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被关了起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149字

    黄有财得到消息,心急火燎地来到海边。

    “里长,他们欺人太甚,咱们村的人根本就没有到龙叔的鱼塘里捞鱼。”狗蛋立刻迎上前告状,当他得知他媳妇也被关在里面,他都快疯了。

    “里长,您快跟他们说说,有啥事咱们慢慢商量,先让他们把人放出来再说。”梭子同仇敌忾地拽住黄有财的衣角,急声道,“听说他们还动手打了人,你家大柱伤得不轻啊!”

    他媳妇也被关在里面哪!

    “里长,让他们放人,说起来,这还是咱们村的海呢!”

    “就是,难道咱们连自己村的海也不能赶了吗?”

    众人议论纷纷。

    黄有财脸色一沉,沉思片刻,抬脚就朝那几个看守的大汉走去,点头哈腰道:“诸位好汉请了,鄙人是鱼嘴村的里长,村里人误闯了龙叔的鱼塘,是我这个当里长的不对,怪我没有跟他们说清楚,俗话说得好,不知者不怪,麻烦诸位通融一下,把他们放了吧!”

    “此事我们头已经去禀报龙叔了,你们尽管等着就是。”其中一个大汉不屑道,“只要龙叔发了话,我们就立刻放人。”

    黄有财还想说什么,但见那大汉神色狰狞地看着他,便悻悻地退了出来。

    “里长,咱们怎么办?”狗蛋和梭子忙迎上来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着呗!”黄有财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也在里面,他才懒得管呢!

    “里长,景田媳妇也在呢!”狗蛋低声道。

    “你个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说?”黄有财眼前一亮,语气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有板有眼地说道,“那啥,你们在这里守着,有什么情况赶紧跟我说,我这就去找萧景田商量商量。”

    狗蛋和梭子会意,脸上也有了喜色。

    对呀,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都说萧景田是个有本事的,现在龙叔的人抓了他的媳妇,看他怎么办?

    萧景田去镇上还没有回来。

    连同庄栓也不在。

    黄有财在萧家门口急得团团转。

    “他爹去了镇上找龙叔求情去了,里长不要太担心。”孟氏反而比黄有财更沉着,见他耷拉着脸,很是沮丧,便叹道,“这说起来,咱们村里人的也没有啥错,大家赶海都赶习惯了,就算误闯了他们的鱼塘,他们也应该谅解才是,哪能一言不合就动手?”

    “四嫂,我也有难处啊!”黄有财叹道,“当初龙叔来咱们这里包海建鱼塘,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啊,但人家有许知县撑腰,咱们也没有办法啊!”

    孟氏点头道是。

    沈氏和乔氏在屋里听了,幸灾乐祸地对视一眼,一声不吭地继续织渔网,虽说现在萧福田和萧贵田不出海了,但鱼塘里还得用渔网,龙叔说了,以后她们的渔网,他都包了。

    过了小半个时辰,萧宗海回来了。

    带回来的消息让黄有财愈加沮丧,龙霸天不在镇上,说是去了禹州城。

    禹州城离鱼嘴镇上百里路,就算是龙霸天当天往回返,估计也得晚上回来了。

    黄有财当即决定去找许知县。

    “我跟你一起去。”萧宗海也不含糊,到家连口水也没顾上喝,又跟着黄有财急急地去了县衙。

    门房说许知县也不在。

    两人傻眼了,又不甘心离开,索性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耐心地等。

    时值六月,屋里很是燥热。

    黄大柱却连说冷,还不停地咳嗽。

    一屋子人很是担心。

    小六子摸了摸他的额头,惊呼道:“大柱哥发烧了。”

    说着,使劲地晃门:“快放我们出去,有人生病了。”

    没人搭理他们。

    众人无奈,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嫌,纷纷把地上凌乱的干草收集起来,让黄大柱躺下,小六子脱下褂子给他盖上:“大柱哥,你撑着点,咱们很快就能出去了。”

    “大柱刚才落了水,肯定是受了风寒了。”狗蛋媳妇嘀咕道,“那些人也太狠了。”

    “六月天也能受寒吗?”梭子媳妇不解问道。

    “大柱兄弟刚才落了水,接着又到了这热屋子里,这一冷一热的,也算是受了风寒了。”麦穗虽然不是大夫,但好歹以前看过几本医书,对风寒这样的小病也有些了解,她走到那扇长满杂草的窗台处,端详了一番,小心翼翼地探出手,拔了几棵野菜,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递到黄大柱面前,轻声道,“大柱兄弟,这是茶蓝菜,也是一味药材,你把它吃下去,很快就好了。”

    “咦,这是药材吗?”狗蛋媳妇很好奇,说道,“我家兔子经常吃这个,我以为是野菜呢!”

    “大柱哥,那你赶紧吃吧!你就当自己是兔子好了。”小六子忙道。

    众人一阵哄笑。

    “多谢嫂子。”黄大柱也顾不得许多了,接过来就大口吃了下去,连根都吞了下去。

    这些野菜他自然也认得,兔子能吃,他也能吃。

    “景田媳妇,你会给人看病啊!”小孟氏很是欣喜,在她的印象里,那些会看病的大都是鹤发童颜的老汉,很神秘,也很让人望而生畏。

    如今冷不丁有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女子识得药材,她自然震惊。

    “哪里哪里,也是别人告诉我的。”麦穗浅笑道,村里的女人几乎全都目不识丁,甚至男人们认字的也少,她不想出这个风头。

    好在原来的麦穗也是识字的,正好可以打个掩护。

    黄大柱吃了那几棵茶蓝菜,虽然气色不是很好,额头却出了一层细汗,人也渐渐有了精神,身上也不像刚才那么烫了,他对麦穗很是感激,一个劲地说多亏了景田嫂子。

    众人也跟着夸麦穗,连说景田有福气,娶了个好媳妇。

    麦穗略感羞涩,低头不语。

    她也觉得她是个好媳妇,好到需要婆婆和小姑来帮她算计她夫君上她的床。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

    外面的人丝毫没有要放他们出去的迹象,众人气得把门拍得哗啦哗啦响,齐声喊道,说黄大柱正在发高烧,再不放人就出人命了。

    一直守在门外的萧芸娘见那几个大汉丝毫不为所动,气得一跺脚,风风火火地去了黄有财家。

    不巧,黄有财家锁着门。

    萧芸娘只得悻悻回了家。

    萧景田和庄栓在镇上买完桐油,又买了些杂七杂八的造船所需的铆钉之类的,见天色不早了,才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家。

    听说此事后,萧景田脸一沉,信步去了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