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分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214字

    萧家上三代都是单传,族里没什么人。

    若是勉强找出个同族来,则只有一个哑巴大爷萧宗文,萧宗海的爷爷跟萧宗文的爷爷是堂兄弟,其实到了他们这一辈,关系就有些远了,但因为萧家家族里再无长辈,对于分家这样的大事,就只能找萧宗文出面充充数。

    萧宗文是个老光棍,从未婚娶过,是个走街串巷的赤脚郎中。

    他不是天生的哑,而是因为年轻时试药伤了嗓子,变成了哑巴,他家里还有个同胞兄弟萧宗武,因为出生时难产,脑子不太灵光,有些痴傻,村里人都喊他傻二。

    家里一个哑,一个傻,故此萧宗文的医术很受质疑,几乎没人找他看病,他只能趁着地里的活不忙的时候,挑着药筐走街串巷地卖些草药,日子过得也很清贫。

    除了萧芸娘,其他人都在场,大家表情不一地围着炕坐了一圈,两个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很沉重,乖乖地坐在炕边,小声地翻着麻绳解闷。

    黄有财端坐在炕头上悠闲地喝着茶,他们爱怎么分就怎么分,他只负责镇住场面而已。

    分家嘛,你多我少的,难免一言不合就会吵得脸红脖子粗,有的甚至还动了棍子啥的,他见多了。

    萧宗文虽然是个哑巴,却丝毫没拿自己当充数的,听完萧景田的意思,急得连连摆手,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番,意思是这样不公平。

    他觉得萧景田这孩子太傻,竟然想把家里的饥荒债务啥的,一个人扛下来,让两个哥哥带着媳妇孩子去住大房子,过舒坦日子。

    “老三,饥荒啥的,还是咱们兄弟一起扛吧!”萧福田讪讪道,“这样一来,倒显得我们不讲理似的。”

    他好歹是老大,得表个态。

    麦穗心里冷笑,难道你们很讲理吗?

    萧贵田没吱声,他觉得既然老三愿意出这个风头,那就让他包揽所有的饥荒就是,反正已经闹到这步田地了,分了也好,反正早晚得分。

    沈氏和乔氏也难得闭了嘴。

    如果真的这样分,那她们自然是赚了的。

    赚了自然没人吱声,若是亏了,她们当然不肯罢休。

    麦穗也没吱声。

    虽然自家明显是亏了,但她显然也不能表示反对啊!

    她又左右不了萧景田。

    吃亏是福,吃亏是福。

    她心里默念道。

    “那就这样吧!”萧景田淡淡道,“我留在老院子里跟爹娘一起住,你们就搬到栓子叔那两处院子里去,若是住着满意,我就买下来,如果不满意,咱们再另找地方盖新房子,我十年不在家,这些年也没有为家里出过力,这些饥荒我愿意扛。”

    “你栓子叔那两串院子比咱们家的都好,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盖新房更费钱,横竖就是那里吧!”萧宗海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哑着嗓子道,“既然是分家,那就分得彻底一点,老三也分出去自立门户,我们老两口不拖你们后腿,以后你们的日子你们自己打闹。”

    “如果老三也分出去,那他们住哪?”萧福田挠挠头问道。

    “除了你栓子叔那两处院子,村里也没有再像一点的房子,他们两口子就在老宅这边住下吧!”萧宗海轻咳一声道,“待我们百年之后,这老宅就是老三的了,我说了,我不会亏待你们哪一个,也不会偏向哪一个。”

    顿了顿,又道:“那些饥荒我也不能让老三一个人扛着,我一把老骨头了,捕鱼不行,种地还能种几年,家里的地和粮食啥的,都分成四份,凤凰岭那边的荒地是老三租的,赔赚都是他的,家里的钱也给你们交个底,就剩下了九两银子,你们三兄弟,一家分一两,剩下的钱你们也不用惦记,既然打算买你们栓子叔的房子,怎么着也得先把三两银子的定金给人家,还有芸娘,她这些年给锦绣绣坊做绣活,也没少往家里拿钱,纵然是闺女,我也不想亏了她,等她出嫁的时候,我怎么着也得陪送些。”

    “应该的,应该的。”萧福田和萧贵田连连点头。

    乔氏一听只分给他们一两银子,很是不服气,敢情他们两家在海上拼死拼活了这么多年,就分了一两银子吗?

    她一个劲地朝沈氏递眼色,却不料沈氏佯装不知,她心里暗骂了一声木头脑袋,咬牙开口道:“爹,按理说里长和哑巴大爷都在,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好插嘴,但媳妇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好,我们这些年起早贪黑地捕鱼卖鱼,一年也歇不了几天,这临了临了,才分了这么点银子,别的不说,连石头交学费都不够。”

    “你胡说啥呢,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萧贵田耷拉着脸道,很显然,他也觉得少。

    “我也是这个家的媳妇,怎么就不能说了?”乔氏瞪了萧贵田一眼,恨恨道,“分家不公,难道还不许人说了?”

    “老二媳妇,这些年你嫁过来也五六年了,海上的收成如何,你比我们还清楚,就拿去年来说,你们两家一年总共拿回来不到六两银子,这么一大家子的吃穿,地里的花销,亲戚间的红白事之间的来往,哪一样不用钱?”孟氏忍不住地开口道,“这剩下的九两银子,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比起其他人家,咱们家有剩余就不错了。”

    “那也不至于才分给我们一两银子。”乔氏撇嘴道,“一两银子,光置办织网的麻线都不够,把我们分出去喝风吗?”

    “爹,娘,刚才老三不是说房子的钱他出吗?”沈氏这才反应过来,嘀咕道,“那怎么还从家里的余钱里出,这可都是我们赚的钱。”

    “大嫂二嫂,你们若是实在要分清楚家里的银子都是谁赚的话,怕是得往回找银子,娘刚刚说了,去年你们总共拿回家六两银子,也就是说,每家才三两,你们一家三口,吃住都在家里,一个人一年一两银子,够吗?”麦穗忍不住开口道,“再说了,卖鱼的钱都是经你们的手,到底是不是卖了这么多,你们自己心里有数,而我们答应出房子的钱,是因为我们两口子大义,并不是傻乎乎地愿意当个冤大头,你们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若是再得寸进尺地讨便宜,那我们也没必要帮衬谁了,索性所有的饥荒,大家都一起承担好了!”

    她最讨厌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沈氏和乔氏顿时语塞。

    天杀的,这个妯娌伶牙俐齿的,真是好生讨厌。

    萧景田远远地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嘴角微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