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人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358字

    “芸娘,你去哪里?”牛五喊道。

    “我要去镇上找许公子。”萧芸娘说道,“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早点让我三哥回来。”

    “芸娘,咱们还是等等看吧,若是后晌你三哥再不回来,咱们再找许公子问问也不迟。”麦穗上前低声道,“若是你三哥自己能处理好,那咱们岂不是又得欠许公子一个人情?”

    “三嫂说得对,你们先不要着急,这样我先去龙叔那边走一趟,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我回来咱们再商议就是。”牛五说着,匆匆出了门。

    萧芸娘也只得点头道是。

    麦穗看看天色,便拿起木叉去了凤凰岭那边的荒地。

    远远地,看见一个身影在地里晃荡,围着垛在地头上那几大垛燕麦草转圈,见麦穗过来,竟然逃一般地跑了。

    麦穗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人该不会是想使坏吧?

    但见地里并无异样,她才按照萧景田吩咐地那样把晒干的野燕麦草一一挑开,均匀地铺在地里。

    好不容易晒干了,却要让雨再淋湿,真是不懂。

    到了后晌,萧景田还没有回来。

    萧芸娘彻底按耐不住了,嚷嚷着要去镇上看他三哥。

    萧宗海和孟氏不让去,说一个姑娘家在镇上乱跑算怎么回事。

    三人吵成一团。

    “爹,娘,我陪芸娘去镇上看看吧!”麦穗说道,“咱们也不能在家里等着,总得打听打听景田在衙门里怎么样了。”

    “你们听听,就你们一个劲地让等,等,与其在家里傻等,不如亲自去打探一下。”有了麦穗这话,萧芸娘更加按捺不住,拉着麦穗就出了门。

    “那你们早去早回。”孟氏只得妥协。

    姑嫂俩匆匆去了镇上。

    鱼嘴镇虽然小,却是五脏俱全,路边林林总总开了许多店铺,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

    萧芸娘熟门熟路地领着麦穗进了一家绣坊,牌匾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锦绣绣坊。

    锦绣绣坊是许知县的夫人谢氏的陪嫁铺子,生意不错,在十里八乡小有名气。

    绣坊装饰得很是雅致,墙壁上悬挂着已经做好的各种绣品,做工精美,针脚细腻,数十个身着粉衣绿裤的年轻绣娘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各自的绣架前刺绣,见有人进来,其中一个约莫着三十多岁的妇人盈盈上前打着招呼:“萧姑娘来了,可是来送绣品的?”

    她穿一身大红色的羽丝缠枝百合长裙,肤如凝脂,目若点漆,未语先笑,是个很妩媚的妇人。

    麦穗是女子,也觉得很是惊艳。

    “九姑,我有点急事,要找许公子。”萧芸娘忙道,“许公子今天来过这里吗?”

    “这两天少东家还真是没来过这里,你找他有什么事?”九姑打量了麦穗一眼,疑惑道,“你可是要介绍新的绣娘吗?”

    “不是,是家里的一点琐事,要找许公子帮忙。”萧芸娘顾不得跟九姑闲扯,忙道,“九姑,我们去哪里能找到许公子?”

    “咱们少东家最近正在准备参加乡试,我猜他现在多半在麒麟书院用功呢!”九姑捏着帕子,翘着兰花指,含笑道,“不过,我猜就是你去了,少东家未必肯见你,麒麟书院就是王大善人家隔壁,少东家又是王大善人未来的女婿,肯定是要避嫌的。”

    “多谢九姑提点,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告辞。”麦穗浅浅一笑,拉着萧芸娘出了绣坊,她觉着这个九姑眉眼间太过妖娆,不像是个好相与的。

    “三嫂,我不怕被人说闲话,咱们这就去书院找许公子吧!“萧芸娘不以为然道,“就算是王大善人家小姐看见了,又怎么样?难道她还不准许公子跟别的女人说话了吗?”

    “芸娘,你去不如我去,你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多少得顾忌自己的名声才是。”麦穗突然觉得这个小姑子其实挺不错的,平日里嚣张了些不假,但对家里人还是掏心掏肺地好,见她满脸不服气的样子,又道,“你三哥到底是我的夫君,我出面给夫君求情,别人也说不着什么,名声这东西,不是你不在乎,就可以虽然作践的。”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萧芸娘亲昵地挽起她的胳膊,笑道,“那咱们一起去,我在书院旁边的茶馆等你。”

    “好。”麦穗欣然答应。

    貌似有个小姑子还不错的。

    麒麟书院是镇上的公学,由县衙督办,几十年间,倒也出过几个举人进士,他们也曾鲜衣怒马地回到家乡,很是风光,据说还有人一路做到了京官,他的画像至今还贴着书院的墙上,供学子们膜拜。

    画像上那不十分俊朗的脸,激励着众学子们前赴后继地去参加科考,孜孜不倦地寻那书中的黄金屋和颜如玉,院风素以坚忍不拔名扬百里。

    一次不中,再考,二次不中,再再考。

    糊着白麻纸的雕花窗子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院子里两棵参天的梧桐树树影婆娑,铺着青石板的小径弯弯曲曲,一直蜿蜒到书房门口。

    不远处,一个灰衣老汉正挥舞着大扫帚在扫地,扬起团团尘土。

    麦穗看看天色,知道快到了下学的时辰,也就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等,原来的麦穗跟着吴三郎来过这里几次,对书院的作息并不陌生。

    “麦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吴三郎他爹吴夫子信步从门房走出来,抚摸着花白的胡子,面无表情道,“你来找三郎的吧?成何体统,你一个成了亲的女子到这里来也太不像话了,赶紧走,且不可再生事端诱我儿行那不忠不孝之举,三郎是不会见你的,你要知道自己的本分。”

    “夫子误会了,我并不是来找吴三郎的。”麦穗正色道,“我来书院是因为有点私事要找许公子,烦请夫子代为通传。”

    “哼,许公子乃人中龙凤,岂能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辱没了我书院清净之地。”吴夫子一甩袖子,大踏步进了书院。

    走了几步,又回头道:“你赶紧走,许公子并不在书院,就是在,他也不会见你的,若你执意纠缠在此,休怪我不客气了。”

    麦穗顿觉好笑。

    就算她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也不会到这里来找吴三郎啊,这老头也太自恋了吧!

    门口,两个小丫头盈盈路过,闻言,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这小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怎么还到书院里来缠着郎君不放?

    “三嫂,你别难过了,许公子不在,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就是。“萧芸娘见麦穗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忙安慰道,“咱们不如直接去县衙打听打听消息,只要知道三哥安好,咱们也就放心了。”

    “也好。”麦穗欣然前往。

    姑嫂俩去了县衙,却吃了个闭门羹。

    守门的衙役不但不透露半点口风,还凶巴巴地赶她们走。

    两人只得愤愤离去。

    半路上,一辆马车静静地停在前面。

    “穗儿,你是有事吗?”吴三郎跳下马车,欣喜道,“我听说你去书院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