    他怕惹恼了媳妇,媳妇真的回了娘家。

    第二天晌午,干完地里的活以后,一家人开始收工回家,萧宗海牵着牛慢腾腾地走在前面,孟氏则挽着麦穗的手亲昵地说着话,婆媳俩在一起干了好几天的农活,彼此也有了些了解,孟氏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媳妇,能干,也不多说话,很合她心意。

    萧景田扛着锄头,一声不吭地走在最后面。

    隔壁牛五急匆匆地从前面跑过,边跑边大声道:“出事了,出大事了,海上死人了。”

    在地里干活的人顿时变了脸色,纷纷扔了手里的锄头,撒丫子往海边跑。

    “你们先回家,我和景田去看看。”萧宗海脸色一变,把手里的缰绳递给孟氏,老大老二就在海上捕鱼,他当然是担心的。

    萧景田闻言,快走几步,大踏步朝海边走去。

    “媳妇,你回家去,我去看看。”孟氏脸色也不好看,忙把缰绳给了麦穗,踮起小脚就跑。

    麦穗见众人都急匆匆往海边跑,便一个人牵着牛,慢腾腾地往回走,想到昨晚在海边发现的那截衣摆,心里不禁一沉,暗忖道,此事会不会跟萧景田有关系呢!

    那牛不好好走路,只顾吃路边的草。

    麦穗拽也拽不动,急出了一头汗。

    这时,萧芸娘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急声道:“三嫂,海边出事了,咱们去看看吧,大哥二哥还在海上呢!”

    “好,我跟你去。”麦穗扔下缰绳,撒丫子就跑。

    “哎呀三嫂,得把牛牵回去呀!”萧芸娘又匆匆跑过去牵牛。

    沙滩上围满了人。

    “是两个外乡人,肯定是不知道怎么翻了船,被海水冲到咱们这里来了。”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是咱们村的渔船出了事了。”

    “啧啧,这两个外乡人也是可怜的,家里的人哪里知道他们遇了难。”

    “唉,这就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呐!”

    大家站在那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让开让开,许知县来了。”里长黄有财带着两个身穿官服的衙役走在前面开路,众人忙闪到一边。

    许知县矮矮胖胖地,身着宽大的官服,走路摇摇晃晃,慌得黄顺低头哈腰地在一边搀扶着,唯恐他摔倒,许知县捂着鼻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一眼,沙哑着嗓子问道:“有人认识这两个人吗?”

    “大人,这两个人是外乡人。”黄有财忙上前说道,“我们都不认识。”

    “仵作,验尸。”许知县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便满脸嫌弃地退到了岸堤上。

    片刻,仵作小跑着上前禀报道:“大人,这两个人是溺水而亡,身上还有剑伤,生前肯定是跟人打斗过,而且从伤口上看,跟他们打斗的人要比受害人高大魁梧一些。”

    “把鱼嘴村的男人们都带到这里来,其他人都退下。”许知县沉着脸下令道。

    透过人群的间隙,麦穗清楚地看到了躺在沙滩上其中一个人的衣裳,正是黑底带着白纹的颜色,显然跟她昨晚捡到的布条是同一块布料……

    她的心里也跟着沉了下来。

    难道是萧景田……

    “三嫂,咱们回去吧!”萧芸娘没注意麦穗脸上的表情,悄然拽了拽她的衣角,小声道,“许知县也就是例行公事罢了,村里哪有人会用剑,你放心,我三哥他们很快就会回去了。”

    “走走走,咱们回家去,看什么看,有啥可看的。”孟氏在人群里发现了姑嫂俩,上前拽着两人就走,边走边数落萧芸娘,“姑娘家家的,就知道往外跑,也不怕人家笑话。”

    “我这不是担心大哥二哥嘛!”萧芸娘不服气地顶撞道,“若是家里没有人出海,我才懒得到这里来呢!”

    “总是你有理。”孟氏佯怒道。

    母女俩拉拉扯扯地往回走。

    麦穗心里想着那把长剑,没心情听母女俩说话,大踏步走在前面,风风火火地回了家,

    一进屋,便直奔萧景田的床头,翻出那把长剑看,剑鞘依然用厚实的黑色绒布缠得紧紧密密的,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把剑藏起来,就算那两个人不是萧景田杀的,若是被官府的人搜出家里藏着剑,萧景田是说不清楚的。

    只是把剑藏哪里好呢!

