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主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317字

    第二天,雨还没停。

    一直淅淅沥沥地下。

    院子里到处都是水,明晃晃地,能映出人影来。

    吃完饭,萧福田和萧贵田兄弟俩去了海边,萧宗海和萧景田坐在炕上闲聊,雨天地里没什么活,正好在家歇歇脚。

    “你那些野燕麦不是都晒干了吗?怎么还故意让雨淋湿了呢?”萧宗海不解地问道。

    “爹,野燕麦草晒干后如果直接烧掉,只能做底肥,只有让雨淋一下,晒个半干后放七八天再焚烧,才能真正解了元宝树的油性。”萧景田沉声道,“以前我在外地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地,还是当地的一个老庄稼把式告诉我的,您放心,这地能种。”

    “那这些麦种也是他给你的?”萧宗海问道。

    “嗯,是的。”萧景田点点头,随口道,“我救了他一命,他就送了我半袋麦种。”

    萧宗海干干地笑了几声。

    麦穗挽着裙摆去井边提水洗碗刷锅。

    沈氏和乔氏则抱着胳膊站在屋檐下看雨闲聊,两人站了一气,顿觉无趣,便回屋拿了雨伞串门去了。

    谁聘礼多,谁就多干呗!

    “快看闪电。”萧菱儿和萧石头蹦蹦跳跳地站在门口看一道道划过天空的道道闪电。

    “哎呀,快进屋,闪电有啥好看的。”萧芸娘领着两个孩子进了屋,警告道,“别再出去了哈,小心被雷劈。”

    “哼,我才不会被雷劈呢,只有坏人才被雷劈。”萧石头不服气地说道,“姑姑是坏人,姑姑才会被雷劈。”

    萧芸娘刚想发火,却见门响了一下,一把青布雨伞挤了进来,伞下的人笑道:“侄媳妇在家吗?我来给你家报喜来了。”

    “六婆来了,这大雨天的,您快屋里坐。”孟氏热情地迎了出来,拉着她的手进了屋,上炕坐下,笑道,“不知道我家喜从何来?”

    “前些日子你家四斤不是找我给你家闺女做媒嘛!”六婆一拍大腿笑道,“从那以后啊,我是吃不好,睡不宁,怎么着得给闺女找个好人家,这不,昨天山梁村的那个徐四媳妇找上门来,要我给他家小儿子说个媳妇,我呀,头一个就想到你家闺女了。”

    “就是在镇上开干鱼铺子和杂货铺的那个徐四?”萧宗海问道。

    “对对对,就是他家。”六婆笑道,“他家里也是三个儿子,两个儿子成亲后,都住在镇上照看铺子,这生意也是越做越大,剩下这个小儿子不爱做生意,徐四两口子就想着把山梁村那几十亩地交给他打理,他们两口子说了,愿意找个能干的媳妇嫁过去帮衬着,你家闺女正合适呢!”

    萧芸娘闻言,脸一红,躲到屋里去了。

    “那这事你跟徐四家提了吗?他们家什么意思?”孟氏也听说过徐家,忙道,“我们小门小户的,人家怕是看不上呢!”

    “哎呀侄媳妇你多心了,谁家不是高门嫁女,低门娶妻的,再说了,他家小儿子以后是要留在家里打理祖业的,难道他要娶个大户小姐不成?”六婆捏着帕子道,“徐四两口子为人最是低调谦和,就连两个大儿子娶的媳妇,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女儿,大儿子娶的是林家洼吴夫子的女儿,二儿子娶的是镇上万屠户家的闺女,你们家闺女并不比他们那两家的闺女差,他们怎么看不上?所以,我一提你们家闺女,他们家是一百个愿意,这不,就托我来问问你们家的意思。”

    麦穗盈盈上前奉茶。

    萧景田一声不吭地坐在炕上,见麦穗进来,目光在她身上落了落,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这是老三媳妇吧?哎呀,这细皮嫩肉的,真是个好媳妇。”六婆赞道,她说得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麦穗又给她倒满。

    “你家老三媳妇进门三四个月了吧?可是有喜了?”六婆关切地问道。

    麦穗顿感羞涩,讪讪地退了下去。

    这六婆不是上门给小姑子说亲的吗?好好说亲就是,扯她干嘛!

    真是躺着也中枪。

    “还没有呢!”孟氏瞪了一眼萧景田,勉强笑道,“这事急不得,得看缘分。”

    萧景田挑挑眉,只是低头喝茶。

    “对对对,我瞧着你这媳妇腰细臀圆,是个好生养的,你呀,就等着抱大孙子吧!”六婆许是渴了,抱着茶杯咕咚咕咚地喝了一气,又扯回话题,说道,“这事你们慢慢商议,回头给我个信,我也好去人家回话不是。”

    “有劳六婆了,这事我们先商量商量再说。”萧宗海表情凝重道,“我们就这么一个闺女,嫁人是一辈子的大事,马虎不得。”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六婆笑着起身道,“那我先回了,若是有什么事情,就尽管提出来,我呀,为了喝这杯喜酒,跑断腿也愿意。”

    送走六婆,孟氏显得有些魂不守舍,见萧宗海沉默不语地盯着窗外看,忙问道:“他爹,你说这事应不应?”

    “忙啥,总得打听打听再说。”萧宗海皱眉道,“高门嫁女,低门娶妻不假,但也得讲究个门当户对,我觉得这门亲事不怎么登对,徐家到底是商户,家资丰厚,咱们家自愧不如。”

    “爹,咱们关键得看徐三公子的人品如何,其他的并不重要。”萧景田面无表情道,“那六婆也说了,徐三公子是要留在家里看守祖业的,如此说来,跟芸娘也算般配。”

    “景田说得对,咱们得打听打听再说。”孟氏点点头,又忙对麦穗道,“对了媳妇,你娘就是山梁村的,你抽空再去山梁村一次,跟你娘打听一下徐三公子的人品如何?”

    说着,她又看了看萧景田,又道:“景田也一起去,怎么说这也是你妹妹的终身大事,你得帮着看看才是。”

    萧景田皱眉,这样的事情他一个大男人出面,不太好吧?

    “娘,不用他去,我自己去就行,我倒是觉得道听途说不如亲眼所见,上次我去山梁村的时候,听说徐四家收小干鱼,要不,咱们就把家里前几天晒的小干鱼送到徐四家,顺便看看他家三公子怎么样,不就完了?”麦穗其实是不想把吴氏牵扯进来。

    若是徐三公子是个好的,那自然皆大欢喜。

    若是个不好的,吴氏如实相告,这亲事吹了,反而让徐家记恨。

    “这样不好吧?”孟氏皱眉道,“咱们跟徐家正议着亲,咱们怎么好意思去人家家里卖鱼?”

    “娘,六婆来说亲,我们这是碰巧在家才知道的,若是不在家,我们也许不知道呢!”麦穗直言道,“事关小姑的终身大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我刚来,他们压根不认识我。”

    “老三媳妇的主意不错,就这么办吧!”萧宗海沉默半晌,开口道,“这两家刚议亲,就算是自己闺女也未必能知道,何况是媳妇。”

    萧景田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麦穗,没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