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亲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2本章字数:2725字

    “也是,也不是。”麦穗答道,“我大伯和大伯娘之所以把我嫁给你,是为了贪图那袋白面,并非是真心替我着想,我只是不甘心让他们随意摆布而已。”

    “所以你就要跟吴三郎私奔?”萧景田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们男未婚,女未嫁的,明媒正娶不就完了?”

    看不出这个连死蛇都怕的女人竟然还有私奔的勇气,真是,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央求他娘去我家下聘,可是他家里不同意。”麦穗努力回忆道,“所以,他才说要带我去禹州城避一阵子的。”

    毕竟在现任夫君面前说起前任情人,有些太尴尬,她说着说着,有些脊背发凉。

    “听起来,他很喜欢你。”萧景田语气轻松地问道,“那吴家为什么不愿意让吴三郎娶你?”

    “吴家是书香门第,吴夫子德高望重,加上吴三郎勤奋好学,他们觉得他前途锦绣,早晚会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麦穗说道,“而像我这样身份的女子,是配不上吴三郎的。”

    虽然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既然话赶话说到这里了,她觉得还是把话说明白的好。

    “他们其实想得也不错。”萧景田揶揄道,“如此说来,你的确是配不上吴三郎的。”

    麦穗一时语塞。

    他这是在打趣她吗?

    暗夜里,萧景田想到她在山上被蛇吓得脸色苍白的样子,皱皱眉,翻身摸了摸枕头下面的宝剑,就她那样的,还想跟着男人私奔,她确定那个叫什么吴三郎的,也不怕蛇?

    “对了,你不是说那蛇不会主动攻击人吗?”因为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麦穗也没有太纠结,兜兜转转地也想到了那蛇,神使鬼差地问道,“那它怎么还敢咬你呢!”

    “因为那是条雄蛇。”萧景田坦然道。

    “什么意思?”麦穗不解地问道,难道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萧景田没吱声。

    麦穗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回答,也不好意思再问,她甚至觉得他荒天破地地跟她聊这么多,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四月初八是庙神节。

    也是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

    一大早,萧福田和萧贵田便陪着媳妇孩子去龙王庙上了香,磕了头,提着大包小包地回了岳母家。

    麦穗也在收拾包袱。

    大伯家她肯定是不会去的。

    她想去山梁村看吴氏。

    自从吴氏嫁到山梁村,母女俩就没怎么见过面,麦三全总是想方设法地阻挠母女俩见面,他担心吴氏阻扰他给麦穗说亲,他觉得他养了麦穗这么多年,总得捞点好处才是。

    吴氏在麦穗脑海里很是亲切,麦穗早就想去看看她。

    家里也没什么可拿的,她就带了些晒干的小鱼,礼轻情意重嘛,她总不好空着手去。

    “景田,你陪着麦穗一起去。”孟氏有意撮合两人,语重心长道,“麦穗娘虽然是改嫁的,但终究还是你岳母,你得去见见才是。”

    “不去。”萧景田拒绝得很是干脆。

    这些日子那些野燕麦草已经完全晒干了,他这几天在忙着翻地修整,准备种麦子,哪有工夫陪着她去看她娘。

    “娘,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他还是不要去了。”麦穗压根就没想让萧景田陪着她一块去,忙道,“我就是去看看她,后晌就回来了。”

    记忆中,她娘家里也不宽裕。

    若是萧景田去了,说不定她娘会为难做什么饭菜招待他。

    还不如不去。

    “那你早点回来。”孟氏瞪了萧景田一眼,转过身来嘱咐媳妇,“你们母女见了面,难免多说几句,若是瞧着天色晚了,就不要走了,我让景田去接你。”

    “好,谢谢娘关心。”麦穗心里一热。

    山梁村离鱼嘴村二十多里地,而且还都是崎岖的山路,来回得三个多时辰,麦穗不敢耽误,稍稍梳洗了一番,提着篮子上了路。

    吴氏见了风尘仆仆的女儿,一句话不说,只是哭。

    她早就听说大伯子把女儿嫁给了一个土匪,这些日子以来,她一想这个女儿就掉眼泪,她恨自己保护不了女儿。

    她男人林大有是个秀才,自负很有才华,坚持继续科考,不想却屡屡落榜,一直蹉跎到三十多还未娶妻,眼看林家就要绝后了,他那年迈的祖母才托人四处给他张罗媳妇,因他岁数大了,家里又穷,年轻姑娘不愿意嫁给她,麦三全听说后,便热心找人牵了线,让吴氏嫁过去。

