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025字

    “嘿嘿,老三媳妇说得对,你们一家三口过日子,别说一两银子了,就是二两银子也不够啊!”黄有财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萧福田和萧贵田,干笑了几声,道,“福田贵田啊,你们常年出海,家里的庄稼都是你爹在打理,你们自然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这分了家,还有这么好的兄弟给你们扛着饥荒,你们还在算计这点蝇头小帐,不应该啊!”

    领导就是领导,说话果然有水平。

    麦穗心里赞道。

    “够了,你不要再这里丢人现眼了,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萧贵田这才回过味来,训斥乔氏,“有爹,有大哥,哪有你说话的份。”继而,又讨好般地看着萧宗海,道,“爹,您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吧!”

    乔氏只得闭了嘴。

    “对对,按爹的意思来。”萧福田忙道,“您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吧!”

    “就是,按爹的意思来就成。”沈氏也忙附和道,若是老三一生气,不给他们两家担饥荒,那他们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萧景田依然不吱声,慢腾腾地喝着茶,修长的手指捏着茶杯,细细地品,连四下里也有了缕缕茶香。

    “他倒是惜字如金,半个字不肯说。”麦穗腹诽道,敢情她刚才是在给他当代言人吗?

    当自己是霸道总裁吗?

    无语!

    “那既然你们都商量妥了,就立个字据吧!”黄有财打量着兄弟三人,摸着下巴道,“虽然你们分了家,但终究还是亲兄弟,以后还是要互相扶持的。”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头道是。

    萧宗文似乎并没有拿自己当外人,更没觉出自己是来充数的,只是拉着萧宗海,啊呜啊呜地嘟囔不休,他觉得他们全家都在欺负萧景田。

    除了萧宗文有些气不顺,这个家倒是分得很是顺利。

    连黄有财都说,从来没见过这样心平气和就能把家分了的,许是他觉得自己什么也不做有些过意不去,便有模有样地从怀里掏出一本老黄历,煞有其事地翻了翻,说道:“俗话说,搬单不搬双,下个月五月初一就是个好日子,你们看看,宜移徙入宅破土修造等等,我看初一这天就很合适。”

    “那就下个月初一搬吧!”萧宗海沉思半晌道,“横竖也就剩下七八天的时间,正好过去收拾收拾。”

    众人连连点头。

    沈氏和乔氏当天就跑过去收拾新家,忙得不亦乐乎。

    到了五月初一那天,老宅新宅各放了一串鞭炮,以示庆祝,连散伙饭也没吃。

    婆婆说,公爹心里不痛快。

    麦穗看着自家分过来的那点粮食,有些欲哭无泪,怪不得大嫂二嫂觉得少,她也觉得不多啊!

    高粱面一袋,红薯一袋,玉米面和小米各半袋,各色豆子小半袋。

    碎银一两。

    现在是五月,到秋收满打满算还有三个月。

    这么点粮食,怕是一个人也不够吧?

    “早上和晚上吃稀的,中午吃干的。”麦穗掐着指头算了半天,依然觉得生存问题很严重,她可怜巴巴地看着萧景田,大叔,能不能活下去,就看您的了。

    “房前靠池塘那块菜地里的菜,你可以随便采摘。”萧景田不冷不热地说道,“以后记得过去浇水拔草就是。”

    “就算是有菜吃,那这些粮食也不够啊!”麦穗眼前一亮,继而又托着脸叹道,“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就算是勒着裤腰带节约,也不够三个月的。”

    “谁说这是三个月的?”萧景田嘴角一扯,“难道你这三个月都打算在家里坐吃山空吗?”

    “当然不是,我最近不是一直在织渔网吗?我打算去浅湾那边捞小鱼晒着卖的。”麦穗忙如数家珍地说道,“我算过了,其实晒小鱼很赚钱的,因为几乎没有人跟咱们竞争……”

    “这不就完了,能卖了鱼,手头上有银子你怕什么?”萧景田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沉声道,“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无需规划,横竖饿不死。”

    “这倒也是。”麦穗点头道是,又想起他揽了那么多的饥荒过来,心里又是一阵郁闷,萧大叔,咱们是任重而道远啊!

    “还有就是,我揽过的饥荒啥的也不用你操心,你只负责洗衣做饭,打理家务就行。”萧景田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心思,说道,“以后你卖鱼的钱你自己拿着花,想买啥没啥,我不会过问。”

    也就是说,她可以有私房钱?

    好,成交!

    麦穗很是痛快地点头表示赞同,既然萧大叔不想跟她同甘共苦,那她也没必要腆着脸硬要撑起半边天吧?

    “姑姑,您这个家分得真是没动静,村里人都不知道你们分家了呢!”小孟氏一边搓着麻绳,一边唾沫纷飞道,“还是昨天我看着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在河边洗衣裳,说起来才知道的呢!”

    “不过是分个家,还能闹出什么动静来?”孟氏讪讪笑道,“再说他们也没有摊饥荒过去,只是难为我家老三了。”

    她做不了老三的主,只能干着急。

    “怎么了?老三吃亏了?”小孟氏好奇地问道,“家里的饥荒不是应该一起担得吗?”

    “嗨,是老三自己扛了下来。”孟氏叹道,“他说他十年不在家,也没给家里做点什么,心里有愧疚,便揽了所有的饥荒,好在老三媳妇也是通情达理的,也没说啥,所以这个家才分得痛快。”

    “姑姑,您心眼也太实了,这个家就不应该现在分。”小孟氏悄然望了望窗外,压低声音道,“现在老大老二在鱼塘的月钱多了,听说每个月能赚二两银子,这两个人就是四两银子,娘呀,这一年下来就是四十八两银子,姑姑,您说你们闹什么分家啊!”

    “唉,你是一家不知一家,难道你以为分家是我闹的?”孟氏苦笑道,“你放心,这个家就是不分,他们的银子也不会给我们用上半文的,老二家石头要去镇上念书,光学费就是十两,还说要出去租院子住,你想啊,去镇上花销得多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