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小两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036字

    “那您也得跟我姑父往后拖几个月,先把芸娘的嫁妆备下来再说呐!”小孟氏低声道,“我知道家里正在跟徐家议亲,姑姑,您连我也瞒着,口风还真是紧,您想,若是芸娘去了徐家,没有点私房钱傍身怎么行,会让婆家瞧不起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跟徐家议亲的事情?”孟氏很是诧异。

    “六婆说的啊,她说她给芸娘找了个好婆家呢!”小孟氏不以为然道,“怎么,这事还能瞒一辈子吗?”

    “这倒不是。”孟氏讪讪道,“我们家没应,你姑父说,门不当户不对的,不同意。”

    “哎呀姑姑,你们糊涂啊,徐家多好的人家啊!”小孟氏连声埋怨,惋惜道,“芸娘嫁过去以后,吃穿不愁,又没有婆婆在跟前管着,还不是想吃甜的吃甜的,想吃辣的吃辣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徐家不是还有老太爷和老太太在嘛!”孟氏忍着滴血的心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罢了。”

    “哼哼,姑姑不要嫌我说话不好听,老太爷和老太太能有几年的活头。”小孟氏说道,“可是芸娘才十六岁,还年轻着呢!”

    “唉,你姑父已经把这事给辞了,说啥都晚了。”孟氏懊恼道,“这事以后不要提了,若是有合适的人家,你也帮着物色着,芸娘也该嫁了。”

    “徐四家那么好的人家,你们都不应,我去哪里给你们找比徐家更好的人家。”小孟氏在孟氏面前说话向来是口无遮拦的,摇头道,“我看你家闺女还是入宫当皇后的好。”

    “贫嘴。”孟氏笑骂道。

    淋湿的野燕麦草没几天就晒干了。

    就地焚烧后,地里已是一片焦黑。

    十亩地放眼望去一大片,为了节省时间,萧宗海又去小孟氏家借了一头牛,四个人分成了两组,小两口一组,老两口一组。

    小姑子萧芸娘没来,她在家里绣花。

    还是当闺女的好啊!

    当人家媳妇是有活先干活,有饭人后吃,悲催啊!

    萧景田扶着犁头在前面耕地,麦穗挎着竹篮在后面撒麦种,萧宗海和孟氏远远地在地的另一头耕种。

    “你种过麦子吗?”萧景田问道。

    “没有。”麦穗如实道,她觉得这个任务很是艰巨,已经超出了她所承受的范围,那个,她还是觉得去海里撒网捕鱼容易一些。

    “你先等等,我教你。”萧景田扶着犁头走了一个来回,笔直地翻出两道不深不浅的长沟后,又上前接过麦穗手里的竹篮,抓了一把麦种,半弯着腰,边走边把手里的麦种均匀地撒到土里,他的动作很是熟练,像是种了多年的老庄稼把式。

    麦穗只得硬着头皮跟在他后面看,他挽着裤腿,露出半截壮实的小腿,腰间系着的一个小巧的牛头饰物,虽然他的步伐一颤一颤的,一种草木般清香的气息散了出来,将她层层包裹。

    麦穗愈加坚定自己的看法,这男人看上去品味还蛮高的,她觉得他绝对不是传言中的土匪,没见过这么爱干净的土匪,也没见过喜欢挂饰物的土匪。

    她望着他的高大魁梧的背影,心里暗忖道,这个人看上去很是深不可测,他出去那十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种子不要撒得太多,否则,麦种不够不说,出苗还不好。”萧景田指了指地头的布袋,说道,“种子就那些,你心里有数就行。”

    “好。”麦穗点点头,接过竹篮,抓了一把麦种,开始往地里撒,萧景田跟在后面看,谁知,走了没几步,却听他喊,“停。”

    “怎么了?”麦穗停下脚步问道。

    “自己回头看。”萧景田握拳轻咳。

    麦穗后退几步,看着自己的撒的种子,顿时红了脸,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没有,的确,的确是不好。

    “要注意均匀。”萧景田走过去,用脚勾了勾那些堆在一起的种子,沉声道,“继续。”

    麦穗在他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撒着那些种子,心里不断地鼓励自己,加油,你行的,既然是在帅哥面前,也要稳住,稳住!

    “停。”身后再一次传来萧大叔的魔音。

    麦穗欲哭无泪。

    嘤嘤,古代不好玩,我要回家!

    “你撒到外面了。”萧景田提醒道,“要专心。”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麦穗才渐渐找到了感觉,总算跟上了萧大叔的节奏,两人也不说话,只是不声不响地耕地,撒种,然后隔半个多时辰,再用木耙子把麦种掩上,把地耧平。

    黑幽幽湿漉漉的土地混着泥土的清香平整地伸展在眼前,麦穗顿觉很有成就感。

    午饭是萧芸娘送到地头上来的,满满一篮子野菜包子,一大碗咸菜,老两口小两口吃得倒也满意。

    因为徐家的事情,萧芸娘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觉得是她爹和她哥嫂阻碍了她的幸福,而她娘又是个没用的,不能替她主持公道,故此,她谁也没搭理,赌气般放下篮子就走。

    亲爹亲娘亲哥都没说啥,麦穗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吃饱喝足了,见萧景田在跟萧宗海商量,说麦种不够,不如腾出一两亩种点杂粮,萧宗海点头道是。

    孟氏去了邻家地里跟一个老妇人闲聊,剩下麦穗顿觉无趣,索性挽了挽衣摆,去了旁边一处山岗闲逛,山岗上地势较高,四下里长满了许多低矮的野花,五颜六色的,倒也好看。

    远处的大海,近处的村庄,半空萦绕的丝丝袅袅的雾气,也尽在眼底,很是梦幻。

    一瞬间,她又有些恍惚。

    她是真的,真的穿了?还嫁了人?

    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她不远处跑过,惊起一片正在前面灌木丛林觅食的小鸟,那东西跑得太快,她没看清是啥。

    “看见刚才野猪跑哪里去了吗?”萧景田从身后追上来问道。

    “在那边。”麦穗忙指了指灌木丛。

    萧景田迅速地朝那片灌木丛跑去。

    麦穗顿时也来了兴趣,忙提着裙摆奔了过去,见萧景田正在围着那灌木丛转悠,便好奇地上前问道:“你在找什么?”