    吴氏虽然生了孩子,但年纪却不大,还比林大有小了六岁,年龄上倒也般配。

    但林大有因不甘心娶吴氏这样的寡妇为妻,在成亲当晚跑得无影无踪,这些年一直杳无音信。

    林大有是家里的独子,父母早逝,唯一的姐姐嫁在了本村,再无其他兄妹,家里还有年迈的祖母和两个光棍叔父,当年林大有逃婚,吴氏没有走,一是麦三全不肯让她回去,二是林家祖母跪下来求吴氏让她留下来,等一等林大有,说他迟早会回来的。

    这一等,就是八年。

    等着等着,吴氏也就离不开这个家了,反而忙前忙后地操持这个家,前些年林家祖母病重,她衣不解带地伺候了三个月,林家祖母临终时还拉着她的手说,林家对不起她云云。

    林家祖母去世后,为了避嫌,两个光棍叔父搬到了隔壁祖屋里去住,剩下吴氏一个人住在这串院子里。

    “娘,您别伤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坐在吴氏家黑漆漆的炕上,麦穗笑着安慰道,“您别听外面人瞎传,我男人哪里是土匪?人家现在在家安安分分地种地呢!”

    说着,便把萧景田租荒地,割野燕麦草整治荒地的事情说给吴氏听。

    “那啥,他,他没打你吧?”吴氏依然忐忑不安地问道。

    “娘,瞧您说的,他打我干嘛?”麦穗嗔怪道,“他除了性子有些冷以外,其实人还是很好的。”

    如果真的让她说萧景田哪里好,她还真的说不出。

    她只是不想让她娘操心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吴氏见女儿气色还好,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含泪道,“只要你过得好,娘便放心了。”

    “娘,您放心,鱼嘴村好歹也靠着海,闲暇之余还可以去赶海弄点鱼虾尝尝鲜呢!”麦穗说着,把手里的篮子递到吴氏面前,笑道,“您看,我给您带了些小鱼,鱼就是小了点,可是吃起来很香的。”

    前世她生母早逝,如今一朝穿越,还有这么个血脉相连的母亲在,她自然得好好珍惜这段缘分。

    “你能来看娘,娘就很欢喜了,还带什么东西?”吴氏擦了擦眼泪,看着满满一篮子小干鱼,欣慰道,“收拾得这么干净,真是难为你了。”说着,又小心翼翼地问道,“穗儿,你带了这么多鱼给我,你婆婆不会不高兴吧?”

    “不会的,您放心,我婆婆人挺好的。”麦穗认真道,“萧家虽然人多,但都是通情达理的,再说,我两个大伯子都是出海打鱼的,这点小鱼他们也看不上。”

    “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好受多了,那啥,穗儿,你走了半天,一定饿了,娘猜到你今天回来,特意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你快吃。”吴氏擦了擦眼泪,手忙脚乱地从墙角的柜子里摸出两个温热的鸡蛋,递给麦穗,“娘记得你最爱吃煮鸡蛋了,早就煮熟了,怕你来的时候凉了,便放在柜子里温着,麦穗快吃!”

    “娘不吃,我也不吃。”麦穗心里一阵感动,嘴上却撒娇道,“一人一个,要不然,我一口也不吃。”

    “你这孩子……”吴氏只得接过鸡蛋,轻轻咬了一小口,家里有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像这样金贵的吃食,当然不可能有她的份。

    外面传来一阵咳嗽声。

    接着,有人走了进来。

    慌得吴氏忙把手里的鸡蛋咬了一口的鸡蛋塞到麦穗手里,说道:“是我那二叔父来了,你先拿着鸡蛋去里屋吃,待会儿我叫你,你再出来。”

    见吴氏神色很是慌乱,麦穗顿时也有些尴尬,有种偷吃被人抓了个正着的感觉,忙拿着鸡蛋掀帘进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