    麦穗拿着剑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转了几圈,终于在墙脚发现了一个小洞,刚想蹲下身看个清楚,却听见萧芸娘在门外梆梆地敲门:“三嫂,快出来吃饭,咱们后晌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就来了。”麦穗手忙脚乱地把剑塞了进去。

    不一会儿,萧福田和萧贵田一前一后地回了家。

    “景田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孟氏有些紧张地问道。

    麦穗的心也一下子悬了起来。

    难道许知县发现了什么端倪吗?

    “他面子大,被里长喊去陪许知县喝酒去了。”萧贵田揶揄道,“谁知道那个许知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全村就单单挑了老三去里长喝酒。”

    萧福田啥也没说,一声不响地上炕吃饭。

    麦穗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孟氏也跟着放了心。

    后晌,萧宗海带着萧福田和萧贵田兄弟俩去了地里干活。

    沈氏和乔氏在鱼市卖鱼还没有回来,孟氏便带着麦穗去了海边清理渔网。

    婆媳俩刚展开渔网,就见萧芸娘急匆匆地追了过来,问道:“三嫂,我三哥的剑放在哪里?”

    “剑?啥剑?”麦穗心里一动,佯装疑惑道,“谁要剑?”

    “刚才家里来了两个衙役,说许知县要看看我三哥的剑,让他们来取的。”萧芸娘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我在你们屋里找了半天没找到,只好来问你了。”

    “你三哥没有剑啊!”麦穗扭头看着孟氏,故作不解地问道,“娘,你见过景田的剑吗?”

    “他哪里有什么剑?他回来的时候就背回半袋子麦种,其他啥也没带回来。”孟氏不以为然道,“你跟那两个人说,就说咱们没见过,许知县想看剑,让你三哥自己回来取。”

    萧景田背着半袋子麦种回来的?

    麦穗很是吃惊。

    她以为他是背着宝剑耀武扬威地回来的呢!

    萧芸娘应了一声,急匆匆地走了。

    夜里,麦穗刚刚睡下。

    萧景田竟然掀帘走了进来,倚在炕边沉声问道:“你是怎么想到把我的剑藏起来的?”

    屋里没有点灯,皎洁的月光透过糊着白麻纸的窗棂洒了进来,他高大魁梧的影子笼罩在她脸上,感受着他陌生的气息,她顿觉有些呼吸不畅。

    “白天的时候,我听仵作说那两个人身上有剑伤,我唯恐你受到牵连,所以,所以就帮你藏了起来。”麦穗从被窝里探出头,却不敢抬头看他,如实道,“还有后晌的时候,许知县打着你的名义来取剑的时候,我就觉得此事很是蹊跷,说不定其中有诈。”

    “你为什么觉得其中有诈?”萧景田语气变得平和了许多。

    他有些惊讶这个女人竟然如此聪慧。

    若是今日许知县真的拿到了他的剑,那他是不会全身而退的。

    吃饭的时候,许知县旁敲侧击地提出,要他去衙门效力。

    被他婉言拒绝了。

    他说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在家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当时许知县呵呵一笑,便唤过衙役,低声吩咐了几句以后,又把话题转移到那两个外乡人的案子上。

    “凭直觉。”麦穗自然不知萧景田心里的起起伏伏,答道,“我觉得作为知县,是不会平白无故地派人到家里来拿剑的,若真是你的意思,你定会自己回来拿的。”

    “那你是不是觉得溺水那两个人是我杀的?”萧景田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若是那两个人是你杀的,你不会这么问我。”麦穗正色道,“相反,你会对此事避而不谈。”

    萧景田愣了一下.

    沉默片刻,又道:“把剑拿给我。”

    “在墙角的洞里,你自己取。”她只穿了一件里衣,怎么好意思在他面前起身。

    墙角的洞里?

    萧景田脸一沉,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她竟然敢把他的宝剑放进老鼠洞里,真是岂有此理!

    “这件事情怎么处理的?”暗夜里,麦穗看不清萧景田的表情,若是看到,她是不敢再问的。

    “只是两个外乡人,许知县只是做做样子,调查一下罢了。”萧景田轻描淡写道,“再说他们是溺水而亡,也怪不得别人。”

    “原来如此。”麦穗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暗忖,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没有引起知县的怀疑,看起来这男人的城府还是蛮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