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青梅竹马吴三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049字

    “我去过书院不假,但不是找你。”麦穗冷冷说着,拽着萧芸娘就走。

    萧芸娘没见过吴三郎,只是不停地回头看他。

    心里暗忖,难道三嫂跟这个人有什么过节不成,怎么一见面就像是要吵架似的。

    “穗儿,我下个月就要去禹州城姨母家小住一些日子,准备参加今年的秋试,估计得年底才能回来。”吴三郎望着前面那个依然消瘦单薄的身影,柔声道,“锦绣绣坊的九姑每隔半个月便会去一趟禹州城,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就找她捎信给我。”

    上次两人约定好了私奔,他却被他娘锁在家里脱身不得,不管怎么说,总是他负了她。

    只有为她做些什么,他才心安。

    “不必了。”麦穗边走边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其实细想起来,原来的麦穗跟他只是青梅竹马的情意而已,哪怕他决定要带她私奔,也不曾说出他的心意。

    如今两人私奔不成,在吴家人眼里,她却成了不知廉耻的那个。

    “穗儿,你告诉我,到底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吴三郎大声道,“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一句话,我死而无憾。”

    麦穗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呸!

    萧芸娘见吴三郎这么说,心里也大概猜到了他是谁,索性停下脚步直言道:“这位公子,你无需上刀山下火海,如果真要帮忙,就麻烦你去衙门里找许大人说情,让他们把我三哥放了,我三嫂就原谅你了。”

    吴三郎一头雾水。

    县衙后院。

    丝竹声声,歌舞升平。

    “景田哪,你不要怪叔,叔大张旗鼓地拿你来衙门,只是想借你立立威而已,并非是有意为难你。”龙霸天看了看萧景田,见他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又道,“昨天的事情,横竖是我那几个手下不对,他们不该乱抓人,听说还错抓了你媳妇,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这个你放心,回头我找他们算账。”

    “对对对,说起来,这是一场误会而已。”许知县忙道,“龙叔说了,浅湾那边本来就是泊船的地方,并不是鱼塘的范围,大家可以到那里去赶海的。”

    萧景田不吱声,只是沉着脸闷头喝茶。

    龙霸天和许知县对视一眼,心里暗忖,他倒是个能沉住气的,如此一来,倒显得他们很是理亏似的。

    气氛稍稍有些尴尬。

    “景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龙霸天敬你是条汉子,愿意跟你推心置腹地说说话,最近海路不太平,屡屡有商船客船被劫的事情发生,弄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我虽然走南闯北数十年,却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凶猛的海盗,这不,远海那边不太平,我才回村建了鱼塘自己养鱼,我这也是没法子啊,手下数百名兄弟都等着养活家里的妻儿老小呢!”龙霸天侧了侧身子,叹了一声,继续说道,“若想在这样凶险的环境里出海,得有一个能镇住那些海盗的厉害人物出面才行,而这个人选,非你莫属,所以,只要你愿意帮我押货,条件随便你开,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景田,都是乡里乡亲的,有钱大家一起赚,没什么不好的。”许知县语重心长地跟着劝道,“再说了,眼下你已经成亲,就算为了爹娘和媳妇,也应该有所作为,跟着龙叔干,龙叔是不会亏待你的。”

    “许大人,龙叔,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并非我心高气傲,不想跟你们做事,而是我虽然在外闯荡多年,却只是虚名在外,这些年因为个人生计,也屡屡置身险境,几次差点葬送性命,故此名利对我而言,早就是天边浮云。”萧景田淡淡道,“所以在下只想在双亲面前尽孝,踏踏实实地做个庄稼人,安安稳稳地过几天舒坦日子,还望大人龙叔成全。”

    “理解理解,百善孝为先嘛!”龙霸天哈哈一笑,若无其事道,“这事以后再说,咱们好商量。”

    “对对对,好商量好商量。”许知县知道龙霸天并没有死心,也跟着笑道,“龙叔求才若渴,无可厚非,但景田想要尽孝,也在情理之中,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嘛,来人,上菜,咱们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定要好好喝一杯。”

    “大人,龙叔,既然此事说明白了是个误会,那我也该告辞了。”萧景田起身抱拳道,“此事虽是误会,但总是我鲁莽了些,日后一定引以为戒,跟人和气相处才是。”

    “咱们都引以为戒,都引以为戒。”龙霸天假笑道。

    许知县一直把萧景田送到了县衙门口,见四下无人,忙低声道:“景田,你在外多年,可听说过成王?”

    成王萧云成是当今皇上的胞弟,因当年谋逆的九王爷一案受了牵连,被关进了宗人府。

    一年前,宗人府意外失火。

    成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成为宫廷一大悬案。

    皇上如鲠在喉,重金悬赏缉拿成王。

    为此,各路英雄跃跃欲试,看谁都像成王。

    可惜,成王从此销声匿迹,仿佛凭空消失了。

    “成王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自然听说过。”萧景田心头微动,沉声问道,“大人怎么这么问?”

    “听说成王到咱们禹州城来了。”许知县神秘道,“若是咱们能在禹州把成王缉拿归案,解押入京,那得多大功劳啊!景田,你愿意不愿意跟着我建功立业?你放心,平日里你种你的地,尽你的孝,等我查出个名目来,你带人前去捉拿就行,你放心,此事就你我两人知道,不会走漏半点风声的。”

    再怎么说,他也是朝廷命官,跟着他才是正道。

    龙霸天再怎么有能耐,也只是一介草民而已。

    孰轻孰重,萧景田心里自然明白。

    “大人,我一介草民,实在不好插手朝廷之事,还望大人谅解。”萧景田毫不犹豫地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