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菊花蛇肉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2142字

    吃晚饭的时候,饭桌上多了一盆菊花蛇肉羹。

    散着诱人的香味。

    “咦,这是什么好吃的,好香啊!”萧菱儿兴奋地望着满满一盆泛着油花的美味,稚声稚气地问道,“奶奶,您是做的鱼吗?”

    “这不是鱼,是蛇肉。”萧石头晃头晃脑地得意道,“三叔父让我踩着这蛇的尾巴,然后蛇皮一下子就剥下来了,可好玩了。”

    “真的是蛇肉啊!”萧芸娘疑惑地问道,“怎么还放了这么多的野菊花?”

    凝脂般的蛇肉中间还夹杂着些许白嫩的野白菊花,肉香,花香交织在一起,味道很是诱人。

    “真的是蛇肉,你三哥亲自做的呢!”孟氏满脸笑容道,“大家都尝尝,这可是老三第一次下厨做菜呢!”

    麦穗闻言,眼前不禁又浮现出那白花花的一团,心里一阵翻腾,他竟然把那条蛇拿回来做了菜,天哪,这男人的口味还不是一般地重哦!

    “既然是老三做的菜,那得好好尝尝。”萧福田好奇地夹了一块白嫩嫩地蛇肉放进嘴里,嚼了嚼,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道,“好吃,真是好吃,老三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做菜了?”

    众人见萧福田说好,也纷纷去夹蛇肉吃,连一向苛刻的沈氏乔氏吃了,都连声说好吃。

    两个孩子更是吃得满嘴流油,连话也顾不上说。

    “以前在外面的时候吃过这道菜,觉得甚好,就问了问做菜的人,就学会了。”萧景田难得在饭桌上开口说话,“咱们后山上的菜花蛇正适合做这种蛇肉羹,以后若是想吃,就去后山抓蛇就是。”

    还去抓蛇?

    麦穗闻言,顿时如坐针毡,四下里弥漫着蛇肉的香味让她感到心里一阵恶心,她挑了几口饭菜,便放下筷子匆匆走了出去,一眼看见堆在门口白花花的蛇皮,想到它在山间扭来扭去的样子,忍不住地吐了起来。

    “媳妇,你怎么了?”孟氏匆匆走出来,狐疑地问道,“你不舒服吗?”

    “娘,我没事的,我回屋了。”麦穗逃似地回了屋。

    “他三婶这是怎么了?”沈氏不动声色地看了萧景田一眼,揶揄道,“该不会是有喜了吧?”

    “不会吧?”乔氏眸光流转了片刻,皱眉道,“他三婶进门,这满打满算才一个月,就是有了,也不会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吧?”

    萧福田和萧贵田没吱声,只是低头吃饭。

    他们是男人,对弟媳妇有没有身孕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吱声的好。

    “大概是胃口不舒服吧!”孟氏笑着打圆场,老三和他媳妇的事情,当娘的最清楚不过了,两人都没有圆房,哪来的孩子!

    “老三,不是二嫂多嘴,有件事情咱们可得提防着点。”乔氏压低声音,眸光流转道,“我听说,他三婶在娘家的时候,有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叫什么吴三郎的,就是麦家洼那个吴夫子的儿子,他三婶在出嫁前,还想着跟那个吴三郎私奔呢,只是后来吴三郎不知道怎么反悔了,两人才没走成,接着,他三婶便被麦家嫁到咱们家来了。”

    “他二婶,还有这事啊!”沈氏装作也是刚刚知道的样子,吃惊道,“看他三婶文文静静的,听说也是个识字的,怎么还能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呢?”

    “就是啊,若是他三婶有了,那这孩子……”乔氏见萧景田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不敢再说下去了。

    “你们想多了,她只是胃口不好。”萧景田面无表情地放下筷子,冷着脸走了出去。

    “你看看你们,这样的话能当着老三的面说吗?”萧贵田白了乔氏一眼,不悦道,“什么私奔不私奔的,你们让老三的脸往哪里搁?乱嚼什么舌根?”

    “我们只是实话实说,好言提醒一下老三,怎么成了乱嚼舌根了?”乔氏瞪了萧贵田一眼,冷笑道,“若是你们萧家不介意养别人的孩子,那就当我放屁好了。”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别人家的孩子?”萧贵田见乔氏竟然当着他爹他娘的面,说这些没有边际的话,一下子火了,低吼道,“吃完了饭赶紧回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好了,都少说两句吧!”孟氏唯恐两口子打起来,忙劝道,“这不是话赶话说起来了吗?都是为了这个家好,你们就不要吵了。”

    “我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乔氏瞪了萧贵田一眼,气冲冲地回了屋。

    萧芸娘刚想说什么,却被孟氏及时瞪了一眼,才讪讪地没吱声。

    孟氏见萧菱儿和石头还在津津有味地捞着盆里的蛇肉吃,便索性把盆子里的蛇肉全都给两人盛到了碗里,笑道:“等你三叔父再抓了蛇,让他再给你们做。”

    “好。”两个小家伙拍手笑道。

    夜里,萧景田照例拿出那把宝剑,仔细看了看,又重新包起来,知道麦穗还没有睡,便开口问道:“听说你在麦家洼有个青梅竹马的玩伴?”

    “是的。”麦穗听他提起吴三郎,心里不禁一颤,难道是他听说了什么了吗?

    “你们想私奔,却最终因为吴三郎爽约,才没有走成?”萧景田又问道,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仿佛在谈论别人的事情。

    他其实并不是对她的事情好奇,而是突然想证实一下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是的。”麦穗如实答道。

    顿了顿,又问他:“你问这些干嘛?”

    “若是你心里还有他,尽可以去找他,或者跟他走。”萧景田淡然道,“我不会勉强你留在萧家。”

    “不,我既然已经嫁到了萧家,就不会再跟着别人走。”麦穗索性坐起来,正色道,“我并非朝三暮四的女子,希望你能相信我,吴三郎只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而已,我跟他再无瓜葛。”

    现在想来,原来那个麦穗也真是可怜。

    在家无依无靠,又被麦三全逼着出嫁,跟着吴三郎私奔,却不成想,吴三郎却是个靠不住的。

    麦家洼对私奔不成的女子惩罚最是严厉,若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儿,花点银子打点一下也就罢了,像麦穗这样无依无势的,若是萧景田不娶她,她多半会被麦家洼的人沉塘。

    如此说来,萧景田又成了她的救命恩人了。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私奔?”沉默片刻,萧景田又问道,“是因为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