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小姑子是助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188字

    萧宗海赶着牛车把荒地那边的松木全都拉了回来,整齐地码在屋前的空地上,牛五刚好出门,看见那些松木,便上前问道:“四叔,听说我三哥要做船?”

    “嗯,等忙完地里的活,该张罗着出海了,没船怎么行。”萧宗海应道。

    “嘿,大哥二哥的船现在都闲着,三哥何必再重新做新的。”牛五挠挠头,讪讪笑道,“龙叔那里的船也多,也用不着大哥二哥的船过去。”

    “谁有也不如自己有。”萧宗海面无表情道。

    “那是,那是,想必三哥也看不上那些旧船的。”牛五嘿嘿地锁上门,精神抖擞地去了海边,他最近太忙,顾不上跟萧宗海闲话太多。

    庄栓站在院子里看萧景田亲手绘制的图纸,疑惑道:“景田,你这渔船是用来打鱼的吗?我看跟战船差不多。”

    “栓子叔见过战船?”萧景田难得笑笑,“说说看,我这怎么跟战船差不多了?”

    “你还别说,我还真是见过战船,你这个船底舱高的竟然还能放一艘小船,不是战船是什么?”庄栓指着图纸,笑道,“怪不得你看不上村里这些旧船,敢情你要的是这样的大船。”

    “还是栓子叔明白我。”萧景田展颜一笑,“此一时彼一时嘛!咱们以后不能在这浅水湾打渔了,得经常往远处走,所以,船得做得大些才是。”

    麦穗正拿着抹布站在南房的窗前擦窗台,透过窗户的缝隙,冷不丁看到萧景田耀阳般的笑容,心里很是吃了一惊,原来这个男人开心的时候也会笑,而且他笑的时候看上去很是和蔼,看来,他平日里冷着一张脸,不是他性情使然,而是生活中没有让他高兴的事情罢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庄栓倒没怎么在意萧景田的笑,猛地一拍大腿,信誓旦旦道,“你放心,叔一定好好帮你做,这船若是做成了,咱们鱼嘴村以后的船就都是这个样子了。”

    两人边说边拿着图纸去了屋前空地上,蹲在地上仔细地选取着木材,庄栓望着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松木,夸赞道:“景田,你小子就是有脑子有力气,这么好的木材,你是怎么找到的。”

    “刚回来那会儿,我没事就去山里转转,看到中意的,就随手标个记号罢了。”萧景田淡淡道,“其实我刚回来的时候,就打算做船了,只是那个时候胳膊上的伤还没有好,也就没急着做,只是选了选木材而已。”

    “你心思缜密,不慌不忙,将来是个能成事的。”庄栓笑呵呵地摸着下巴道,“以后在海上,叔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你了。”

    萧景田只是笑。

    萧芸娘坐在炕上绣花,见麦穗在南房的窗台里里外外擦了一遍,又不声不响地拿起条帚开始扫院子,心里对这个新嫂子很是满意,便对孟氏道;“娘,我三嫂是个勤快的,人也不错,可我怎么看着我三哥对我三嫂很是生分似的,他们两个是不是看不上眼啊!”

    “好好绣你的花,姑娘家家的,瞎操心什么?”孟氏瞪了她一眼,说道,“你三哥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从小就那样,对谁都冷着脸,你还指望他对你三嫂怎么样?”

    “娘,两口子跟别人能一样嘛!”萧芸娘翻着白眼说道,“按理说,作为男人对谁冷脸也不能对媳妇冷脸,要不然,这日子怎么过,女人找婆家图什么,就图男人的冷脸?”

    “哎呀,你胡说什么?”孟氏喝住女儿,低声道,“家里刚消停了几天,你且不可再生事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少掺和。”

    “娘,你都不知道,我三哥至今都在那张小床上睡呢!”萧芸娘冷哼道,“你是我亲娘我才提醒你的,若是这样下去,你就别想抱孙子了。”

    “那你说怎么办?”孟氏听了,叹道,“这样的事情,我当娘的怎么劝?”

    总不能逼着儿子上媳妇的床吧!

    “娘,我倒是有个法子。”萧芸娘眸光流转了一番,悄声道,“我把三哥的床要过来,看他睡哪儿。”

    “能行吗?”孟氏表示怀疑。

    “怎么不行,您瞧我的。”萧芸娘想了想,放下手里的绣活,穿鞋下了炕,去外面看了看,见萧景田不在,只有庄栓拿着刻尺来来回回地量着那些木头,便一溜烟地跑了回来。

    麦穗扫完院子,又开始坐在井边洗衣裳,见小姑子出去又跑回来,也没在意,她洗完衣裳还得去织渔网,等萧景田的船做好了,这些网自然都能用上。

    其他事情她帮不上忙。

    唯一能做的,只有织渔网。

    萧芸娘躲在屋里翻箱倒柜地收拾了一番,又悄声问孟氏斧子在哪里,慌得孟氏忙问道:“你不是说要把你三哥的床要出来吗?你要斧子干嘛?”

    “我要我三哥的床总得有理由吧?”萧芸娘有板有眼地说道,“我得把我的床劈了才行。”

    “什么?你要劈床?”孟氏闻言,差点晕倒,“你想了半天,你就想出这个办法吗?”

    “娘,难道您有更好的办法吗?”萧芸娘反问道。

    孟氏不语。

    她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娘,您说吧!您是要这张床,还是要您孙子?”萧芸娘直截了当地问道。

    孟氏自然要孙子。

    她做梦都想。

    “这不就得了。”萧芸娘自顾自地地找来斧子,三下两下把她的床硬生生地给砸成了烧火柴。

    噼噼啪啪地声音很大。

    沈氏和乔氏站在门外探头探脑地看,这小姑子又在发哪门子疯?

    “起了虫的床还留着干嘛?”萧芸娘故意大声嘟囔着,也不理会她们,自顾自地把床板塞到了灶间,又道,“反正三哥屋里还有张空床,我就先睡他的那个吧!”

    “也好,反正他们也用不着。”孟氏心虚地附和道。

    母女俩进了南房。

    把萧景田的铺盖一卷,抬到了里屋的大炕上,不等麦穗反应过来,便把萧景田的床给抬走了。

    “三嫂,我屋里的床起虫了,借你们屋里的床用用。”萧芸娘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反正你们也用不着这床。”

    “就是,你们南房本来地方小,放张床干嘛?我早就想抬出来了。”孟氏心虚道,“等景田的船做好以后,这屋里光渔网就放满了,哪里能用上这张床。”

    麦穗自然明白母女俩的心思,暗自腹诽道,难不成在婆婆和小姑子眼里,她已经凄惨到需要她们的帮助才能让男人上她的床吗?

    拜托,她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